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剧

古名伸、李小平《星图》 将自己归零 向彼此叩问

李小平和古名伸在宣告记者会中演出《星图》片段。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两位国家文艺奖得主,一是以推展接触即兴知名的现代舞编舞家古名伸,一是京剧科班出身的戏曲导演李小平,两位在各自的星系运行半辈子后,相遇交会,将在明年一月下旬推出新作《星图》。经过相当时间的碰撞激荡,古名伸和李小平将自己归零,向彼此叩问,作品在生活中滋养生发,《星图》从一场教授的告别式开始,是对亡者的告别,也在向过去的自己告别……

古名伸X李小平《星图》

2021/1/22~23  19:45

2021/1/24  14:45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INFO  02-28923600

古名伸和李小平要同台!这是火星人与清朝人的组合?还是国家文艺奖打副本仙拚仙?据说,《星图》在制作前期原名《交锋》,在创作孵化的过程时,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卖」,但显然他们并不著眼於此;易名后,更贴近艺术家对创作一本初衷的态度,是古名伸和李小平在各自的星系运行半辈子后,终得相遇。

创作直觉的媒合 改变艺术的频率 

宽泛地说,舞蹈和戏曲不算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两种形式;但古名伸和李小平的组合还是让人忍不住惊叹了一下,或许还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加总在一起,让两颗行星得以交会。二○一七那年,李小平返校获颁台北艺术大学杰出校友,典礼结束后,古名伸在一旁等著他合照,拍完后,她说:「小平,我找你有事咧!」李小平不明所以,想著也许是师长的关心,没想到竟是一起创作。

「因为我是创作者,所以也会想找创作的人合作。」古名伸凭著艺术的直觉,选定了李小平。开始工作后,古名伸益发感到当初的决定实在太准确,因为李小平和她完完全全是不同的养成背景。於是,「你怎么会这样想?」「我也没想到你会这样想!」「你这样又超越我对这个事情的判断!」就是排练时常出现的对话。

《星图》的英文译名是Doppler effect(都卜勒效应),简单来说,就是频率(声波或光波)会随著距离改变,古名伸和李小平在创作中,亦不断改变彼此的频率。排练初期是以工作坊的方式进行,李小平在场上设置了一些点,有坑洞、有道路,然后假定情境,让古名伸发展肢体。李小平自觉当时的做法有些粗浅,只是单纯地想著应该可以让她有所挑战,但这样的方式很快地就被打破,古名伸:「小平,我不是只会跳即兴唉!」

试探彼此疆界 陷入僵局也划定轨迹

两人开始不断地在排练场上对话,试著探寻彼此的疆界,甚至李小平也决意下场演出,然而,愈是寻求突破,就愈会有卡关的时候,李小平说:「我们既有自己长年累积的艺术能量,却又不甘於做自己熟悉的艺术形式,她有她的摇摆,我有我的尝试,所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铺排。」古名伸对创作总有许多的不满足,李小平似乎也有点疲於接招、给招;古名伸常会听不懂李小平究竟想说什么,李小平捕捉不到古名伸要的关键点,排练偶有陷入僵局。

於是,与其一直在固定场域工作,不如走出来,静下来了解彼此。这段时间,李小平旁听古名伸硕、博士班的课程,而且每次在上课前,先和她一起接触即兴,得空的时候,就一起到郊外健行,以及看古舞团的演出。古名伸还介绍了有健身执照的学生,让李小平照表操课,一则锻炼,一则复健长年的旧伤。渐渐地,两人的作品在生活中滋养生发。

古名伸不需语言文字的舞者思维,亦让僵局很快地化解,她说:「我是跳接触即兴的,所以拢会使(都可以)。」但也因为语言文字,犹如撒下石灰粉,让这个两人在排练场上的轨迹得以落定。

古名伸将在《星图》中挑战昆曲。 (古舞团 提供)

从一场告别式开始 用当代手法处理传统议题

李小平认为这个作品仍须有故事支撑,需要有文本给予创作者「暗示」,於是找来了邢本宁。但,邢本宁不是从兜里直接丢出本子给两位老师铺排,而是带著他们看经典剧本,读心理分析的书,然后才提出了「告别式」的概念。有趣的是,也许到了这个年龄阶段,对於生生死死看多了,早已淡然,也很难淡然,这个主题一下就让两人接受。

「拢会使」的古名伸还给自己一个大课题——昆曲,这是她原来就想学的,也是李小平丢出来的。李小平有感於古名伸不愿意用即兴本位去判断或引导她,甚至,她其实喜欢、也能去处理较既定的事。他想,再严谨也不过昆曲吧!就把杨莉娟请来教〈思凡〉,一段【哭皇天】曲牌,细节雕琢了好半年。当然古名伸也没在怕的,当年的中国舞,乃至其他基础训练的底子厚,於她表演无非就是封神榜中的「祭法宝」,怀里一揣就能用。但,曲文唱的是:「又只见两旁罗汉」,李小平却让古名伸把眼睛遮起来,是看到另一个的世界,抑或关照自己的内心。古名伸说:「我们用很当代的手法,处理传统的议题。」

《星图》从一场教授的告别式开始,是对亡者的告别,也在向过去的自己告别,古名伸和李小平这段时间来,将自己归零,向彼此叩问。这些年,李小平总往对岸跑,回到台湾则是做一个如此纯粹的作品——「如果只是单单看李小平和古名伸跳即兴,那也太逊了!」古名伸笑著说。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