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倒众生——郭春美与歌仔戏的百变魔力 |
《我的情人是新娘》
《我的情人是新娘》(春美歌剧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她扮戏 戏伴她 她扮戏 #郭春美 歌仔戏天王

倾倒众生——郭春美与歌仔戏的百变魔力

戏迷总是说舞台上魅力十足的小生是「目尾牵电线」,说的正是那靠一双电眼、颠倒台下众生的奇幻魔力,而扮相俊俏、气质亦正亦邪的郭春美,更是个中高手!从电视歌仔戏《义薄云天》里的逍遥公子「白云天」,到河洛精致歌子戏中从反派到深情的小生,再至自身团队推出的胡撇仔风角色——或游走黑白的飞贼,或日治时代文青,或当代企业菁英,或古代英勇将军,总是让戏迷心醉臣服,痴情相随……

戏迷总是说舞台上魅力十足的小生是「目尾牵电线」,说的正是那靠一双电眼、颠倒台下众生的奇幻魔力,而扮相俊俏、气质亦正亦邪的郭春美,更是个中高手!从电视歌仔戏《义薄云天》里的逍遥公子「白云天」,到河洛精致歌子戏中从反派到深情的小生,再至自身团队推出的胡撇仔风角色——或游走黑白的飞贼,或日治时代文青,或当代企业菁英,或古代英勇将军,总是让戏迷心醉臣服,痴情相随……

一向自诩为资深观众,经常游走内外台各剧场,年年观看场次每每破百。但为自身懒怠所限活动场域多只执守北部,对南部诸天王风采的认识起步既迟,所知亦少。廿几年前(一九九八年)追著「河洛歌子戏团」精致歌仔戏的足迹,在台北中山堂看了出《卖身作父》,惊见剧中任性骄妄、终至发狂的副生李铁英极具吸睛磁力;虽是个大反派,扮相却十分英挺帅气,尤其是带著几分邪祟神色的勾魂电眼,让时犹青壮的笔者甘心立马被圈粉!事后研究癖上身,仔细追索方知扮演者是早享令誉的小生郭春美,曾以电视歌仔戏《义薄云天》里风流俊逸、侠义多情的逍遥公子「白云天」一角风靡全台。于是,此后不只追戏还要追星,认真看遍她在河洛时期的大型舞台公演。

河洛舞台:从反派副生到分庭抗礼

初登河洛舞台的郭春美被定位为二线主力,且多扮演负面反派人物;她却总能让观众纵使百般不认同剧中角色的作为,仍不免莫名涌现诸多无奈与怜惜。《卖身作父》的吕铁英为求荣华富贵不惜弑亲,天良尽丧,但看到他最后无法面对真相发了疯的凄凉,怎不教人揪断心肠!《新凤凰蛋》的马腾云,是贪婪奸诈的钦差大臣,观众心里明知其恶,却怎么也没法对台上那张瞪著大眼、带著痞痞邪笑的脸庞生气。

观众好感投射力量强,场上扮演的角色身分也不再受限:《秋风辞》的太子刘剧满腹韬略,性格优柔寡断、难全忠孝,徒留英年早逝的悲剧;《台湾,我的母亲》的刘金汉从鲁直的罗汉脚,被逼得只能拿起武器反抗东洋番。到了号称台版《罗密欧与茱丽叶》的《彼岸花》,已经跃升并列主角之列,诠释爱上泉州望族千金的漳州望族青年陈秋生,服毒自尽的凄美下场,至今依然令人怅惘。

短短几年间,郭春美的戏路即有相当明显的层次变化,从反派但无法被讨厌的角色形象,朝向深情小生路线发展,戏路益发宽广多元。在高揭艺术纛旗的剧团里能这般受器重,实力自是不容小觑。而其在北上参与公演期间也不曾放下高雄经营的剧团本务,二○○○年正式更名为「春美歌剧团」,以其个人魅力形塑出奇情华美的胡撇仔风格最是特色。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