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拯救未来,还是投资未来? 侧记「好哲凳系列讲座PART 04:谁该为地球的未来负责?」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两厅院「好哲凳」系列讲座今年第三场「谁该为地球的未来负责」,选在「世界地球日」前两日於戏剧院大厅举办,邀请台大哲学博士讲师周咏盛与主持人朱家安共同主讲,开放厅院青与高中学子限额报名,并在现场应景设置「世界地球日」活动小卡,与听众一起以集思讨论的方式,面对刻不容缓的环境保护与经济/科技开发议题。

关於未来世代,还是关於现在?

朱家安以20世纪重要哲学家德里克.帕菲特(Derek Parfit,1942-2017)的提问开场。现代人追求环保与资源永续的动机,源於良知及对未来世代可能面临糟糕处境的愧疚感,因而愿意改变日常生活型态,期望能将更多资源留给后人。但假若现代人开始方方面面都以环保的前提进行选择,这些想像中的「未来的子孙」,是否还会是同一群人?换句话说,由於想法、作为与选择的不同,力行环保的社会与浪费奢靡的社会,两者的人际交往将产生差异,成家、生子的对象亦会随之改变,夸张一点的说,或许未来世代还需要感谢祖先造了破坏环境的因,才有他们存在的果。以此推论,我们带著对未来子孙的亏欠感来进行环保行为,似乎就不太成立了。无论哲学家本人是否真实相信这样的论证,此观点却揭露出「亏待未来子孙」的概念背后所存在的文字模糊空间,我们亏待的究竟是谁?当未来如此遥远、而道德如此抽象,问对问题更显重要。

应对气候危机是道德义务,还是投资?

周咏盛以1970年代太空科技带来的地球村「命运共同体」观点,和与之同时兴起的环境保护概念作为起点,展开在政策面、经济面与伦理道德方向的讨论。气候与人类环境污染问题跨越国界与种族,亟需国际上的共识与合作。周咏盛指出,2021年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风险报告」中,将「极端天气型态」、「气候应对失败」与「人为环境破坏」列为世界三大高风险,而其中第二项「气候应对失败」也同样在「影响最大的风险」排名第二,仅次於2020年全人类皆有感的「传染病」。

「环境保护」议题带有城乡与贫富上的落差:对於有水利设施、电力与科技辅助生活的都市人或已开发国家来说,气候改变造成的不适难以切身体会,但全球因环境变迁而被迫离开家园的「气候难民」人数仍逐年攀升,是地球居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许多媒体与科学家认为,「气候变迁」一词已不适用於现今,对全人类来说,我们正在遭遇「气候危机」。

「避免将气候推到临界点」是全球专家学者的集体共识,以此为目标开展,实践上分为「道德义务派」与「投资收益派」两派,道德义务派认为,避免临界点是全民道德义务,在科学尚未明朗预测临界点为何之前,应竭尽所能保护环境,此派别也近似於目前欧盟所持的立场;投资收益派代表人物为经济学者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1941-),他在著作《气候赌局》中提及,在科技、医学等发展之下,未来的世代必然拥有更方便的生活,我们无须对未来子孙过於愧疚,假使因愧疚而全力节能减碳,不仅在经济方面对开发中国家不公平,在科技与教育等其他面向的资源转移,也无法保证会因此拥有全体更好的生活品质。以其经济学视角,若将应对气候危机、科技、医疗、教育等皆列为投资选项,在不越过气候临界点的前提之下,用投资观点分配现有资源,总体而言或许对未来收益更大。诺德豪斯的气候变迁经济学让他拿下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也是目前美国较为靠近的立场。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绿能与经济上的两难困境

经济成长与排碳关系密切,盘点目前全球和台湾的环保现况,目前全球有七成以上能源来自於燃烧化石燃料(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虽然环保意识抬头加之以科技进步,人们愿意选择较为节能的生活方式,但因为人口持续成长,人民生活水准上升,因此排碳量依旧逐年增长,平均每年增长2.6%。欧盟预计在2050年联手实现零排碳(注1),期望能在2050年前能达成全欧盟境内零火力发电厂,以电动车取代汽车。

