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剧场导演、戏剧制作人黄毓棠 导演是掌舵者,也是修行者

黄毓棠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跟著恩师李国修十四年,原本以为一辈子就只会在剧场工作的黄毓棠,因恩师辞世,生命却开拓出不同的道路。踏入影视圈培植新生代演员有成后,又重拾起难舍的剧场因缘,将恩师的经典之作重新搬上舞台。敏於观察、情感纤细的她,强调导演工作要「确定」,「导演是整艘船的掌舵者,所有判断与指引会决定演员的方向。」导演也要能够被信任,要承担演员对你的信任感,「带人要带心,说穿了,导演其实是一名修行者。」

2020李国修纪念作品《莎姆雷特》

8/2122  1930   8/2223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10/10  1930 台中市中山堂

11/7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11/14  1930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12/19  1930   12/20  1430

桃园展演中心展演厅

12/26  1930 嘉义县表演艺术中心演艺厅

INFO  www.facebook.com/LTspirit/

卅三分钟后,黄毓棠第三度噙著泪哽咽。行前我打定主意,尽量不提及她的恩师李国修,但每每她聊起如何离开剧场、踏足影视,又再度坚持回归剧场的心路时,还是不免流露对恩师教诲的深深感怀。

恩师病逝 人生有了曲折

「我高中是影视科班,其后进入北艺大学表演,大三时在屏风表演班担任服装管理,自那时起跟著国修老师十四年,原本以为这辈子都要在剧场,专心做好导演工作。直到二○一三年国修老师病逝,瞬间暂停了我的剧场生涯。」黄毓棠回忆道。其时正逢卅七岁的她,身怀第二胎,原立志一辈子当导演,却因无常骤临,人生有了曲折,也陷入迷惘,所幸贵人牵引,二○一四年因缘际会跨足影视圈,开办台湾新生代演员培训课程「华流之星」,得以将在剧场习得多时的养分,转个方向延续,培育出的新生代演员陆续获得肯定。

在电视台高压的工作环境下,她始终心系剧场,也无法忘却恩师教诲,於二○一七年同老公亮哲创办「亮棠文创」,再度接枝剧场导演身分,回到剧场深耕。而影音串流时代来临,黄毓棠带著跨足影视的视野,扩充剧场表演养成功底,站上左右逢源的位子,企图双向打通,而无论居止哪个领域,「传承」一直是她视为精神信仰的责任感,「我想把剧场和影视规模打开,其实也是一种双向传承了。」她说。

「现在虽身处高压,但我却很自在。」黄毓棠笑道。「剧场是让我元神归位的地方,自在的状态远远超越高压状态,我现在很是满足。国修老师曾说创剧团一求温饱、二求安定、三求传承。现在温饱没问题了,我也有让我信任的团队,接下来就是如何把它做大。」

导演,是一名修行者

身为导演,观人识事的能力,要比敏锐再多一些,黄毓棠不讳言她的敏锐是贴著生命经验而来。自小家里经商,随父母生意往来,黄毓棠见识许多人的样态,加上她从小是个喜欢观察人的孩子,甚至会以文字素描人的特性,因而对於细节的探勘与分析,自有她一套内在演绎逻辑,「家里的环境也从很好到普通,人来人去看过很多高处与卑下,正面与负面。」看尽人生起落,扩展生命眼界,对於生老病死与人间事,黄毓棠有深一层的理解与体悟,无形加持导演时的功力与功能。

对於演员的每一举手投足,她都仔细从旁观察,尤其是专注力,「只要专注,没有不好的演员。因为唯有专注,才有相信,相信才会进入角色。你若无法进入角色,呈现出来的身体线条、说话时是否心虚,观众都看得出来,只是要不要戳破你。」黄毓棠时时站在观众角度审视自己,据此拿捏导戏分寸,因此导演也需要揣摩观众心理,思考戏剧与观众与时代之间的各种关系。

这些其实都是在李国修老师身旁扎实学到的,她坚定地说:「必须从『确定』两字出发。导演是整艘船的掌舵者,所有判断与指引会决定演员的方向。当演员相信导演,我就要比演员做更多的功课、更确定他所扮演的角色在某一部分所要呈现出来的感觉,也要从观众的感受出发,了解观众从踏进剧场开始的所见所闻与感受。一切事情,导演必须给出确定指令,也才能让演员确定怎样演出。」

心理素质更是她看重的要件之一,「导演非常需要EQ。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因为排练而对演员发过飙的导演。演员是个有机体,当他认为自己做不到、或逃避做到时,再给他更多个人情绪反而会让他退步。导演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要能够被信任,并且要承担演员对你的信任感。带人要带心,说穿了,导演其实是一名修行者。」

喜剧最大忌讳 存有笑的期待

将再度推出的《莎姆雷特》从一九九二年首演至今已廿八年,中间黄毓棠曾参与二○○六年与一三年的改版,让剧本与时俱进,「因应时事,会处理用字语汇,与当下实际的生活语言扣合,同时依照观众心理来调整节奏跟情绪。」即便如此,要在原剧已是经典的框架下,寻求突破,确实不易,除与影视圈演员合作,如蓝钧天、鬼鬼吴映洁、阿喜、陈大天、大文等人,接演剧中李修国角色(最初由李国修诠释)的林子恒,更在几年的剧场经验里重新赋予可能性,彼此擦撞出火花。

而亮棠文创前后推出的两档作品,俱为喜剧,令人不免好奇敏於事而纤於情的黄毓棠是否对於悲剧有其他意见?「悲剧是将困境让观众有带入感,让他们跟悲剧同步;喜剧让你看见我的困境,但是我很努力想摆脱那个困境,本身演的是困境,但一直重复想突破,观众就会觉得很疗愈。我个人喜欢看悲剧,但却喜欢做喜剧。」导戏时,黄毓棠从不刻意预设观众笑点,反而认为喜剧演员/导演最大的忌讳便是於存有笑的期待,「在排演《莎姆雷特》时,我总跟演员说:『我们不会搞笑喔,没有搞笑成分,你们一定要理解什么是困境。』角色力摆脱人生惨况,愈想要不惨反而愈显得蠢,努力的过程,观众自然会心一笑。」

回顾自己的前半生,是否也能用导演喜剧的态度看待过往的不顺遂呢?黄毓棠笑说自己是转念王,上一秒焦虑,下一秒乐观,检讨从来是面向自己,而荣耀归功团队。「我有一个团队,有挺我的演员,我很幸福呀!人生其实没有那么困难,很多人是把自己的人生活难了。」黄毓棠显得大度,坦言是从李国修身上习染而来的生活态度,但依然心有感慨,「国修老师是一个很大方付出、很幽默的人。我人生最难的部分就是失去国修老师吧,从此,没有人可以问,得自己找答案了。」讲著讲著,眼泪又差点忍不住了。

人物小档案

◎ 毕业於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系、艺术行政与管理研究所。

◎ 现为亮棠文创艺术总监、怡佳娱乐副总经理,并曾任屏风表演班助理艺术总监,为李国修弟子之一,於2017年与亮哲创立亮棠文创。

◎ 导演作品有《北极之光》、《三人行不行》、《徵婚启事》、《婚外信行为》、《女儿红》、《西出阳关》、《莎姆雷特》等,并任戏剧表演指导、戏剧制作人、「华流之星」戏剧培育总导师等职务。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2期 / 2020年0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