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伴她 天王其实是宅女 乐享与家人「做阵」的戏班时光 |
郭春美
郭春美(林韶安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她扮戏 戏伴她╱歌仔戏天王郭春美

#戏伴她 天王其实是宅女 乐享与家人「做阵」的戏班时光

在郭春美的现实人生中,她是一位母亲、妻子,上了台又是让戏迷为之疯狂的俊俏小生;而担任团长的她同时要处理剧团大小事务,维持剧团营运,忙里忙外,所以不演戏时,她就是标准窝在家的「宅女」。出身歌仔戏世家的她,坦承之所以选择演戏,是为了能与家人有「做阵」的时间。而从小在父亲严格训练下长大的春美,如今有女儿孙凯琳继承衣钵,严格督促之外,也透过沟通与信任,与女儿建立起姊妹般的情谊……

by 游富凯、林韶安 | 2020-03-01
第327期 /2020年03月号

在郭春美的现实人生中,她是一位母亲、妻子,上了台又是让戏迷为之疯狂的俊俏小生;而担任团长的她同时要处理剧团大小事务,维持剧团营运,忙里忙外,所以不演戏时,她就是标准窝在家的「宅女」。出身歌仔戏世家的她,坦承之所以选择演戏,是为了能与家人有「做阵」的时间。而从小在父亲严格训练下长大的春美,如今有女儿孙凯琳继承衣钵,严格督促之外,也透过沟通与信任,与女儿建立起姊妹般的情谊……

春美歌剧团×金枝演社《雨中戏台》

4/23~24  19:30

4/25~26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6/13  19:30

6/14  14:30

高雄 大东文化艺术中心

INFO  02-88669600、07-7436633

午后,金枝演社位在八里的排练场正紧锣密鼓地彩排,场上整排的是今年台湾戏曲艺术节的旗舰制作《雨中戏台》。歌仔戏天王小生郭春美一身轻装,认真地和饰演樊梨花的简嘉谊对招。此次在《雨中戏台》里,郭春美除在戏中戏里扮演薛丁山、《杀子报》的徐秀娘、《雷峰塔》的许仙和飞贼黑鹰外,更饰演一名专演歌仔戏小生的现代女姓,故事年代跨幅之大,角色造型变换之多,即使连歌仔戏天王小生也颇有压力。

在郭春美的现实人生中,她是一位母亲、妻子,上了台又是让戏迷为之疯狂的俊俏小生;除了演员的身分,担任团长的她同时要处理剧团的大小事务,维持剧团的营运。舞台下的真实人生,成为天王小生迷人的另一道风景。

辛苦与温暖共筑的童年回忆

郭春美出生在歌仔戏世家,她从小便开始演戏,问她是否记得第一次登台演戏的情景,她说早已不记得。小时候的她很喜欢表演,尤其是爱模仿当时最红的猪哥亮和艺霞歌舞团,搞怪又可爱的模样,时常逗乐父母和其他团员。尽管拥有班主女儿的特殊身分,春美刚开始登台时也是从囝仔、太监和旗军做起。等到正式接触歌仔戏表演,她说应该是从做三八和三花开始,因为「这毋免(m̄-bián)身段,出去就唱流行歌,是要训练妳敢在台上开口讲话。」

春美十三岁开始正式演小旦,十六岁便成为家族戏班的当家小生。她还记得,当时搭配她的小旦是自己的姑姑,结果台下观众抱怨小旦年纪太大,看起来与小春美不搭。阿公生气观众批评自已的女儿太老,还不高兴地说:「是我们家春美太少年(siàu-liân)啦!」

春美说,早期的歌仔戏生态是演员多、剧团少,加上当时戏路也多,戏班都会找一个专门开车的,载著全团到各地演出。春美形容以前的戏班生活,很像开一间搬家公司,所有人坐上卡车,每到一地就开始卸车、装台、演出;戏散场后,再拆台、装车,然后前往下一个地点,每四、五天就要搬一次「家」。我好奇问她,这样四处奔波的戏班生活,会不会觉得辛苦?她说,辛苦当然是有,若是遇到装完台的时间太晚,找不到地方洗澡睡觉时,大家就会抬水到戏台上冲澡,有时吃、睡也都在戏台上。

父母成立「艺人少女歌剧团」时,春美正在读小学,她坦言,选择演戏,是为了能与家人有更多相处时间。看似辛苦的童年成长经历,在小春美的眼里更多是觉得好玩,除了能与家人在一起外,最开心的是坐在正在移动的车顶上,远远看到前方有芒果树时,便大喊:「小心喔!前面有芒果喔!」每个人虎视眈眈,等车子经过时摘芒果。戏班四处奔波的辛苦生活,交织著和家人「做阵」(tsuè-tīn)的温暖时光,共筑春美的童年成长回忆。

郭春美与女儿孙凯琳。(林韶安 摄)

严格家庭教育 打造情同姊妹的母女情谊

父亲(郭朝明)在春美学戏的过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父母对於戏场是非常严格的,绝对不会让我在台上随随便便演。」她说小时候有一次和团里的一个小孩一起出场,结果对方忘词害她愣在台上不知所措。一下场,父亲就在后台等著她,准备狠狠踹下去,好险众人把父亲拉住。因为是班主的女儿,父亲对春美的要求异常严格,即使是别人在场上出错,在她父亲眼里,也要懂得去帮助其他人。经过这次的事件,春美对于演戏的态度十分严肃,只要跟戏场有关,绝不随便马虎,力求做到完美。而父亲对她的教诲,也深深影响她教育下一代的态度与方式。

