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 ARTalks

看到的是鸟还是鸟笼

《快要降落的时候》,2019,幻灯片投影。 ((C)王湘灵 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因应多声道展场,王特别找来演奏者演奏,再把录音片段以类似随机的方式分配道不同声道上,产生鼓声并未再套用其他音响效果,却像回音一样在空间中回荡的错觉。这样的安排可以解释成作者刻意在同样的空间规划中营造疏离感,但也可以解释成一种利用视觉暂留原理,拉紧放松卡纸两端的橡皮筋,让卡纸一面的小鸟「关进」卡纸另一面鸟笼里的老玩具。

快要降落的时候—王湘灵个展

3/7~5/31 台北市立美术馆地下楼E、F区

本展於北美馆的地下层展出,展期中先后经过了楼上展区阿比查邦与黄华成的展览,参观者在看完楼上目不暇给的展览之后,进入楼下展间往往会顿时觉得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二○一五年台北美术奖首奖得主王湘灵用了苏格兰后摇滚乐团Mogwai的曲名〈Take Me Somewhere Nice〉(2001)作为本次展出的英文标题,呼应了本次展出里旅游摄影的那些部分。作为一支后摇滚乐团,Mogwai当年巡回至台北演出的时候,光是彩排时间试音的音量,就把接获民众投诉,上门关注的管区员警吓跑。但是王在本次展出的somewhere nice,还有其他层意思。

Tumblr中特定社群共通的「美学」感

王以两台135正片幻灯机,自动播放她从跳蚤市场等地找来的旅游幻灯片。换言之这些旧影像,不论是家庭照片,还是观光景点纪念品店贩售的风景幻灯片,都是摄影者感受到的somewhere nice。其中一台幻灯机投影的风景,又与投影机投射的电脑画面重叠,电脑画面包括了地图网站的立体地图、从民航机上拍摄的窗外景色,以及不同来源对同一地点的观察,层层叠叠的方式,乍看之下有一种图片社群网站Tumblr中常见,特定社群共通的「美学」感。在Tumblr宣布禁止所有成人内容后,人气迅速下滑,但经由Tumblr推波助澜下兴盛的复古拼凑美学,转移到脸书旗下的Instagram后,依旧有一定程度的高流量。在此提到的这种美学,有一种比较具体的称呼叫「蒸气波(vaporwave)」,个人对这种「蒸气波美学」的解释还是比较保守:出生於一九八○年代中期以后,在网路文化中成长的世代,因为对廿世纪后三十年的大众消费文化出现一种似曾相似感,而以时代元素的重新组合,呈现出一种「我好想活在八○/九○年代」的所谓「未来乡愁」。有些人的青少年时代在三商百货礼品区、「台北邮购」目录或《爱情青红灯》等青少年杂志中度过,还未必能跟上未来乡愁拼贴、再现出来的蒸汽波质感。展场中结合单频投影与幻灯片的大型作品,有意无意带来了这种蒸气波美学质感。在此就不提起类似美学以一种迷因型态,在近几年的视觉艺术,乃至平面美术、商业设计上的浸透。(后世的美术史研究者,将定义蒸气波为二○一○年代后期的重要视觉风格)在幻灯片与录像投影对墙的数位输出风景照片,其中包括长时间观察山上日出的连拍,与安插在连作上的金属圆盘特写(创作者特别表明这不是黑胶唱片),彼此看起来没有那么强的关联,又似乎与幻灯片与录像在墙上的投影相呼应。

《快要降落的时候》,2019,幻灯片投影。 ((C)王湘灵 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穿越纱网的多层次投影

参观者进门除了幻灯片外也会最早注意到的更大投影,一样是幻灯片与录像投射在同一银幕上,但这面银幕前另外加了一面纱网,意思就是同样的影像会同时投射在两个不同银幕上。同样的投影概念,也出现在录像艺术家杨芸戚荇i「遗失的风景」(2020/5/12~6/4台北.良日激动所)的主要作品中,但两个作品在不同空间投射出不同面积,具有各自的趣味,只是巧合都用了这种所谓「浮空投影」的技术。浮空投影的技术曾经被运用在虚拟偶像初音未来(Hatsune Miku)等语音合成歌手(特化包装与角色设计,从二○○○年代中期起形成网路社群二次创作文化的主类型)与真人歌手、现场演奏的「合作」上,在进入虚拟现实与扩张现实之前,就使原本只属於平面投射的影片带来立体化的错觉。杨作品的浮空投影,是投影在距离远近不一的纱网上(影像会穿过纱网投射到墙上,但没有正式的投影银幕),王则在投影银幕前加一层固定的纱网。

数位输出的照片中,包括王小时候跟父母出门游玩,在海边留下的照片(重制后放大,与一张海的空景并列)。创作者童年的特别经验,变成后来重要的创作泉源后,也让她开始从同时代的历史寻找资料,从图书馆典藏的旧报纸社会新闻验证自己的童年经验,是否也可能是许多人共通的回忆。

在主投影幕的背后,则是一支在海边焚烧三角造型物的影片,当造型物失去本来形状,只剩下燃烧残骸的时候,天也亮了。影片中只有海浪声映衬燃烧过程。本影片又与同一面墙板后面,包括浮空投影在内的幻灯片、影片呈现对应关系。

两个空间里,声音的对应回荡

从E展间穿过「拱廊」与黑布,参观者看到的则是高悬在F展间的十余支监听喇叭,这些喇叭多声道分别以六声道、四声道与两声道(以及展场角落的重低音单体)组合方式,排列在展场的三个区。观者终究会发现这个展间的空间布置,尤其「作品」的尺寸,与上一间展间其实完全相同,只是本展间原本是「摄影作品」的位置,只剩下墙上投射的纯白。或许在前面既提到苏格兰后摇,又提到蒸气波美学,在另一间展间映衬这些白色的声音,会被许多人想像成别的元素,但出乎意料地,王为多声道音响选用的音乐,是希腊裔法国作曲家协纳奇斯(Iannis Xenakis,1922-2001)的打击乐作品Okho(1989)。这首纪念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的委托创作,一开始写给三面非洲鼓,并且不限以双手演奏,演奏者可以使用鼓棒击槌乃至日用品发出声音。因应多声道展场,王特别找来演奏者演奏,再把录音片段以类似随机的方式分配道不同声道上,产生鼓声并未再套用其他音响效果,却像回音一样在空间中回荡的错觉。这样的安排可以解释成作者刻意在同样的空间规划中营造疏离感,但也可以解释成一种利用视觉暂留原理,拉紧放松卡纸两端的橡皮筋,让卡纸一面的小鸟「关进」卡纸另一面鸟笼里的老玩具。如果笼子与鸟互为表里,刚才在E展间看到的旅程,到了F展间一片白色的空间与此起彼落的非洲鼓声中,又留下何种视觉暂留?那可能就是somewhere nice之一。

由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举办的台新艺术奖,邀请九位不同领域的提名观察人,搜集、发掘,深入研究各种面向的当代艺术展演,并於网站发表评论,本刊精选单篇刊登。如欲读更多评论,请至ARTalks专网talks.taishinart.org.tw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