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歌作曲者程懋筠先生。(颜廷阶 提供)
里程碑 Milestone 里程碑

不应被遗忘的一位音乐家 程懋筠(C. 1900—1957.7.31)

这个月是程懋筠先生的冥诞。程先生是中华民国国歌的作曲者,毕生投入音乐教育与创作;在抗战期间曾主持江西省音乐教育委员会,撰写广为流传的抗战歌曲、出版颇具影响力的《音乐教育》月刊,并亲率音教会抗敌歌咏团深入穷鄕僻壤,积极宣传对日抗战。在大陆学人开始对程先生进行硏究的同时,远在黑龙江的牛广杰先生特撰此文希望在台湾及海外引起一点回响。

这个月是程懋筠先生的冥诞。程先生是中华民国国歌的作曲者,毕生投入音乐教育与创作;在抗战期间曾主持江西省音乐教育委员会,撰写广为流传的抗战歌曲、出版颇具影响力的《音乐教育》月刊,并亲率音教会抗敌歌咏团深入穷鄕僻壤,积极宣传对日抗战。在大陆学人开始对程先生进行硏究的同时,远在黑龙江的牛广杰先生特撰此文希望在台湾及海外引起一点回响。

「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这首以孙中山先生一九二四年六月十六日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上所作的训词谱曲的中国国民党党歌,从一九三七年六月三日国民党中常会通过决议,将此歌定为中华民国国歌以来,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它的影响不能谓不深,它的价値不能说不大,但它的作曲者──程懋筠先生,却鲜为人知,特别是靑年人,似乎已经把他遗忘,就连台湾天同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出版的《中国现代音乐家》一书,也没为他留下应有的几笔。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作曲家与声乐家

程懋筠先生,一九○○年生于江西省新建县大塘鄕。新建这个地方历史上曾出过不少名人,什么壮元、探花、进士、举人多达几百人。程先生的祖辈入朝为官的也不少,其父是国文教员,程先生受其家庭中国传统文化的薰陶,自幼就谙熟国学、喜爱文艺,特别是对京剧有特殊的爱好。

二○年代,程先生被长兄带到日本留学,进东京音乐学院主修声乐,两年后兼学作曲。一九二六年归国,先后在江西省立一中、二中女中任教。一九二八年后历任浙江省湘湖师范学校音乐科主任兼乐理、和声、作曲、唱歌等课教师、杭州英士大学音乐教师、南京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系主任兼声乐副教授、南昌国立中正大学音乐教授、上海国立幼师声乐教授、上海美专声乐教授等职。

做为声乐家,程先生常登台一展歌喉;作为作曲家,他先后写过各种类型各种体裁的歌曲近百首,使他名噪一时的自然是为国民党党歌(后为国歌)谱曲了。

一九二九年,国民党中央以孙中山先生黄埔训词为歌词,在全国征选党歌,程先生投稿中选,名声大震。一九三七年六月三日国民党中常会通过决议,将此歌定为国歌,于是「三民主义,吾党所宗……」的歌声响彻全国城鄕。程先生除谱写了党歌(国歌)外,还写了〈新生活运动歌〉,〈国民精神总动员歌〉、〈少年团团歌〉、〈虎岗谣〉、〈再牺牲再前进〉以及中正大学、英士大学、中华大学等大学校歌。

程懋筠先生从一九三三年开始由政府资助在江西主持江西省音乐教育委员会的工作。办管弦乐队、合唱队、并亲任指挥。他组织的管弦乐队汇集了一些当时很有名望的演奏家,如小提琴家盛雪、大提琴家张贞黻等人,演出过莫札特、华格纳等人的作品。他指挥的合唱队演唱过〈黄河大合唱〉、〈义勇军进行曲〉、〈旗正飘飘〉、〈长恨歌〉、〈海韵〉等著名合唱曲。他办音乐传习班,培训钢琴、小提琴、二胡等演奏人材。他还组织话剧团,公演《日出》、《雷雨》、《血洒晴空》等,主持江西省音乐教育委员会十多年,一九四四年解散,功劳卓著,成绩斐然。

艺术家与爱国者

程懋筠先生不只是位艺术家,也是个强烈的爱国主义者。在抗日战争期间,除积极主持江西省音乐教育委员会的工作、出版有很大影响的《音乐教育》月刊外,还写了大量广为流传的抗战歌曲,如:〈抗敌救国〉、〈抗日军歌〉、〈打游击去〉、〈当兵去〉等。一九三八年日寇陷南昌,程先生率领音教会抗敌歌咏团,转辗深山小县,宣传抗日,坚持在艰苦的条件下出版音乐刊物,并亲手写出很多有分量的音乐论文,对全国抗日宣传工作起了积极作用。

抗战胜利后到五○年代初,程先生的音乐活动,没有太大的作为。一九五一年应兰州师范学院艺术系主任吕思百之聘,偕全家老小赴西北工作,途经西安,中风病倒,没能就任。一九五三年南归,养病于南京、南昌等地。一九五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因脑溢血病逝于南昌。

对于在中国现代音乐史上有一定影响的程懋筠先生,大陆已有学者开始对他进行硏究,我想在台湾及海外的音乐同仁、专家学者、程先生的故旧友好,当会为程先生写出好的有价値的文章来。我这篇小文只希望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文字|牛广杰 黑龙江省勃利县文化馆工作人员

广告图片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