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建会网路剧院举办表演艺术网路产业研讨,增加未来的文化竞争力。(林铄齐 摄)
专题 专题/文化「入世」观/政治性解读

被「出卖」的文化?

从台湾的「入世」协议内容谈起

文化消费市场早已充斥著西化的资讯与观念,目前政府关心的只是能不能有更多的营收与就业机会;无可计量的文化冲击,早在全球风之下遍及全台,这又岂是加入WTO的原罪可以盖棺论定?!

文化消费市场早已充斥著西化的资讯与观念,目前政府关心的只是能不能有更多的营收与就业机会;无可计量的文化冲击,早在全球风之下遍及全台,这又岂是加入WTO的原罪可以盖棺论定?!

截至去年底,当政府正式宣告全国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这号称现今最重要的国际经贸组织──之后,国内部分媒体才开始针对这项议题一窝蜂地搜集资料,企图在各项产业冲出世贸组织竞赛的起跑点前,评估台湾未来的经济实力(例如十月号的《数位时代》与十二月号的《天下》杂志)。然而,对于这项进行已有十余年的重大经贸政策,国内各项产业界甚至相关媒体,几乎处于被动无知的状态;对于以产业角度思考文化生态及表演艺术生态的人来说,这不仅是焦虑,更担心国人在这个领域的优势,是否早已在政府对外进行的两百多场咨商会议和十几次的工作小组会议里被「出卖」或「忽视」。

文化界不是「产业」,所以「自动消音」?

加入WTO的入会协议里,究竟有没有影响国内文化界的谈判与承诺? 《民生报》去年十一月廿六日的社评表示,政府对入世之后的经济冲击尚无完全准备,而对于文化影响,国人也毫无警觉。文中提到加拿大曾在WTO的谈判协议里,坚持将「文化产业」排除在贸易约定之外,曾遭受美国很大的压力,甚至威胁。因此在艰辛的谈判过程里,他们质疑文建会是否有向谈判的代表提出保护文化产业的要求,而对谈判结论中没有「文化」的项目,也深感不解。《数位时代》企划人王小凤根据她的访谈经验表示,台湾承诺加入WTO后的五十五项入会法案(其中十四项已经经由立法院通过),是透过各行业公会或业界领袖向政府主动反应、长期沟通,所累积下来的结论与修正。而经本刊电话询问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的国际处之后,该处对外谈判的协议条件,的确是由该处咨询管理国内各项产业的政府机关,经各单位与市场调查对话之后,再予以汇整而来。至于与文化相关的部分,主要为行政院新闻局管辖的电影与出版业务;未来由于相关业务将移转文建会处理,因此对话单位才会改为现在的文建会。

从经济部国贸局网站公布的WTO资料来看,其中关于特定服务业的承诺事项里,的确有第十项的「娱乐、文化及运动服务业」;然而文中除了提到允许外国人来台设立新闻通讯社与提供相关服务消费,与开放部分运动与娱乐服务业,以提升运动产业外,并无其他与文化界相关的具体因应条文。其实,这意味著国内文化界仍未形成产业之象,也无市场之局,而各类文化事务经营者也没有具体的共同公会或代表,足以与相关政府机关抗衡对话。根据政府评估,与文化界相关的开放电影市场与修正出版法等等,反而对短期的电影产业,有相当的助益,而对出版界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或许原因在于台湾国片市场早已被好莱坞等外片打得抬不起头来,文化消费市场也早已充斥著西化的资讯与观念;政府关心的只是能不能有更多的营收与就业机会,无可计量的文化冲击,早在全球风之下遍及全台,这又岂是加入WTO的原罪可以盖棺论定?!

