亚维侬艺术节公布今年节目 强调跨性与跨界 |
艺术总监欧利维耶.毕于3月底公布了今年亚维侬艺术节的官方节目。
艺术总监欧利维耶.毕于3月底公布了今年亚维侬艺术节的官方节目。(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摄 亚维侬艺术节 提供)
亚维侬

亚维侬艺术节公布今年节目 强调跨性与跨界

今年亚维侬艺术节的官方节目于三月底宣布,这次的节目分为四大类型:「跨世代」、「跨性别」、「跨地域」与「跨真假」,作品曾访台的凡.霍夫、大卫.包贝与托马.乔利都将推出新作。今年的宣传主视觉为紫色,艺术总监欧利维耶.毕强调:「紫色是主教专属的颜色,但也意味著女性主义。它调和了象征女生的粉红色与代表男生的蓝色。」

by 王世伟、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 2018-05-01
第305期 /2018年05月号

今年亚维侬艺术节的官方节目于三月底宣布,这次的节目分为四大类型:「跨世代」、「跨性别」、「跨地域」与「跨真假」,作品曾访台的凡.霍夫、大卫.包贝与托马.乔利都将推出新作。今年的宣传主视觉为紫色,艺术总监欧利维耶.毕强调:「紫色是主教专属的颜色,但也意味著女性主义。它调和了象征女生的粉红色与代表男生的蓝色。」

三月底,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公布了第七十二届亚维侬艺术节的官方节目。本届艺术节的主题「种类」(genre)极为广泛,涉及性别、种族、家庭、自我认同、时事等诸多面向。记者会开始,毕总监首先强调主视觉的颜色,显现受邀艺术家打破框架的决心:「紫色是主教专属的颜色,但也意味著女性主义。它调和了象征女生的粉红色与代表男生的蓝色。」在毕总监眼中,反思典型并不局限于性别。它不仅让我们重新思考社会族群的分野,也突显艺术家与众不同的特质。

家族风暴

今年亚维侬艺术节的节目大致可分为四种类型。首先是「跨世代」的演出:《理查三世》的导演乔利(Thomas Jolly)将入主教皇宫,搬演古罗马悲剧《梯厄斯忒斯》Thyeste。乔利以孩童的角度重现手足相残下的人性考验。另外,埃及导演艾.阿塔(Ahmed El Attar)则推出《妈妈》Mama,探究父权至上的阿拉伯家庭中,母亲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国际大导凡.霍夫(Ivo van Hove)则带来新作《消逝之物》De Dingen die Voorbijgaan,描绘横跨三个世代的两个家庭如何因隐瞒多年的秘密,而迈向分崩离析的命运。

雌雄莫辨

接著是今年的重头戏「跨性别」。透过《乾季》Saison Sèche,艺术家美娜(Phia Ménard)以跨性别的亲身体验,表现女人如何挣脱父权压迫,获得身体解放。《跨性(之外)》TRANS MÉS ENLLÀ则借由纪实创作,让加泰隆尼亚的变性者在舞台上发声。《未定的罗曼史—另一个奥兰朵》Romances inciertos, un autre Orlando中,两位青年艺术家透过西班牙三种阴阳同体的传统文化形象,发展出一场具巴洛克风的实验性表演。此外在《女士、先生们,及无法被定义的其他人士》Mesdames, Messieurs et le reste du monde中,法国导演包贝(David Bobée)则从俄国同志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遭陷入狱事件(注1)出发,重新省视保守的社会如何压迫异种文化。

无远弗届

「跨地域」的节目则包含三出作品。《未来才能说这是先知的爱》Il pourra toujours dire que c’est pour l’amour du prophète刻划了一群因性取向而流离失所的伊朗难民。法国导演布纽尔(Richard Brunel)则改编日裔美籍作家大冢茱丽(Julie Otsuka)小说《阁楼里的佛》Certaines n’avaient jamais vu la mer,描绘十九世纪末,日本「相片新娘」远渡重洋,沦为底层劳工的悲惨命运(注2)。《北极》Arctique中,比利时女导演凡妲莲(Anne-Cecile Vandalem)借由舞台表演与同步影像,突显跨越疆域的全球暖化议题。

真伪难辨

最后是「跨真假」的演出。《剧场史首部曲—重演》La Reprise, Histoire(s) du theatre中,米罗.劳(Milo Rau)透过二○一二年比利时恐同谋杀案的舞台再现,给予观众古典悲剧震撼人心的真实体验。《不明飞行物》Ovni〔s〕则借由不同人士目睹飞碟的案例,勾勒出一出弄假成真的寓言喜剧。《阿默德回来了》Ahmed revient中,法国哲学家巴迪乌(Alain Badiou)重拾九○年代为演员葛拉(Didier Galas)创作的义大利即兴喜剧角色,讽刺当代媒体危言耸听的渲染力。

今年是毕总监接管亚维侬艺术节的第五个任期。不同于前两位总监(注3),他强调艺术介入现实的政治性,以及阖家观赏的普及性。然而,他选取节目的方针却启人疑窦:戏剧、舞蹈与跨领域的节目比例明显失衡;多数舞蹈节目由知名编舞家主导,缺少挖掘新人的远见;极力推举法国年轻创作者,及非洲或阿拉伯裔艺术家,但他们的作品却尚未成熟。在毕总监「政治正确」的策展方向下,亚维侬艺术节是否仍是当代表演艺术界的指标?这个问题可能得等到他二○二一年任期届满之后,才会有答案。

注:

  1. 参阅〈法国艺文界联手声援俄国异议导演〉,《PAR表演艺术》杂志第298期,2017年10月。
  2. 参阅:大冢茱丽《阁楼里的佛》,林则良译。新北市。卫城出版社。
  3. 2004至2013年,在阿贺湘波(Hortense Archambault)和波德里耶(Vincent Baudriller)共同策划下,亚维侬艺术节每年都会主推1至2位「合作艺术家」,其中包括:奥斯特麦耶、法布尔、卡士铁路奇等。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