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北爱乐厅 从烫手山芋变身观光磁铁 延宕十年终落成的德国汉堡市新地标 |
位于港口边的易北爱乐厅,历经10年岁月终于落成。
位于港口边的易北爱乐厅,历经10年岁月终于落成。(Thies Rätzke 摄 易北爱乐厅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易北爱乐厅 从烫手山芋变身观光磁铁 延宕十年终落成的德国汉堡市新地标

用十年的光阴、八亿六千六百万欧元打造出的德国汉堡易北爱乐厅,之前因工程严重延宕与建造预算持续暴涨,可说成为德国人眼中的笑话,但终于在去年一月开幕的它,第一年就交出漂亮成绩单:一百四十万欧元的盈余,每日一万七千人次的造访,让汉堡的观光人数激增,因此也被媒体称为「观光磁铁」。是如何的经营让笑话变佳话?品质的坚持、用心的节目规划、不遗余力的推广教育,都是易北爱乐厅打造成功光芒的必胜之道。

by 吴孟珊、Thies Rätzke、Jann Wilken、Ralph Larmann | 2018-05-01
第305期 /2018年05月号

用十年的光阴、八亿六千六百万欧元打造出的德国汉堡易北爱乐厅,之前因工程严重延宕与建造预算持续暴涨,可说成为德国人眼中的笑话,但终于在去年一月开幕的它,第一年就交出漂亮成绩单:一百四十万欧元的盈余,每日一万七千人次的造访,让汉堡的观光人数激增,因此也被媒体称为「观光磁铁」。是如何的经营让笑话变佳话?品质的坚持、用心的节目规划、不遗余力的推广教育,都是易北爱乐厅打造成功光芒的必胜之道。

长达近十年的建造,易北爱乐厅(Elbphilharmonie)终于在二○一七年一月开幕,成为代表德国第二大城汉堡(Hamburg)的新地标。由于工程延宕了六年、建造预算增加了十倍,在落成前常被德国人拿来当笑话,如今在落成一年后,无论是在营收、票房、参观人数都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收入比原先预计多了一百四十万欧元的盈余、每天约有一万七千人次参访易北爱乐厅卅七米高基座上的空中公共广场(Plaza),不仅让汉堡的观光人数激增,二○一七年观光人数较于去年成长了3.7%,换算起来等于每天多了五百八十四位旅客来到汉堡,因此也被媒体称为「观光磁铁」。这一股热潮,至今尚未消退,易北爱乐厅的音乐会票券,到现在仍是一票难求,甚至带动了汉堡其他演出场馆的发展,就像莱斯音乐厅(Laeiszhalle)也在易北爱乐厅落成后出租率即增长了一倍。

建筑是吸引力  营运规划也是关键

易北爱乐厅的风光,从来都不是理所当然。它是用十年的光阴、八亿六千六百万欧元换来的成果,是全世界最贵的音乐厅。它到底贵在哪里呢?贵就贵在它的工程困难,也贵在它的精雕细琢,但也贵在曾经的失误。易北爱乐厅有如船型的玻璃帷幕下的红砖基座,在六○年代曾经是这个自由港最大的港口仓库(Kaispeicher A),然而在时代的浪潮下,至九○年代已逐渐荒废。为了让闲置空间再利用,一个要给大众的文化场所——易北爱乐厅的构想因此诞生,二○○七年四月正式开工。然而要保有仓库的外观,又要在上面盖一动新建筑,并非易事。一开始低估工程难度及费用,导致预算不断追加、工期多次延长、甚至长达一年的停工、并重组建设团队,这些都付出了很大的成本代价。然而,这些困难都没能让品质因而妥协牺牲,从外观一千一百多片、每一片价值约五万欧元的玻璃帷幕到音乐厅中的每一块吸音板、座椅、灯泡,都是依照爱乐厅专业上的最佳需求、并经过多次试验特别设计打造而成。因此,在坚持品质、克服所有难关后,它成功的光芒掩盖了过去的阴影。

第一年的成功,这栋建筑的吸引力当然不在话下,但营运上的规划亦是重要关键。二○○七年,也就是爱乐厅开工之时,资源的整合就已经开始进行,把汉堡拥有百年历史的莱斯音乐厅与易北爱乐厅的营运串连在一起,让这两个厅的营运资源可以共用、并且在节目的规划及分配上能相辅相成,而不相互竞争,是个聪明的决定。虽然两个厅的营运资源共用,但为了确保让纳税人的钱是补助在文化艺术上,而不是场馆营运上,这两个音乐厅又由两个公司来营运:汉堡音乐公益有限公司(HamburgMusik gGmbH)(注)与易北爱乐厅暨莱斯音乐厅营运有限公司(Elbphilharmonie und Laeiszhalle Betriebsgesellschaft mbH)。前者隶属于汉堡市政府,一年约获得约六百万欧元(约新台币两亿两千万元)的补助,主要是负责两间场馆一年约一百档的节目规划。后者则是负责场馆营运,以场地租赁及相关服务作为收入来源,没有公单位的补助。因此,虽然营运资源共享,这两厅的艺术总监克里斯多夫.利本-索伊特(Christoph Lieben-Seutter)同时也是这两间公司的营运管理者,「汉堡音乐」(简称)在易北爱乐厅主办的音乐节目,仍需要付场租。

