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永丰忧心加入WTO可能带来的冲击。(白水 摄)
专题 专题/文化「入世」观/产业面解读

且喜且忧的警世寓言

试从表演艺术产业角度看「入世」影响

对国内表演艺术界来说,加入WTO后的影响与省思,既非杞人忧天的空谈,也不是「明天会更好」的福音,却像是一则警世的寓言,提醒我们及早为产业开放竞争做好准备。

对国内表演艺术界来说,加入WTO后的影响与省思,既非杞人忧天的空谈,也不是「明天会更好」的福音,却像是一则警世的寓言,提醒我们及早为产业开放竞争做好准备。

台湾向来以经贸为发展主轴,在加入WTO之后,商机更丰、竞争也更加激烈的国际市场,也将吸引国内更多产业的投入。以消除国际贸易障碍为宗旨的WTO之成立,其实正具体而微地反映了自由贸易与开放市场的潮流;在世界经济强权的主导下,全面进入众多已开发和开发中国家的各种商业活动。即使是消费性格并不特别突出的文化领域,也难以自外于此潮流,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 )的统计指出,在过去二十年间,国际间的文化产品贸易总量已经成长了五倍之多。由此观之,这波市场全球化的效应,是否也将在台湾表演艺术界发酵?

市场全球化与文化产品输出

从「产品输出」的角度来看,云门舞集基金会行政总监傅本君表示,具有多年国际演出经验的云门舞集,早就开始注重全球市场的经营。一年当中,舞团有半年的时间在国外巡演,也经常邀请国外艺术节、展演机构主事者来台观赏云门的国内演出。在加入WTO掀起新一波关于全球化的讨论之时,除了美国与西欧地区的邀演之外,云门已经著手开发新的表演市场,陆续在东南欧、中南美洲的重要艺术场合中演出,例如在今年的巡演行程中,便包括了布拉格当代舞蹈节和墨西哥圣凡第诺艺术节。

在公部门方面,文建会除了延续以巴黎、纽约文化中心等驻外单位推介展演交流的政策之外,也透过国际间重要的节目买卖场合进行国内表演的促销,例如本月在纽约举行的全美表演艺术经纪人协会年会。不过整体而言,台湾团队成功打进国际艺术市场的例子有如凤毛麟角。除了经营与创作实力的因素之外,屛风表演班艺术总监李国修认为,并非所有类型的节目都适合发展「外销」,目前具有竞争国际演出市场能力的团体,像是云门舞集、优剧场、朱宗庆打击乐团等等,就创作类型的表现元素而言,都是属于舞蹈、音乐等不受语言隔阂影响的艺术。「台湾歌仔戏团」团长刘南芳也认为,「全球化」或WTO对台湾歌仔戏的意义不大,当务之急应是鼓励创作,像歌仔戏这么有活力的剧种,不应自限于传习,或是一心只想著要把歌仔戏带到全世界。

华文圈与亚洲艺文市场版图重整

相对地,大陆、新加坡等同属华文圈的戏剧演出市场,由于共同语言的文化因素,比起外语戏剧,在思想、情感的审美经验传递上有其优势。因此,进军大陆,不仅被表演工作坊、果陀剧场等现代戏剧团体视为拓展市场的一大生机,也在京剧界引起名角「出走」发展的讨论。积极「西进」的表演工作坊行政总监丁乃竺表示,经营华文戏剧市场事不宜迟,三、五年内若无法在对岸进占滩头堡,未来就难以在外资源源涌入、竞争激烈的大陆市场中成功生存。因此,表坊继三年前成立北京办公室之后,去年十一月再由赖声川与影界名人徐枫合资成立「枫川表演艺术公司」,为表坊在上海的发展立下据点,一方面标举以整个大华文戏剧市场为未来创作方向的主轴,一方面借由当地人的合作,以熟悉大陆宣传、行政、行销门道的运作模式来经营大陆市场,试图摆脱以往国内表演团体赴大陆进行商业演出时屡在营收方面吃亏的窘况。

新象文教基金会行政总监许博允表示,大陆经济政策逐渐开放后,东京、香港不再独领风骚,上海、北京的确已经成为许多欧美表演团体在东亚巡回演出的重点城市,同时提高了当地表演节目经纪的活跃程度。新象已与大陆方面多次合作邀请节目来亚洲演出,例如去年十一月来台的洛桑贝嘉芭蕾舞团。由此看来,两岸加入WTO,势将加速华文圈与亚洲艺文市场版图重整的脚步,如何发挥台湾的竞争力,除了少数民间单位各凭本事自寻生路之外,两厅院主任朱宗庆也提出构想,借由扩大与亚洲各大表演场地之间的联系合作,进行节目交流与联合采购,同时协助优秀的国内表演团体登上世界舞台。

