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颗星的艺术交易 南台湾与苏格兰的《对弈》 |
《对弈》中的肢体动作加入了京剧身段
《对弈》中的肢体动作加入了京剧身段(高雄市左派舞蹈协会 提供 )
回想与回响 Echo 回想与回响Echo

五颗星的艺术交易 南台湾与苏格兰的《对弈》

《对弈》的演出并非单纯的艺术活动,而是由产、官、学联手主动出击,以量身定做的方式,包装出一段兼具艺术性与商业性的演出,是配合二○○九年高雄世运会周边文化活动的一环。虽然对于台湾观众而言,观戏经验或许比不上西方人的观戏惊艳,但这出舞剧在国际上取得的成绩,已达成其身负的宣传任务。

 

《对弈》的演出并非单纯的艺术活动,而是由产、官、学联手主动出击,以量身定做的方式,包装出一段兼具艺术性与商业性的演出,是配合二○○九年高雄世运会周边文化活动的一环。虽然对于台湾观众而言,观戏经验或许比不上西方人的观戏惊艳,但这出舞剧在国际上取得的成绩,已达成其身负的宣传任务。

 

二○○八年八月,从爱丁堡艺穗节(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传来一则新闻:由高雄市左派舞蹈协会与薪传打击乐团联手创作的舞剧《对弈》Chess,拿下英国剧场评论(The British Theatre Guild)最高评价五颗星、艺文娱乐杂志List四颗星的佳绩,创下台湾艺文团体在艺穗节获得的最高评价并于寰宇艺术剧场(Universal Arts Theatre)加演的纪录。

剧评人Jackie Fletcher在其评论中指出:「此制作之视觉效果令人瞠目结舌,服装、灯光与舞蹈融合得天衣无缝,使这场演出在美学与情感方面展现迷人的魅力。」

《对弈》在国际评论家眼中的成绩并非偶然,而是配合二○○九年高雄世运会周边文化活动的一环。

量身定做一段兼具艺术与商业的演出

回溯至二○○七年,由树德科技大学表演艺术系谢嘉哲主任所带领的高雄市艺文团队至爱丁堡夏季艺术节参访,为此计划的第一波。经过一年的筹备、征选与创作,二○○八年由左派舞蹈协会与薪传打击乐团联合成立的Dansmusician Group于艺穗节演出《对弈》是计划中的第二波。

至于第三波计划,则为二○○九年配合世运所举办的「城市艺术节」。此次《对弈》的演出并非单纯的艺术活动,而是一项具有艺术背景的商业活动。由产(左派舞蹈协会、薪传打击乐团)、官(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学(树德科技大学表演艺术系)联手主动出击,以量身定做的方式,包装出一段兼具艺术性与商业性的演出。

撷取《霸王别姬》中凄美的爱情,辅以对弈的对峙性与战争的冲突性,将观众引导至可以预期的悲剧结局。就演出形式而言,选择了相当吸引西方人的元素:炫丽的民族服装、现场英语发音叙事、神秘诡异的巨大偶戏、京剧身段与民族舞蹈。

就演出内容而言,开场沈重而缓慢的丧礼剪影,成功达到震撼视觉的效果。舞者开口以英语叙说“Do you remember?”将不懂中文的观众技巧性拉进《霸王别姬》的情节里,如同白头宫女话当年,观众与演出者仿佛曾经有过共同的传说故事,即使对这段历史不甚熟悉的西方人,透过英语的叙述,也能立即了解这段剧情的梗概;象征性强烈的巨大戏偶,转移观众目光焦点;剧末漫天洒下的冥纸,在灯光照射之下,更是营造出一股神秘难解的东方情怀。

台湾观众不惊艳,宣传目标已达成

但对于台湾观众而言,观戏经验或许比不上西方人的观戏惊艳。首先是故事的题材并无创新之处,虽然在过程中对于刘邦与项羽的关系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式,但由于预期性太高,以致对这段故事耳熟能详的观众而言缺少一点新鲜感。饰演虞姬与项羽的舞者,年纪过于悬殊而缺乏说服力,舞剧中出现的电子音乐也稍嫌突兀。

但这出舞剧在国际上取得的成绩,已达成其身负的任务。爱丁堡在每年七、八月之交,向来吸引许多敏锐的国际艺术经纪人,来自世界各地的节目虽不如爱丁堡国际艺术节(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那般主流、盛大并完整,但向来以创意与精神著名。这次演出能获得良好的口碑与赞许,对于拓展台湾表演团体知名度与高雄世运相关宣传,将提供不少助益。

这是一个目标相当明确,并且「量身定做,投其所好」的演出。一场刘邦与项羽的对弈,亦是南台湾产官学与国际艺文市场的对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