易北爱乐厅里大小两个音乐厅,大厅(Groβer Saal)约有两千一百个座位,小厅(Kleiner Saal)约五百五十个座位,第一年加起来约六百五十场的音乐会,场场完售。一年超过四十套的系列套票(Abonnement),除了「汉堡音乐」主办的音乐节目外,当地经纪公司,以及驻厅乐团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NDR Elbphilharmonie Orchester)与鸣声弦乐团(Ensemble Resonanz)、莱斯音乐厅的驻厅乐团汉堡交响乐团(Symphoniker Hamburg)与汉堡歌剧院驻厅乐团国立汉堡爱乐乐团(Philharmonisches Staatsorchester Hamburg)都在易北爱乐厅中有系列音乐会。除了名家云集外,套票的分类亦多元,其中有依照观众「爱乐程度」来分, 像是「给入门者」(Elbphilharmonie für Einsteiger)、「给内行人」(Elbphilharmonie für Kenner)或是「给冒险者」(Elbphilharmonie für Abenteurer)的音乐会套票。此外,为了吸引年轻人进音乐厅,易北爱乐厅主办的「青年套票」(Jugendabo),更强调廿八岁以下的观众若购买套票,每场音乐会仅须十欧元。低门槛的票价,就是希望在观众年龄层老化的欧洲古典音乐市场中,培养年轻人使用套票的习惯。

在大厅中举办的家庭日音乐会。(Jann Wilken 摄 易北爱乐厅 提供)

观众的一场新冒险  推广现代音乐的好地方

在节目规划方面,易北爱乐厅的节目内容八成为古典音乐,两成为爵士、流行、世界音乐。除了套票以外,易北爱乐厅每月几乎都会有大小音乐节或主题,以二○一七/一八乐季为例:「高加索」主题结合了古典、爵士和民族音乐节目,以弦乐四重奏为主的捷克室内乐主题“Czech it out!”,以巴洛克古乐为重点的「泰勒曼音乐节」(Telemann-Festival)等等。明确的主题性,却又多元的节目规划方式,让观众轻而易举地就能找到自己有兴趣的节目。艺术总监利本-索伊特在专访中解释道:「我们一直尝试著提供观众更多一点除了音乐以外的元素,更多的背景故事。」目标就是要提供多元的音乐节目,让大众愿意走进音乐厅,因为「文化对于生活来说是非常重要」。

除此之外,也有别出心裁的冒险,像是“Blind Date”系列,音乐会的公告资讯只有演出时间和地点,演出者和演出曲目都是在音乐会开始之后才让观众知道。如此一来,可以有机会把虽然还没有名气、但却非常顶尖的音乐家介绍给观众。当然,这样的手法需要靠品牌的加持,包括平常节目品质的口碑,还有「大家都想进易北爱乐厅看看」的想法,虽然有点冒险,但确实有其成效。

因此,易北音乐厅可以说是当今推广现代音乐最好的地方之一,未来节目走向也将朝这个方向规划,推出更多当代音乐给观众,对于当代音乐的发展是一个大好机会。尤其易北爱乐厅的音响设计,的确对于现代音乐更为合适。利本-索伊特曾经提到,易北爱乐厅是个廿一世纪的音乐厅,它不像维也纳金厅是为了演奏海顿、莫札特、贝多芬的音乐而诞生,而是为了马勒、斯特拉温斯基、萧斯塔可维奇、梅湘等当代音乐而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相对于一般传统的音乐厅,易北爱乐厅的观众是较为开放的,他说:「因为这栋建筑是那么的特别、新颖,进到这里对观众来说就像一场新的冒险,让观众也相对地对节目内容保持更开放的态度。」

致力教育推广  让古典音乐在地扎根 

除了演出节目,易北爱乐厅亦致力于教育推广活动,每年共有约一千五百场次琳琅满目的活动,包括讲座、给儿童与青少年的专场音乐会、各种类型和年龄层的乐团、合唱团排练及各式各样的体验活动。其中位在「码头工作室」(Kaistudio)的「乐器世界」(Instrumentenwelt)更是易北爱乐厅推广活动最大卖点之一,超过四百件的乐器,透过各种工作坊,让大小朋友都可以去体验,即使没有任何音乐基础也无妨。这些活动,都是汉堡的市民接触音乐艺术的桥梁。虽然易北爱乐厅是旅客的吸铁,但其90%的观众仍是来自汉堡或附近地区,以推广的方式在地深耕,培养观众到音乐厅的习惯、也培养出下一代的观众,的确是重要的任务。不过,「热潮总是会有过的一天」,利本-索伊特解释,如何在五年、十年后培养出自己的观众,让场馆的品质一直保持在高水准,不只是在节目上,还包括场馆的软硬体设备,让大家来音乐厅成为一个美好的经验,也是身为经营者不间断的挑战。

近年来,台湾表演艺术产业也正蓬勃发展,北中南场馆陆续落成开幕。易北爱乐厅的故事,也让人直接联想到目前尚未完工的台北表演艺术中心,也与易北爱乐厅一样碰到了相似的问题。然而,就像德国人口中说的:「耐久的品质是有价码的」,易北爱乐厅用实例证明了一个高品质的音乐厅可以如何影响一个城市,也证明一流的品质能让笑话变佳话。

注:gGmbH是Gemeinnützige GmbH的缩写,强调公司之收益只能作为公益用途,因此译为公益有限公司。

2017年1月易北爱乐厅开幕时,演出璀璨的雷射灯光秀。(Ralph Larmann 摄 易北爱乐厅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