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幕后团队的进击―跨域攻势大揭密/幕后团队的跨域工作法

大慕影艺:学习各自产业的优点,让1加1大於2

林昱伶(左)与简莉颖 (蔡诗凡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一位是在影视产业耕耘多年,以《做工的人》、《我们与恶的距离》引领潮流的戏剧制作人、投资者;一位则是台湾剧场的鬼才编剧,《新社员》、《服妖之鉴》等作更是话题不断、票房保证。2020年,大慕影艺执行长林昱伶邀请简莉颖加入大慕影艺担任内容总监,并启动「找样造剧」计画,透过影视与剧场的跨界合作,期望能培养更多说故事的好手,并创造能多元转译的IP作品,替两个领域注入一股新的养分。

维持影视产业与剧场界的规则运行,是有局限的

2016年,耳东剧团《服妖之鉴》首次演出,在台下看完演出的林昱伶震惊不已,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剧本?不知道这个编剧脑袋里到底装著什么东西?」那是她第一次想认识编剧简莉颖。后来在朋友的聚会中,终於有机会认识彼此,林昱伶也提出合作邀约,但简莉颖那时在剧场界还有些未完成的工作,於是,又过了两、三年,两人才开始有了密切的合作。

「从戏迷变成小粒(指简莉颖)的朋友后,我们会一起去看电影,参加电影节,彼此也有一些意见交换。」林昱伶说,刚开始那几年,两人就是朋友间的互动;而简莉颖与大慕影艺的合作,是从她著手进行影集剧本撰写开始,一边撰写剧本,一边也替大慕影艺寻找有趣的创意。林昱伶用「杂食」来形容简莉颖,说她不仅博学,也涉猎很多领域,希望能藉由简莉颖广泛的触角,替大慕影艺挖掘出有故事发展性的案子。

简莉颖则接口说道,前期的合作偏向顾问性质,替大慕影艺开发案子。「那段时间我觉得像是在学习或是练功,我开始了解影视产业的样貌,对於开案子的过程、影视市场的评估、预算投资规模等等,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简莉颖提到,这样的合作过程也像是进行了一场影视内容总监的职前训练。

但若要说到双方的正式合作,还是得从去(2020)年的「找样造剧」计画说起。在过去的合作经验里,已经培养出彼此间的信任,不论是林昱伶还是简莉颖都认为,照著现有的影视产业或剧场界的规则运作,其实是有所局限的,「更多的创意跟故事来源」是重要关键,林昱伶於是邀请简莉颖加入大慕影艺团队,担任内容总监,同时也启动「找样造剧」计画,期望能结合两边的资源,打造更成熟的营运模式。

影视与剧场的汇流,讲出更多好故事

双方合作的源头都是想挖掘好的故事,大慕影艺这几年推出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做工的人》等作品皆大受好评,说好一个故事应该不至於太困难?「贴近社会脉动、让观众有共感的题材,是大慕影艺的喜好,但我也常跟团队开玩笑,说我们内部都没有粉红泡泡,如果要开发跟爱情相关的题材,相对是比较困难一些。」林昱伶笑著说,除了原先大慕影艺就擅长说的故事之外,简莉颖的加入,更是让团队能接触到更多好的故事。

林昱伶说得直白,影视产业牵涉庞大预算,分工与编制也复杂,在制作层面上,考虑的因素往往比剧场界要来得多,「我觉得剧场的想像空间其实是很大的,像是《服妖之鉴》,故事背景从现代穿越到明朝,又穿越到白色恐怖时期,在舞台上透过灯光或布景就能达成,但若摆在影视上,光想像就觉得困难。」因为看准了剧场创作所蕴含的多元想像,林昱伶在题材方面毫不设限,「找样造剧」第一件作品《爱在年老色衰前》,就是这样子孕育出来的。

「对我而言,像《爱在年老色衰前》讲述届龄40岁的女子使用交友软体所碰到的感情遭遇,是很多观众都会有的经验,这样的故事无论是在剧场或是影视,都是可以成立的。」从制作角度切入,只要市场愿意买单,就是林昱伶眼中的好故事。

(蔡诗凡 摄)

抓准故事核心,再尝试跨界转译

延续著林昱伶的话题,简莉颖提到已在今年上半年完成首演的《爱在年老色衰前》,目前正进入影视改编的阶段,「找样造剧」努力的目标,除了开发故事、陪伴创作者完成具有市场性的作品之外,也想藉著影视与剧场的资源,将好的故事转化成不同形式,能在各个媒介平台上接触到更多观众。

「有时候一个有趣的念头,或许就只是想看谢盈萱穿男装,就能在剧场自由地创作,玩出一个作品来;但在影视制作的过程中,花个两、三年创作剧本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期间还会不断地推翻重来,老实说相当煎熬。」为了让一个好的故事创意能够更加稳固,林昱伶提到,「找样造剧」试著先从剧场的内容创作做起,藉由剧场孵育一个IP核心,再尝试做跨界的转化。

