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近未来.表演艺术图书馆/如果在2030,一间表艺图书馆

每一回「驻馆艺术家」的选择,都在影响未来的典藏面貌

张慧慧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艺术家驻馆的「现在」作为「未来的档案」的观点来看,双方的合作关系最重要的是创意的开发与未来文化资产的创造。

「艺术家驻馆」不是新鲜事,此番文化生产机制在近年来也成为各大表演艺术场馆的营运策略,机构们期待创作者能以其动态的、异质的身分,激发各种化学变化,对当下社会提出多元的观点,诸如性别、种族、阶级等时代议题进行诠释与创造,连结机构与民众,推移出改变与反思的空间。

但回过头来说,机构执行艺术家进驻计画首先要问的是:「为何需要机构需要艺术家进驻?」 、「双方的合作利基为何?」、「机构该成就艺术家的创作,成为艺术赞助机制中的一环?」、或「艺术家作为机构回应时代挑战的策略,有其社会责任成为转译者、沟通者?」,在理想的情况下,机构与艺术家若能缔结良性交流的伙伴关系,不管是其作品或相关计画,都应能为当下时代与其机构本身留下档案与注脚。两厅院表演艺术图书馆作为国表艺中心旗下的唯一图书馆,这笔「投资」可说是直接影响了「近未来」表演艺术的资料库典藏面貌。

从艺术家驻馆的「现在」作为「未来的档案」的观点来看,双方的合作关系最重要的是创意的开发与未来文化资产的创造。然而,创作经常总在不同世界观的光谱上游移—— 一端是青蛙视角,一端是鸟瞰景象。有时,艺术家偏向往自我深井的内在探索,有时,他们推向贴近社会的觉察,也因此,国家级表演艺术场馆如何选择驻馆艺术家是个门道,某种程度上也代表著机构所重视的价值观与认同 —— 当我们把场馆视作公共空间,机构应该投资、培养什么样的「公共人」创作者,成为机构回应当代社会的应变策略?双方应如何协商、提出其美学观点,并累积未来的文化资产?

国家级表演场馆存在的价值与使命在疫情过后,正面临加速的挑战,场馆不只是演出节目的中性空间,也得提出反思与批判的观点,回应不断变动的社会现实,而驻馆艺术家的选择,直接考验著机构的视野与智慧,长远来看,2030年的表演艺术图书馆累积的档案,将会具体而微地呈现机构的思维与视野供后人检视。

《长路》影像纪录

关键字读书会#驻馆艺术家

两厅院「艺术基地计画」自2014年启动,驻馆艺术家采两年期邀请制,从首届的编舞家黄翊到2021年的导演汪兆谦、编剧詹杰、导演黄郁晴等,共计20名创作者。从历史长流角度来看,这还只是转眼一瞬,但我们应该期待这些作为「公共人」的艺术家,在未来图书馆的典藏中能够透过观点的转译与梳理,形成特定世代的观点,代表一个时代的视野,以下为舞蹈类的驻馆艺术家作品:

《长路》影像纪录

2014年驻馆艺术家黄翊编创,2019年首演於国家戏剧院。

本作为2019年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的首度三馆共制。某种程度上,标志著台湾大剧院合纵连横时代启动。黄翊以探讨「时间」为核心,按巡演规格打造了直径9公尺的巨树年轮旋转舞台及悬吊系统,方便拆卸及重组,相较过往触及AI、声光、影像与互动机械技术,相对「古典」,可见创作者在前卫美学与市场需求中成熟的权衡。此外,除了《长路》,图书馆也藏有其实验剧场演出的阶段性作品,与驻馆期间的开放排练与讲座记录。

《自由步》影像纪录

2016年驻馆艺术家苏威嘉编创,2015年首演於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关於「什么是舞蹈?」,苏威嘉极具耐心地想透过时间来回答,他使用的语言不是文字,而是身体。《自由步》是他在2013年开启的10年创作计画,从舞者身体出发,探索线条、舞步、造型,连结空间、音乐、灯光。从实验剧场到自由广场,编舞家追求舞蹈身体的极限,尝试证明:身体存在某种巨大与渺小兼具的镜像,记述一切。目前,表演艺术图书馆藏有《自由步》於2015新点子舞展、2017TIFA、2019TIFA演出相关影音、文宣资料。

《人类黑区》影像纪录

2017年驻馆艺术家苏文琪编创,2019年首演於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科学艺术(Sci-Art)是近年艺术趋势之一,表明了一种创作实践方式,打破了艺术感性/科学理性的二元界线,刺激并扩张了创作者的思考观点,编舞家苏文琪近年的尝试即为一例。回顾她的创作转捩点,毫无疑问是2016年前往瑞士日内瓦的核子研究中心CERN驻村的6周。近年,苏文琪的「彩虹三部曲」计画,有别於过去「科技导向毁灭」的观点,探讨量子力学、宇宙、无限等议题,《人类黑区》是面对全球暖化、生态变迁,谈论「人类世」地质与生命的演化。

《自由步》影像纪录

《微尘共感》影像纪录

2018年驻馆艺术家林怡芳编创,2019年首演於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本作为旅法30年的舞者林怡芳回台的首度编舞创作,由5位男性街舞舞者担纲演出,编舞家将舞者们相异的身体质地,放置在一个由日常物质所构成的危险环境中,深入自己历经921大地震、《查理周刊》恐怖攻击等事件后的心境转折,并尝试表现人与人、个体与群体之间情感运作关系。

《台湾制造》影像纪录

2018年驻馆艺术家林佑如编创,2019年首演於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有一阵子,台湾舞蹈创作者似乎有个集体焦虑是无从回答「什么是台湾?」「什么是台湾身体?」,那个巨大的问号让提问成了目的,工具成为结果,难免有力不从心之感。有意思的是,《台湾制造》不打高空球,林佑如要编的是「看得懂的现代舞」,她透过5位风格相异,却共同生长於1980年前后的台湾的表演者黄怀德、苏品文、萧东意、李律、王筑桦,微观「身体」这座承载生活,记忆、文化轨迹的容器,寻找描绘「台湾制造」切片的线索。

《人类黑区》影像纪录 (张震洲 摄)
《微尘共感》影像纪录 (刘振祥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台湾制造》影像纪录 (刘振祥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