国内市场的变化

不管著眼于大陆、亚洲或是全世界的市场发展,有能力经营国际演出的毕竟是国内表演团队中属于金字塔顶端的少数。然而,市场全球化的趋势犹如一把双面刃,业者纵有扩大商品市场的利基,也得面对新竞争对手的挑战,和本国市场生态的变化。加入WTO对国内文化产业的影响,已见于政府取消对外片征收国片辅导金、以及国内出版商相继被国际集团并购等案例。然而,相对于国内各界一片山雨欲来的景象,表演艺术界却显得安静许多。李国修说,WTO的意义只是彰显了「商人无祖国,贸易无障碍」的国际经贸特性,就国内现况来观察加入WTO对台湾表演艺术界的实际影响,实在显得勉强。丁乃竺也表示,在考量语言隔阂和国内表演艺术消费习惯的双重因素下,加入WTO之后,对外国戏剧来台演出的情况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不过,就艺术教学和表演的人才竞争而言,台湾艺术发展协会秘书长黄金凤指出,加入WTO之后仍会出现立即性的影响。以音乐界为例,国内教学市场的待遇优渥,早就吸引了一些俄国、大陆的人才前来,未来全面开放外国人来台工作后,竞争势必更加激烈。

此外,相对于「文化输出与交流」方面的诸多宣示和动作,文建会对于WTO与国内市场变化的相关议题却未有任何政策性的规画或宣导,更遑论跨部会分析未来WTO谈判在艺文表演方面的可能因应之道。迟至二〇〇一年的最后一天,文建会才邀请学者与艺文团体人士,赶在正式「入世」的「最后关头」办了一场「WTO之下文化艺术产业与非营利组织发展论坛」。

对此现象,李国修直言政府不应无能面对变局,从大环境来看,加入WTO在关税和外资政策产生的变革,可以促进整体经济环境的改善,间接产生活络艺文消费的契机,政府应积极动作,以民俗艺术与观光活动结合的方式,从基层开始带动艺文生态的蓬勃发展。

业界经营技能的调整

面对市场全球化,李国修与纸风车文教基金会执行长李永丰不约而同地强调,团体本身也要有发展自已特色的自信,才能建立文化自主性。李永丰指出,与其坐等政策保护,不如积极调整团体本身的经营管理体质,「让自己的剧团活下去最重要」。纸风车以演出制作、企画活动等多元化的发展为生存之道,而选择经营策略的关键在于团体得先明确界定本身的发展方向,才能针对自身的需求与环境的变化,进行经营技能的改善与调整。就现况而言,以架设网站或应用影音、传讯科技为宣传利器的做法,已广为业界所认知并尝试;然而戏法人人会变,如何在有限的经费下充分利用科技,还是得以厘清本身的市场经营策略为先。以云门舞集为例,傅本君说,在扩大观众群的年龄层的目标下,云门双管齐下,一方面透过网路讨论、购票、内容下载等方式,增强云门网站的互动性,向年轻族群招手;一方面另下苦功,整理云门之友和观众的资料,从购票者、电子报读者到网站使用者的基本资料与问卷,透过电脑统计进行庞大的资料分析,作为定位、开发观众群的依据,形成宣传行销工作的最大资产。此外,云门付给创作者版税已是行之有年,也已进行周边商品的授权,下一步则是自行开发商品制作的部门,在基金会的统筹下,云门的经营触角将更为深入、全面化。

WTO与表演艺术产业化

以云门目前的经费结构而言,主要收入来自票房,约占百分之五十,企业赞助占百分之三十五,政府补助不到总收入的十分之一。然而,在普遍仰赖政府资源分配的国内表演艺术发展现况中,云门毕竟是少数的特例。国内表演艺术界对于加入WTO的反应,其实吊诡地体现了台湾表演艺术界的产业型态尚未成形的尴尬处境。

然而,加入WTO后,政府将全面取消外资持有我国公司股权比率上限之规定,开放外资进入国内市场。因此,跨国性的艺文赞助也可以更直接地进行,知名度高的团体可望获得更多赞助来源的挹注。李永丰对此发展可能带来的冲击表示忧心,外资可能因此无形中扮演了筛选表演团体市场实力的重要角色,激化国内表演生态的竞争淘汰态势。相对地,部分原本便属于边缘化、小众的传统性或实验性的表演团体,缺乏企业赞助的情形仍将难以改善,如何针对不同性质的创作演出进行政策性补助,将对整体生态具有更为关键性的影响力。

贸易全球化的国际游戏规则还在成形之中,全球化的市场型态也仍不明朗,对各国文化市场的冲击因而也所知有限,难以精确估量。相对地,国外人才、资金的引进,对于国内艺文创作水准的提升、专业分工与市场定位的区隔,是否有所助益,也有待时间证明。幸或不幸,对于加入WTO,国内表演艺术界目前感受到的压力,似乎不如出版、电影等已然成形的文化产业来得急迫而沉重,对于产业化健全发展与市场全球化等趋势,却已经出现许多値得具体讨论的议题,以及値得警惕的前车之鉴。对国内表演艺术界来说,加入WTO影响的观察与省思,既非杞人忧天的空谈,也不是「明天会更好」的福音,却像是一则警世的寓言,提醒我们及早想像与行动,为产业开放竞争的未来做好准备。

 

(本刊编辑 安原良)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