「当舞台剧要被改编成影像,我觉得必须要考虑如何让故事更写实,不管是角色的人设或是时空背景。」简莉颖这段话再次重述了「找样造剧」的孵化模式,有一个好的故事之后,透过剧场呈现,将故事核心磨得更坚实,团队也能更精准地抓到什么才是吸引观众的地方,接著再转译到其他媒介平台上,自然能更有把握。

跨界合作截长补短,让双边产业更健康

虽然简莉颖正式加入大慕影艺团队只有1年左右的时间,但与林昱伶的合作早已在5、6年前就开始,带来的剧场经验,也让林昱伶颇有收获。

「常会听小粒分享剧场怎么制作一部戏,我就会思考怎么把剧场做戏的细致度,运用到影视领域上。」林昱伶分享了剧本创作的例子,提到在影视制作中,编剧完成剧本后,就交给制作端来处理,此时编剧的任务多半就告一段落;但在剧场界,编剧是会藉著演员的排练与读本,适度地修改剧本或台词。「如果影视也能透过读本,让编剧对於台词有更好的调整,也许会是一件更棒的事。」

另一方面,有感於剧场界在薪资条件、产业机制等面向都尚有调整空间,也希望能藉由一次次与剧团的合作,让影视资源能挹注到剧场去。「『找样造剧』不会只限於跟单一剧团合作,我们因应不同表演形式、与不同剧团配合,透过大慕影艺未来的投资,可以把更好的条件带到剧场去。」林昱伶认真地说道,「找样造剧」不只挖掘好故事,更希望让剧场能成为一个愈来愈健康的产业。

至於影视这个老本行,林昱伶大笑著说,自从简莉颖加入团队后,她可以省下过去一次次参与编剧会议的时间,放心地让简莉颖发挥自己的专业,「我觉得小莉最棒的事情,就是跟编剧有同样的『语言』,能提出具体解决方法给其他编剧参考,那我就可以花多一点的时间,去替公司争取好的资源、创造好的环境。」跨界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林昱伶与简莉颖信任彼此专业,相互学习各自产业的优点,成功地发挥1加1大於2的功效。

《我们与恶的距离》剧照 (大慕影艺 提供)

大慕影艺的3大工作方法学

01 不要设限

大慕影艺过去制作的作品,如《我们与恶的距离》、《做工的人》等剧,多以贴合社会脉动、引起观众共感的题材为主,林昱伶表示,在简莉颖加入团队后,带来许多剧场创作者的其他题材,例如与王安琪合作的《爱在年老色衰前》,探讨将满40岁女子使用交友软体的情感故事;又如正在与郑宜农一起开发的台语音乐剧,从与阿嬷一起唱歌到台语歌的点点滴滴;未来也预计有喜剧、音乐加上戏剧的结合等不同形式的开发。诸如此类的尝试,是过去大慕影艺鲜少有机会碰触到的题材与类型,林昱伶认为,正因为「不设限」,才能让影视产业与剧场界的交流,在更多元的合作下,开发出更多有趣的故事与作品。

02 打开心和耳朵来沟通

谈到影视与剧场的跨界合作,林昱伶提及如何去理解不同产业圈的人是很重要的。相较於剧场,影视相对庞杂,编列的项目多、参与的人也多,光是在剧本的讨论过程中,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想法与诠释,在过程中就需要不断地沟通,将讨论拉回同一个方向。另外,在影视前期制作时,要面对什么样的市场?吸引什么样的观众?维持什么样的故事调性,也需要有充分的沟通,才能进到后续的内容创作阶段。彼此沟通时难免会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林昱伶觉得最重要的是「把心跟耳朵打开」,敞开心胸地接受与理解不同的意见,这样才能进行有效的沟通,推动工作的进行。

03 尊重彼此专业分工

过去公司召开编剧会议时,林昱伶多半得与会,动辄3小时起跳的会议常常占去半天的工作时间,而在邀请简莉颖加入团队后,不仅可以放心地将参与编辑会议的工作交给对方,林昱伶认为更重要的是,编剧出身的简莉颖因为懂得剧本创作的「语言」,在会议中能直接点出问题,并给予具体的解决方式供其他编剧参考,大大提升工作效率。而林昱伶也因能从编剧会议中抽身,有更多时间可以放在公司的经营管理上,替团队争取资源,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如此善用彼此在编剧及管理方面的能力、专业分工,才能达到跨界合作的加乘效果。

profile

大慕影艺国际事业股份有限公司(DaMou Entertainment Co.Ltd),2013年7月成立,专注於电影、电视剧专案开发与投资制作,及艺人经纪的发展。历年投资影视作品有电影《红衣小女孩》系列、《女鬼桥》、电视剧《麻醉风暴2》等。2019年制作《我们与恶的距离》,被誉为台剧新天花板,隔年推出改编作家林立青散文集《做工的人》为电视剧集,亦颇受好评。2020年推出「找样造剧」计画,透过剧场人才与影视资源的汇流,创造能在不同媒介载体多元转化的IP,打造横跨剧场与影视的戏剧作品。

林昱伶(执行长) (蔡诗凡 摄)
简莉颖(内容总监) (蔡诗凡 摄)
《爱在年老色衰前》 (大慕影艺 提供)
《爱在年老色衰前》 (大慕影艺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