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 ARTalks

星空如此美丽,是因为人抬头看

《封闭世界设定集:在全球封锁下环岛》录像截图。 (吴其育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编按:在展览「封闭世界的设定集」中,吴其育以情境规划的角度展开研究,作品自历史与小说描述的事件集合成一系列资料,透过乱数生成不同的封闭世界情境,开发出更多反乌托邦的想像,重新反思人类、环境及历史之间动态关系。

封闭世界的设定集——吴其育个展

2021/5/8~2021/8/1  台北 立方计划空间

以群居动物而言,人类自从用火、从采集狩猎发展到农牧专业,并且形成原始经济以来,一直在干涉自然,从贸易发展出文明以后,更盖出愈来愈大的建筑或造型物,例如传说中的亚特兰提斯、巴比伦花园、罗得岛巨大太阳神像、埃及金字塔、希腊卫城、巨大灯塔、地下城市、罗马竞技场、英格兰巨石阵、复活岛的摩艾像、人工运河、秦兵马俑、万里长城、教廷广场、罗浮宫、紫禁城、火箭发射场……人类由燃烧柴火发展到机械动力,由高度烂熟的跨国贸易进入工业时代,由电进展到网路,也象徵对自然的剥削更剧。19世纪中期,英国的生物学者首度发现黑色的桦尺蠖蛾,一度以为是空气污染让黑蛾变多,后来得经过150多年,才证实是白蛾比黑蛾显眼,容易被鸟掠食,与人为因素没有绝对关系。不过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文明对於自然的剥削比以往更严重,也是不争事实。欧洲大陆从非洲抓走黑人,从美洲与亚洲带走白银、农作物与香料,并将自身免疫的疾病带去中南美洲,三两下就让几个古文明销声匿迹。20世纪后发生在美国与中亚的大规模农业计画,都曾经造成沙尘蔽天的末日景象,前者被美国文学巨擘约翰.史坦贝克(John Steinbeck,1902-1968)写成《人鼠之间》(Of Mice and Man,1937)、《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1939)两部以经济大恐慌时代为背景的小说,这两部小说分别於1939年与1940年被好莱坞改编成电影,并且得到媒体与观众一片好评。后者对於资产家与官僚对於地主小农的压迫多有著墨,甚至被美国的进步左翼誉为「社会主义小说」,结果在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却因为主角乔德(Joad)家族再穷,都有自己的货车可以长途跋涉至加州,而下令禁映电影。包括女性摄影大师桃乐西.兰格(Dorothea Lange,1895-1965)在内的许多摄影师,在1930至1940年代配合联邦政府南方农业调查计画拍摄的一系列照片,也成为人类过度干涉自然的铁证。如果不是中西部原始植被在机械化普及后的过度开发,沙尘暴不会把中部农民一直赶往太平洋岸的加州,兰格也不会拍出那位30出头,育有7子,以摘豌豆与捕猎糊口的移工母亲(Migrant Mother,1936)。