在排练场里,春美和女儿孙凯琳的互动如同姊妹,两人时而相互拥抱,给待会要上场的对方加油打气;有时鞋带掉了,春美就像个任性的小孩走到凯琳面前,把抬腿放在凯琳身上,而凯琳连看也不看竟自动帮忙绑好。别看这对母女的相处模式羡煞旁人,春美坦言,自己对凯琳的教育是相当严格的,尤其是演戏这件事。

有次,凯琳不小心在台上唱错,春美气到拿著马鞭在下场门等著她,尽管凯琳哭喊:「妈妈你别生气,我以后不会给你败戏场(pāi-hì-tiûⁿ)了!」春美忍著心中的不舍,心痛地对凯琳说:「我气的是,妳明明做得到,我知道妳做得到,可是妳就是爱玩,才会在台上出错。」曾有段时间,春美的严厉让凯琳心生怨言;但春美也知道孩子长大了,「现在都是用私底下好好跟她说,凯琳好的地方就是她会接受,会听懂道理去接受,下次不会再犯。」

身为一个母亲,春美很清楚要让女儿知道,自己是个讲道理的母亲,凡事都要以身作则,尤其春美十分孝顺父母,这让子女产生信任和尊重。她提到之前凯琳想要刺青这件事,虽然自己一开始极力反对,但凯琳对她说:「我绝对不会做妳不喜欢的事,虽然我心里会难过,但我不会做让妳担心的事!」春美当下听了十分感动。经过长期沟通,春美反而帮著女儿一起去说服先生;也因为如此,母女之间的相处没有秘密,更多的是信任。春美直言:「或许是因为从小我的母亲就是一个女强人,而我看到别人母女相处的时候就会觉得很羡慕,如今做了母亲,就希望能和自己的小孩打成一片。」沟通与信任,是春美一家感情融洽的关键原因。

天王小生竟然最爱宅在家里

「我就是宅女啦!」春美如此称呼自己。

平时不演戏时,她最常做的事就是待在家里看电视,「朋友常常要我多去外面走走,我想说,去外面看山、看水,那在家看电视就好啦!」问她宅在家里有没有追剧,她兴奋地说:「吼,看到头壳坏掉!我以前和我先生爱看港剧,都说这集看完就要睡了,结果一看就看到天亮,身体受不了,我就说以后不能看了,看到人都戆戆(gōng-gōng)!」

春美说,自己不爱出门的原因,除了怕坐飞机外,「先生开车开太快」竟也是原因之一,但最主要还是因为出门常不知道要吃什么。她笑著说,有次和先生去逛垦丁大街,绕了一圈,结果竟然跑进便利商店吃便当。这不是说春美挑食,她解释:「小时候在菜市内场看到动物内脏,就会想到屠宰的情景,觉得不忍心,久了也开始排斥味道。」因为小时候的阴影,春美平时不吃猪、牛、羊等大只动物。但聊到春美最爱吃的,那绝对是乌鱼腱。 

「我很爱吃别人烤好的乌鱼腱,朋友有次买一千颗给我,我就放在放冰箱,要吃就拿出来烤,当作零食在吃。」春美后来健康检查才发现,自己平时吃太咸,肾脏健康情况不是很好,现在才学会节制。春美说,自己其实很算好养的,「我妈就说我很好养,只要有咸的配菜可以下饭就好。」她又忍不住补了一句,「像我先生就很难养,这不好,那也不好!」

子女的成就是母亲的骄傲

二○一二年,春美以电影《龙飞凤舞》入围第四十九届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此后,陆续有许多电影和电视剧的邀约,由于剧团在南部的演出忙不过来,加上太累身体受不了,春美都予以婉拒。问她有没有想过退休之后的生活,春美表示,现在慢慢开始在培养凯琳承接团务,希望有天能独当一面。她曾经告诉凯琳:「打通关节对於戏路来说很重要,不要口气不好,嘴巴要甜一点,要懂得处理人际关系,不要等我退休还要帮妳弄戏路!」话虽如此,为了帮凯琳成立粉丝团,春美也主动和凯琳的戏迷保持热络的互动,结果两人竟然成为好友,「凯琳还怪我把她戏迷抢走!」

凯琳从小跟在妈妈身边,同样在戏班长大,现在不但成为剧团的主要演员,拥有自己的粉丝团,去年也以《聂彩霞的心》入围第三十届传艺金曲奖「最佳个人表演新秀奖」。看到女儿现阶段的成就,春美的眼里透露骄傲,她欣慰地表示:「有时候,当妳遇到挫折的时候,也会心灰意冷,但是妳看到自己的子女很乖时,感觉这一切都值得了。」

郭春美与女儿孙凯琳。(林韶安 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1964年生于高雄,从小在父母经营的「艺人少女歌剧团」成长,13岁开始演小旦,16岁成为家族戏班的当家小生。
  • 后加入河洛歌子戏团拍摄电视歌仔戏,以逍遥公子「白云天」一角风靡全台观众。精致歌仔戏发展时期,在河洛演出《卖身作父》、《太子还朝》等多部舞台作品。受到刘钟元团长启发,于2000年回到高雄,将家族戏班改为「春美歌剧团」,把剧团带向民戏与文化场并重的发展方向。
  • 2012年以电影《龙飞凤舞》入围第49届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2016年至2019年,连续四年入围传艺金曲奖「年度最佳演员奖」;2019年,春美歌剧团获第30届传艺金曲奖「最佳音乐设计」和「最佳传统音乐影音出版」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