台湾目前的能源状况,供电八成仍旧来自火力发电,核能发电量不到一成,民进党政府於2017年发布「全国能源发展纲领」,预计2025年以前达成20%的再生能源电力,30%燃煤,50%燃气(注2)。国民党在能源选择上则是偏向核能。但绿能在台湾推行起来遇到不少阻碍,近期话题如:需要新建接收天然气的码头,却碰到藻礁保护议题;要在偏乡农田设置太阳能板,恐有破坏农业之疑虑;在中部沿海广设风力发电机,又可能会影响到渔民的工作。凡此种种,皆是绿能发展所面临的实际处境。

2020年底,台湾政府委托英国权威学术机构就台湾节能减碳问题进行研究的报告出炉(注3),英国方建议政府开徵「碳?」,可由从每吨10美元开始徵起,徵得的税除了用来开发绿能产业,同时可减少民众购买高耗能产品的意愿,比如汽车提高碳税,因而刺激民众更加愿意使用大众运输工具。但徵碳税必然会使物价整体上涨,尤其愈高耗能的物品将涨幅最大,以民众可能的接受度来看,政府也会有所顾虑。周咏盛邀请听众讨论,该如何提高全民环保意识?希望政府偏向「道德义务派」或是「投资收益派」?希望政府推动哪些能源政策或是配套措施,来使效果最大化,伤害最小化?

现场听众发言踊跃,论及绿能在开发过程中是否也能维持环保、碳税搭配碳足迹的奖励机制、教育实为长久之计等等看法,周咏盛以近期知名的「朱利安娜诉美国政府案」(注4)回应观众热烈讨论,并以环保议题两大派论点,对照哲学两大学派争论。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哲学在环保议题的角色

哲学传统上两大学派的争论与「道德义务派」和「投资收益派」的论点相似,周咏盛与朱家安分别以当代知名伦理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1946 -)主张的「有效效益主义」,与罗尔斯(John Bordley Rawls,1921-2002) 的「无知之幕」对其再做进一步延伸。辛格认为道德首要之务是增加快乐、减少痛苦,他认为捐善款的人们有义务监督善款是否有被有效利用,不能全凭满足个人良心而做。但他的论点也衍生不少争议,像是他曾表示,与其拿钱维护古老艺术品,不如购买防止失明的疫苗,实质的效益更高,但效益的高低可否如此计算,是其他人对辛格理论的质疑。

罗尔斯知名的哲学论证「无知之幕」则是关注资源分配与判断的公平性:假设某人拥有足够的资源可供分配,罗尔斯认为,唯有在此人忘却自己现有的社会身分、阶级地位、喜好与个体优劣势、回到纯粹为人的状态之时,所做出的分配才能达成公平。

讲座最后,由於听众发言踊跃近乎超时,尚未全然讨论完预定问题而必须停止。最后观众提出问题,表示我们这个世代必须要面对环保问题,是否有点倒楣,周咏盛认为,我们这个时代在「道德运气」上,要面对的责任义务比前几代更重,但同时,危机即转机,人类从采集文化、农业文化到工业文化,或许在科技、教育与医学的发展之下,我们这一代正在创造全新的文化也未可知。朱家安则浪漫注解,对地球的未来负责是每个个体的责任,如何形成共识,仍存在许多讨论空间,但愿意用心思考重大议题,有时候即是为未来及为社会负责任的方式,希望听众带著这样讨论的热情与记忆,继续面对其他生活与社会上的各式情景。

注:

1.      欧盟定义中的绿能包括风力、水力、太阳能以及核能。

2.      虽然燃煤与燃气同为火力发电,但由於天然气排碳量为燃煤的六分之一,可暂成为绿能转型时期替代方案。

3.      根据经济学研究,最有效让民众愿意减碳的方式的有两种:碳交易与碳税。前者由於台湾市场太小不适用。

4.      「朱利安娜诉美国政府案」:美国有21位从8岁到19岁的青少年,於2015年对美国政府罔顾气候危机提出控诉,认为政府违反宪法精神,侵害后代子孙的自由权、财产权及生命权。此案经历多次来回,於2020年1月被驳回,理由为此案超出宪法第三条赋予的法院权力,法院无法干涉政府行政与政策,但於此同时,法官也认同他们的立场,建议这群青少年寻求民意代表或相关机构宣扬理念跟主张,也就是透过教育扭转人们行为的概念。

(本文转载自国家两厅院官网)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