擅长透过录像探讨历史对政治、个人对集体关系的艺术家吴其育,此次在立方旧空间展区的个展「封闭世界的设定集」因应疫情对艺文展示空间的管制,而开设了线上展场,以现有的虚拟实境技术,让观者不用戴上专用装置就能参观展场。除了靠近阳台的那本书只能在现场翻阅,其他大部分的展出内容,都可在线上展场细看。白色调的平面展区依照「开放世界」与「封闭世界」的向度属性,整理出史实、方志、传说、创作、电影、小说的时间轴,中间列出了5起看似不相关的个别事件,又以几张看似无关紧要的图片连结整个展场。坐落於屏东县车城乡的土地公庙「福安宫」一角的「刘明灯碑」,记载的是同治丁卯(1867)年间,当年的「斯卡罗王国」领土,也就是恒春半岛西侧,发生美国搁浅商船逃生船员上陆被出草的事件,也就是所谓「罗妹号事件」,时任台湾总兵斐阿巴图鲁刘明灯(1838-1895)受清帝国委托,与美方代表在恒春郊外签订「南岬之盟」后,以为大势已定,在路过车城挥毫完成的一则短歌。但事实上这次盟约并没有被美方承认,清廷的一再推托,终於酿成1874年日本军的第一次海外任务「牡丹社事件」;清廷割让台湾给日本之后,台湾则成为农林业发展的重心。新竹李岽山「尖石Tapung古堡」铳眼的背后,则是明治末年到大正年间,新竹厅与桃园厅的军警,以强势火力逼迫北部泰雅族投降的腥风血雨。碉堡的巩固保证了樟木的采伐,而推定从14世纪就已经存在的「巨樟神木」,也点出了樟木在台湾历史上的重要性。吴以电脑建模重建了尖石Tapung古堡的平面,城墙呈现了有利於守备的棱线。观者可以从图片看出,台湾在安定之后,林业是经济发展一大主轴,要等到日本时代才开始有计画生产樟脑,事业发达到塑胶的市场占有率超越赛璐珞材料才告终。然而在樟木失去原本的价值之后,还是不断被山老鼠采伐,以至於一些部落决定自行封山,表示樟树以及原始林仍然具有一定的神圣性。听过吴其育与陈玺安对小说家吴明益的提问,则可以进一步理解在开放世界与封闭世界盘根错节间的各个事件与创作,以及那5个时间点提到的各种参照,由生态学的角度来看,其实存在著一种隐晦的关联性。

《封闭/开放世界年表》 (吴其育 提供)

另一面墙上的表格出自自线上展场无法翻阅的那本书,就是密西根大学资讯学院教授保罗.爱德华斯(Paul N. Edwards)的《封闭的世界》(The Closed World,1996)英文原版。表上列出开放世界(白)与封闭世界(黑)的关联,举出的文本却是古希腊一体两面的著作《伊利亚德》与《奥德赛》。前者是特洛伊的围城状态被打破之前,发生在城内的故事,到最后呈现出一场从封闭世界里看到的特洛伊战争。后者是从特洛伊生还的奥德赛,如何在一个开放的世界漫游10年,以及他周遭的世界。在诗人荷马吟唱这些诗句的时候,以语言的力量强化了历史的情境,而这些情境便是由各种故事的碎片组成。在看完白色调展区的平面展示架构表之后,便可以进入另一块黑暗的展区。

有了刚才那些图文符号的残像,再进入播放影片的黑暗展区看《封闭世界设定集:在全球封锁下环岛》3部影片,线索更为清楚:封闭世界的族群,从过去以来就不断修改历史的诠释角度,以建构他们认可的世界,於是有了「人类世」、「盖娅理论」、「如果宇宙的历史浓缩成一天,人类的文明就是最后的一秒」等等说法,讲述人类文明的产出与废弃如何改变生态,并且将深海生物体内发现的塑胶微粒,当作人类改变生态的有利证据。将地球这种巨大有机体比喻为大地母亲,并且在海边升起营火跳舞,在日出的时候发出欢呼,拥抱身边的人。举出各种异常现象,说灾难只会愈来愈多,并提出一个乌托邦、香格里拉、净土、乐园、超凡之境,成为共同的心灵寄托。将不明的现象与科学未接触的领域归类为神明,并且假定「人格神」与「自然神」几种神格,在人面临极端处境的时候,意识会突然冒出哲学与宗教观念的冲突。相对於这些天堂这种不存在於人间的世界,一个黑暗的未来世界,尤其是与现实世界更多呼应的情境书写,就像是先人以现实的痛苦建构地狱一样,从幻想文学中分出「反乌托邦」、「政治小说」等类型,不同作品也可以从各自对於封闭或是开放的倾向,产生不同的属性,而未必呈现黑白分明的乐观与悲观。源自封闭世界的伊利亚德,从开放世界归来的奥迪赛。一方的探索,是另一方眼中的入侵。「一个世界的共生物种,是另一个世界的病毒。」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