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剧

科技虚拟vs.自然实体 「偶」现奇幻梦境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挺w国图宾根形体剧团《穿越真实的边界》

(陈又维 摄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台湾宜兰生根发芽并走向国际的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在剧团於2019年成立满20周年之际,大手笔投入人力经费,邀请以诗意与暗黑童话为风格的德国图宾根形体剧团(Figuren Theater Tübingen)合作,费时3年完成跨国作品《穿越真实的边界》。由从东方的《山海经》与西方波赫士《想像的动物》两本经典出发,摸索各式材质与操偶的可能,打造属於现代虚拟与自然共存的社会里,游走在恐惧、幻想与现实之间的奇幻梦境。

2021 NTT-TIFA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挺w国图宾根形体剧团

《穿越真实的边界》

4/1718  1430

4/17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

INFO  www.npac-ntt.org/program/events/c-smOuqKbhRD1

绿油油的藤蔓与植物勾缠住因天灾而被弃置的建筑,人们带著恐惧的想像,不敢轻易接近。这些人类避之唯恐不及的废墟,却是自然的修复与重生之地,植物与动物慢慢回归,鬼域或乐土,废弃与新生,相辅相成。

「废墟」,是无独有偶20周年跨国制作《穿越真实的边界》舞台上的重要意象。「可能因为妖怪题材也会让我们想到废墟吧……很多被遗弃的人工物品被植物包覆住,像是在说,无论我们再怎么躲到梦境的世界,我们其实都还是踏在最真实的现实。」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至今已成团22年,「我们想走出偶戏的当代性。」总监郑嘉音深信,偶戏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一个有力的叙述媒材,而在数位与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此刻,如何让作品反映现下的社会景况,是剧团一直思考的问题。因此当剧团在2019年迈入20周年的时刻,她选择自创团初即想碰触的《山海经》为发展题材,邀请同样师事德国悬丝偶大师亚伯特.罗瑟(Albrecht Roser)的大前辈、德国图宾根形体剧团的导演法兰克.索恩乐(Frank Soehnle)合作,希望一起回到人类心灵的起点,创作属於这个时代的妖怪与奇兽。

究竟人类为什么需要这些想像中的、未知的、奇异的生物?两位主创者在不断论辩之后,认为与其将远祖创造出的生物立体化,何不抽取其妙想精神,让这些恐惧、欲望与信念的载体,在现代的媒材与社会氛围下,长出新的骨肉。

「决定做这个主题以后,我们发现台湾的剧场、电影也好像不约而同有这样的趋势,应该算是艺术工作者对时代脉动自然产生的一个事情吧!」郑嘉音表示。此刻的世界充斥著各式各样的价值观,看似各自完整,彼此却多有冲突,「有一点像是魏晋南北朝,传统社会的结构理论与价值正在变动……网路兴起之后,人们可以即时同步得到全世界新的学派与理论,大家已不能满足於单一系统或哲学解释的世界。」而在科学、结构或理性无法解决某些问题时,就是玄学与神怪发芽的空间。

(陈又维 摄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 提供)

疫情调味的跨国共制

谈起与法兰克的第一次相遇,郑嘉音依旧历历在目,那时她仍在美国念书,看了法兰克到纽约演出的作品《Flamingo Bar》后,被那些灰白色调、鲜少色彩,有如从地底或地狱舞会中爬出来的偶,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些偶是集合了你的某种恐惧,被形象化的感觉……像是触及到梦境里看到的世界。」

在最初的计画里,自2019开始的3年期间,法兰克与图宾根形体剧团成员每年皆会短期驻台工作,但疫情影响下,外国工作者来台需要14+7天的隔离期,评估效率与成本后,不得不妥协调整为线上工作模式。幸好在计画初期,法兰克与演员克里斯提.克罗兹纳(Christian Glötzner)已在宜兰与台湾团队密切工作半个月,在偶的材质尝试与主题的延展上有许多讨论与共识。他们使用回收再生的人工制造物,与自然界的植株并置於舞台上,在偶的材质上,直接反映现代生活里不可或缺的元素。「网路社交媒体带来了新的恐惧,比如说很在意观看人数与流量,但同时我们也必要面对最真实的现实——再不好好保护环境,地球就要沉沦了;不用想著要便利的生活,光是一个病毒,就可以把我们击垮。」

科技时代下的偶戏媒材

德国的伙伴返国后,2020年第二阶段进行的素材梳理,加入了文本构作伙伴陈弘洋,将原先由德文、中文与意象交会的片段叙事,去芜存菁地串连出一个合适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演出的规模。「语言在这里有点像是服装、舞台或灯光,是其中的一个元素,不是传统文本先行的状态。语言也是剧场的媒介跟素材……蛮幸运有弘洋这样一个角色。」郑嘉音说。在《穿越真实的边界》里,6个操偶人自身即为角色,每个人的担忧与恐惧,搭配代表4个不同视角:植物、虫子、大众、监控者等观点的即时投影技术,透过各种语言模式:独白、报导、对话等,营造演出者与观众心理距离的远近感,让超现实幻兽得以瞬间跳跃在梦境与写实之间。

在影像使用方面,团队则试著以操偶的方式去拉大、缩小与旋转影像,与实体偶进行意象上的对话。「影像这次等同是操偶人及演员,这出戏有很多从演员自身去长出来的东西,所以影像也要在他的专业范围内去呼应题材,排练时需要全程都在。」相较於影像上的突破让团队充满兴奋,AR在剧场里的应用就让团队与合作的华梵大学摄影与VR设计学系吃足苦头:由於奇幻偶形大多难以界定其在现实世界中对应的生物,因此在数位扫描与动态转化上,需要更多步骤与尝试才能完成。AR虚拟偶将会悬浮出现在入场等待区的几处角落,透过装置与观众互动「等到进入剧场后,场外看到的AR生物会变成真的戏偶,由真人把它『演活』。」嘉音说「我们希望这样的并置是有趣的,操偶师也必须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不然以后都用电脑操偶,操偶师就会被取代了。」她以俏皮的口吻下了注脚。

(陈又维 摄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 提供)

3年炖一出好戏

3年,说长不长,但对演出收入只能支应执行,尚未能顾及研发开销的创作者们来说,能够用时光细火慢炖一出作品,弥足可贵。「我深深感受到幸运与这次机会有多么珍贵,我看著这3年来作品的变化,累积很多很多的素材,虽然最后可能只用了20%,但剩下的80%也完全不会浪费,可能会在下一个作品里出现,而且比较能好好的选择,不是时间到了必须被迫做选择。」对郑嘉音而言,3年是一个舒服的状态,不论是素材的累积,或是作品适时地该开放给观众评论。至於这个作品是否会在疫情结束后,继续有机地生长下去,「我们不排除未来请法兰克再来的可能,他在这里跟不在这里,这出戏的长相势必真的会不一样。」

一如恐惧与困惑会触发人类在梦境里的奇思妙想,但也正因为形象化了这些情绪,人类也有了面对与处理的勇气。《穿越真实的边界》带著图宾根形体剧团的诡谲风格,融合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的温柔且热情入世的诠释,在科技与手工之间,为观众群刻画一场洗涤现代人类心灵的梦幻迷境。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