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剧

透过手机《洗头》 张刚华继续探索人与人的亲密接触

作为一个艺术计画,《洗头》自2018年以来,持续以不同形式呈现。 (蔡耀徵摄 台北表演艺术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2018年展开的《洗头》,是艺术家张刚华一路发展的创作计画,从工作坊、田野调查、社区剧场展演,其核心是透过「洗头」时人与人之间的短暂亲密接触,与人互动,艺术家也藉此过程回身思考自己的身分认同。但在疫情限制下,「接触交流」的模式转换到线上,这次台北艺术节的演出,张刚华以手机为媒介,透过「参与式展演」与「讲座式展演」两种形式,试图让两个部分能够彼此对话,成为一个完整的论述。

2021台北艺术节《洗头》

9/189/26

线上观赏

近年台湾的表演艺术生态,至少有两种趋势,一是「更长期的发展计画」,不一定以单一作品的单次演出为目标,拉长调查、创作与修正等历程;另一则是演出形式不局限於常见的剧场样态,更有行为艺术、展览等方式的介入,呈现更多元、更跨域。而明日和合制作所核心艺术家张刚华本次於台北艺术节推出的《洗头》,就拥有以上两种特质。

《洗头》其实是个「计画」。起点是2018年的《亚当计画—艺术家实验室》,以「洗头」为方法与其他参与艺术家进行工作坊;2019年,发展为田野调查艺术计画,获「海外艺游专案」前往泰国、菲律宾等地驻村,并有阶段呈现。直至2019年的大稻埕国际艺术节,才以社区剧场的方法进行展演,命名为《洗头:跟我说一个故事》;后续也持续桃园、台北等地的东南亚社群发展,迎来本次的《洗头》,将以线上方式进行,并采「参与式展演」与「讲座式展演」两种途径来传达创作理念。

《洗头》排练照。 (高翊恺 摄 明日和合制作所 提供)

从「洗头」开始的艺术想像与自我实践

张刚华并没有预期「洗头计画」的发展,也没预设会以任何剧场方式呈现。他明确定调:「这是以田野调查的艺术实践作为方法。」并且,他也在思考:「艺术家能不能不以一个实体展演为目标去生产?」於是,「洗头计画」并不一定要透过田野调查去完成一个文本,或是为了展演而有框架,他更希望能够因不同的时空环境诱发可能与方法。这更回应著张刚华近年对艺术创作的理解与想像:「需不需被剧场方法局限?」他认为:「自己愈来愈理解,我想追求的艺术展现,没办法在剧场被满足,同时也似乎与目前主流的美学有些打架。」

在这样的脉络下,2019年的《洗头:跟我说一个故事》既有点意外也发展得理所当然。其设计出社区剧场的架构,让洗头得以转移时空背景,继续去搜集属於大稻埕的故事。这种开放的参与式创作,也替张刚华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艺术形式。此次的展演除了在那个当下能碰触到不同类型、背景的观众,甚至也带动观众与表演者於演出结束后,交换身分,开启作品框架外的互动与交流。对张刚华而言,在此次展演之前,自己多半是和田野调查对象(也就是理容院内的人)互动,但《洗头:跟我说一个故事》让他开始思考:有没有可能回归到人与人之间的接触。

这种透过某种行为进而启动的接触,也与张刚华个人的性格产生呼应。他认为自己是个怕生的人,洗头反而是找到一种方式,和不熟悉的人产生互动。同时,也让他在与参与者接触的过程里,逐渐形塑出自己的反射,并且开始琢磨这些故事和自己的关系,例如从自己的身分是男同志、印尼出生、艺术家等,而思考身分认同。因此,这个从「洗头」开始的艺术想像,通过自我的对应与实践,也找到更核心的探索。

艺术家张刚华 (高翊恺 摄 明日和合制作所 提供)

用「暂时性的亲密」转动展演形式

COVID-19疫情打搅了整个剧场展演的时程与规划,但似乎也让张刚华於不得不的妥协里找到《洗头》的其他视角——当《洗头》必须转为线上演出,什么样的媒介能够达到与「洗头」类似的效果?以及,通过这个媒介,我们所获得的到底是什么?於是,他选择了智慧型手机。

张刚华用「暂时性的亲密」作为《洗头》的核心,认为这是洗头的人和被洗头的人在这段时间内产生的关系,其中包含了水、洗发精的气味,也有按摩、搓揉等触碰动作,同时在这段时间内,可能会和另一个不熟悉的人产生互动,说不一定会在其他场域里说的话,形成私密的、亲密的经验交换。他甚至说:「洗头并不是最重要的。」这个过程所产生的对话与关系,才是《洗头》最希望探索的,因此「洗头」本身是可以被替换的。手机在当代的功能,似乎也正展现了这种能够隔著萤幕与他人展开不一样关系的状态,於文字、图片等的传送中,与不熟悉的人产生很特别的距离感,似远若近。

《洗头》将运用Google Meet会议软体达到「参与式展演」与「讲座式展演」两种形式,试图让两个部分能够彼此对话,成为一个完整的论述;也就是,以手机为媒介,让观众各自所处的物理空间作为剧场,强调艺术家与所有观众「共时」,藉参与完成艺术家与观众间的协作,这种集体共创文本的私密体验也将成为「讲座式展演」的内容。

这也恰好反映了疫情时代之下,手机展现的某种功能:能够连结人与人之间。张刚华认为自己的作品会因为空间和载体的不同而不同,「在何时何地发生,是重要的。」於是,在这个时期做《洗头》,也想体现疫情在台湾社会的身体感。线上展演并不是个替代方案,成为「洗头计画」发展的一环。张刚华将「洗头计画」视为一面镜子,能够在每个时刻照出不同东西,此时亦是。而他在发展不同艺术创作的同时,也会持续照著这面镜子,他说:「直到对镜子照出来的东西不再让自己兴奋为止。」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24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