绑手绑脚,无以独立

目前加入世贸组织的会员国计有一百四十四国(含我国与中国大陆),未来著作权的保护将扩及世贸组织所有会员国的外国人,以往国人无偿使用与我国无著作权互惠国家(如日本)外国人著作的情形则将有所改变(注)。这点,对于习惯拼贴使用音乐、图片的艺术创作者,或许会有些微的影响。在台湾「入世」后两年内,我们仍然可以免费使用,但未来透过著作权团体的仲介,所有使用者都必须付费;尤其是翻译或其他创意非单纯重制的著作衍生物。

没有直接相关的让步与承诺,台湾文化界是否可以就此自外于「入世」后的社经战局,尽管保持「中立」呢?恐怕不然。单单为「入世」筹设的「政府采购法」,虽然宣称有限开放国内六十亿公共工程的招标,并为了杜绝国内黑白两道操纵工程营建的弊端,却是彻彻底底影响国内倚赖政府补助的表演艺术界,处处绑手绑脚、苦不堪言。文化既无产业后盾,无法成为政府政策的「先锋王牌」,但也无法就此「闲云野鹤」、独营生计,于是当各项产业热闹哄哄地展开「入世」仪式时,文化界似乎还不知自己该守、该拜的庙门在哪里?

市场开放后的隐忧

《自由时报》文化记者黄国祯忧心地指出,他担心WTO造成「认同化」的问题。台湾长期浸淫西方资讯教育,传统的台湾美学早已被束诸高阁、不受重视;如今电影、广告、录影与教育这四大项影响文化甚钜的文化传播媒体市场,即将大幅度开放,将来所谓的台湾传统艺术,会更不容易市场化,更被当作小众而稀有的文化遗产保存,造成没有台湾文化认同的遗憾。同样地,长期在线上观察文化生态的《民生报》记者于国华,主张文建会应该及早提出具体的文化政策,在经贸市场全面开放之前,稳定台湾的文化主张,但他目前还没有感受到文建会有什么宏观的规画。

在台湾的「入世」协议书中,政府承诺以创始会员国的条件,也愿意放弃所谓发展中国家的权利与保障,在没有阶段性的缓冲时间下,与各会员国平等互惠地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与台湾几乎同时加入的中国大陆,则是以发展中国家的原则,进行加入的协议与谈判。也许我们能以台湾身居世界第十四大贸易国为傲,然而,就台湾文化历史的发展来看,我们能这么急遽地承受西方数百年累进的现代化,压缩台湾文化的自然生长空间,一跃而至如欧美各已开发国家的文化自主与水平吗?

也许有人好奇,为什么一九九九年在美国西雅图的WTO谈判会场附近,聚集了八千名菲律宾人、七万名法国人、十万名西班牙人以及十万多名印度人走上街头?一九九八年,荷兰有二十几个城市组织,为了反对「世界贸易组织」,甚至还封锁一个城市的六条高速公路;同年在捷克、芬兰、雪梨、印度和瑞士,计有各种大小运动团体,发动抗争世贸组织所造成的全球化。台湾入世之后,即将有十万名农民面临失业;如今在国际事件冲击与产业经济转型为知识经济体系之际,景气创下有史以来的衰退迹象,对于台湾未来可能有的社会问题,政府不敢小觑。国外许多学者早已开始反省WTO为开发中国家所带来的祸患,例如增加国家债务、环境污染、爱滋病例扩增、失业率提高与生态破坏等等,在台湾,则将因「入世」而有更多两岸之间的认同问题和经贸往来关系的拉锯与协商。文化人是否只该担心自己的「饭碗」,钻营自己的专业而已?正如黄国祯所说,救援台湾文化面临「入世」后的冲击,并不是一个文建会能完成的事;这样的百年基业,除了靠政府等组织单位长远的经营规画之外,我们还需要文化人的视野与眼光,关照台湾社会的角落,积极找出値得凸显的议题,而非让经贸资本的工具性话题,掩盖了文化人应有的主张与声音。

注:华惠英著,《迎接WTO时代》,第90页。2000年十月,联经出版公司

参考网站资料:www.trade.gov.tw

                           www.moea.gov.tw

 

(本刊编辑部 傅裕惠)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