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挑战边界

你觉得这部戏怎么样?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你讨厌这场演出,你认为它浪费了你的时间和金钱。但在没有任何逼迫的情况下,你盛赞了这场表演,使得导演认为这个制作相当成功。并且,基於你和其他朋友的赞誉,这位导演往后会一遍又一遍地制作类似的作品。

想当然耳,比起告诉导演我们真正的想法,说些他想听的,对我们来说更容易避免尴尬。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说出了真相,会发生什么呢?

舞台逐渐没入黑暗。在短暂的停顿后,随著灯光重新亮起,你发现自己的双手无意识地加入其他观众,一起为舞台上开心的演员们鼓掌喝采。尽管在过去的两个小时中,你频频抽搐嘴角,无声咒骂著推荐你这部戏的朋友(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喜欢这个?),当演员们鞠躬谢幕时,你的双手持续以一种厌倦的节奏相互击打著。当表演者们终於离开舞台,你从狭窄的座位撑起自己的身体,瞪著你的朋友:「我刚刚浪费了新台币800元,和人生中宝贵的两个小时。你欠我一瓶啤酒,不,你欠我两瓶,喔不,是10瓶!」

当你们走到大厅,你注意到导演径直朝你走来,发光的脸上挂著一抹蔓延至耳朵的灿笑。

导演:非常谢谢你们来看表演!你觉得这部戏怎么样?

你:(毫无迟疑)太棒了!恭喜!多么美的表演啊!

导演:你真的喜欢啊!谢谢你!我本来不确定你会喜欢!

你:我不是喜欢,我是爱!恭喜呀!

你热情地在导演背上拍了一下,同时将他引向另一群人,以便逃脱……

两小时后,当你喝完朋友买给你的第10罐啤酒(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喜欢这个!)你开始反省在促进和延续这僵化剧场(deadly theatre)的过程中,自己作为一个观众所扮演的角色。

你讨厌这场演出,你认为它浪费了你的时间和金钱。但在没有任何逼迫的情况下,你盛赞了这场表演,使得导演认为这个制作相当成功。并且,基於你和其他朋友的赞誉,这位导演往后会一遍又一遍地制作类似的作品。

想当然耳,比起告诉导演我们真正的想法,说些他想听的,对我们来说更容易避免尴尬。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说出了真相,会发生什么呢?

导演:谢谢你们来看表演!你觉得这部戏怎么样?

你:(毫不迟疑)糟透了!这是史上最糟糕的作品!

别误会,我并不是鼓吹粗暴地应对或是无情地戳破他们的泡泡。相反,我鼓励所有人找出两到三个,在这个作品中自己喜欢的地方。如果演出实在很糟,使得这么简单的任务也显得困难的时候,我们还是可以在说出想法时发挥一些创意。

你:我真的很喜欢演出刚开始时的黑暗时刻,在那静止的瞬间,一切皆有可能……然后,当演出结束,我们再次陷入黑暗时,我明白我们绕了一大圈……

如果整场演出中,你唯一喜欢的片段真的就是静寂的黑暗,那就说吧。对导演好的选择给予好的回馈。我们亏欠朋友和自己一个真相。如果不这么做,你将会在另一个狭窄的座位上困坐两个小时,而你的朋友将不得不再买10罐啤酒给你……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2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