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音乐

朱团35周年压轴音乐会「此时。此刻」 展现前锋与后盾的团队能量

「此时。此刻」音乐会由吴思珊、何鸿棋、吴佩菁、黄?俨4位资深团员领衔,分别演出为他们量身打造的4首全新委托创作。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吴思珊、何鸿棋、吴佩菁、黄?俨4位资深团员与朱宗庆打击乐团一起走过35年,「此时。此刻」音乐会透过乐曲表达最真实的自己。未来,不管碰到多少挫折与困难,他们还要一起走下去。

2021朱宗庆打击乐团年度音乐会「此时。此刻」

10/7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10/8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10/14  19:30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音乐厅

INFO  www.opentix.life/event/1432966175024492548

今年适逢朱宗庆打击乐成立35周年,本该是值得大肆庆祝的一年,无奈疫情阻碍,原订规划只能被迫延迟。然而,在慢下脚步后,人们反而更有机会思考,珍惜当下。在疫情逐渐趋缓之际,朱团推出年度压轴音乐会「此时。此刻」,由吴思珊、何鸿棋、吴佩菁、黄?俨四位资深团员领军,分别以四首协奏曲的首演,展现各自独特的击乐魅力。

创办人朱宗庆感性地说:「4位团员在我身边35年了!要在舞台上能够站35年不是偶然,是经过非常多的努力、能力与能量才能做到。」他提到,朱团长年来的音乐会不管是任何主题、创新,大多以团体演出为主。近期主打4位资深团员的演出可追溯到2016年两厅院TIFA台湾国际艺术节、同时也是乐团30周年之时的「第五种击声」。去年的「一起一起」,则将第二、第三代团员推前,由一团团员亲自挽袖协助搬运乐器。

「一个团队要有包容才能有人才辈出。」朱宗庆分享日前观赏年轻团员排练,感到无比感动:「我看到那么小的孩子演出的样子,觉得怎么那么好!后来想想不必惊讶,因为有他们的老师、还有老师的老师,加上他们出生在击乐活跃的时代,轮到他们时,能量就会爆发,这循环的过程是很重要的。」至於4位资深团员:「个性不一样,吵架也难免,但成长中也相互珍惜,一起守护、追求打击乐。」

除了4位主要演奏家外,团员们也担任协奏的角色支撑大协奏曲,让整场的戏剧性与表演情绪逐渐往上堆叠。 (张震洲 摄)

四首乐曲 创作与演出各有火花

「此时。此刻」音乐会由「四大天王」各自委托创作展现,过程中,不断沟通、协调,靠著创作打出火花。擅长音乐剧场的吴思珊邀请作曲家蔡昀恬创作《每个人新中都有一个小丑》,尝试创新当代实验作品。作曲家解释,在社群软体po文中,大家都会羡慕别人的生活,希望藉著作品让大家明白每个人都值得被爱、每个人都是重要的王牌角色。

何鸿棋则委托作曲家樱井弘二谱写了《将进酒蒙太奇》,为了寻找适合的材料作为乐器,两人多次前往东部寻找树头、废材、漂流木等,在过程中相互讨论与尝试。何鸿棋说:「因为疫情的关系,无法与好友把酒言欢、也无法上台,就像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为此,我们在曲中也不断测试,面对疫情也处於备战状态。」

吴佩菁在2011年就邀请朱团团员卢焕韦创作独奏会曲目深受好评,这次以她拿手的六根琴捶量身打造的《探》,内容从追逐、探索,经过犹豫、孤独最后因为坚持而持续努力。「乐曲不仅是写给我,也是写给乐团,因为这是音乐人对於艺术追求的过程。」吴佩菁表示:「创作用心、讲究细节,复杂度与难度都相当高,我在练习的过程中像是婴儿一样回到初心,重新学习、重新面对。」

黄?俨委托的是作曲家金.科申斯基(Gene koshinski),依据诗人布兰登.史旺姆的诗所作的《超越弯折》。他说:「作曲家也是打击乐家,对东方乐器的掌握有独特的看法。他欣赏的是音色,而不是民族符号的乐器。」至於乐曲表达的内容,则是从诗作中「当你弯折物品,反弹的力量会弯折於你」的概念,反思人对於自然的敬畏与自省。

除了4位主要演奏家外,团员们也担任协奏的角色支撑大协奏曲,让整场的戏剧性与表演情绪逐渐往上堆叠。有开疆辟土的资深团员在前面打先锋,也有背后随时应援的年轻团员作后盾,在困难的疫情中,朱团的「此时。此刻」用击乐为社会带来更多正向与美好。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29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