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文中与王如萍夫妻演出《小情歌》的片段,在舞台中央铺的一块几公尺见方的地毡上跳,空间有限,但是也加强了情绪的凝聚力。(纽约台北文化中心 提供 )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纽约:团员拿不到签证 林文中夫妻改演《小情歌》

亚洲三国当代舞展 也被移民局紧缩作风扫到

受邀参加纽约台北文化中心与日本协会合办之当代舞展演出的林文中舞团,原本是带团员一起演出,却因美国移民局没有核发舞者的签证,以致只有原本就有签证的编舞家林文中、王如萍夫妻入境,只得改编作品成为双人舞来演出。

 

受邀参加纽约台北文化中心与日本协会合办之当代舞展演出的林文中舞团,原本是带团员一起演出,却因美国移民局没有核发舞者的签证,以致只有原本就有签证的编舞家林文中、王如萍夫妻入境,只得改编作品成为双人舞来演出。

 

一如过去几年,纽约台北文化中心与日本协会(Japan Society)合作,趁著全美表演艺术经纪人协会在纽约开年会的时候,安排台湾的舞团在纽约表演,给表演场地主事者和艺术经纪人看。今年本来选中了林文中舞团,要让他们借此做美国首演,然而因为舞者没有拿到美国签证,只有林文中和王如萍两夫妻,因为原本就有美国签证,得以成行。

日本协会艺术总监塩谷阳子(Yoko Shioya)表示,这是舞展举办十三年以来,第一次发生类似的事情,她相当惋惜,但也希望这只是孤立的事件,而不要成为恶例。

没有了舞团,林文中只能立即修改作品,演出《小情歌》的片段。还好舞伴是他的亲密爱人,默契自然是无话可说。两人在舞台中央铺的一块几公尺见方的地毡上跳,空间有限,但是也加强了情绪的凝聚力。这段双人舞两人若即若离,离的时候远多于即,仿佛是各自独立的个体,在时间空间里偶然碰触。

想让林文中舞团美国首演,却因签证问题受阻

全美表演艺术经纪人协会(Association of Performing Arts Presenters)顾名思义,是由美国的表演艺术主事人组成,其成员都是表演艺术场地的艺术总监、负责规划节目者,或是引荐推销节目的经纪人。协会每年一月在纽约市开会,除了听取报告、交换心得,也趁此机会看表演。既有需求,就不怕没有供给,何况是表演人才荟萃的纽约,所以环绕著年会的各项音乐戏剧舞蹈表演也就应运而生,除了给专业人士看,很多也开放给一般大众。日本协会的当代舞展由来已久,近年来又加入台湾和韩国,成为东亚三国的共同舞展,台湾的无垢、光环、风之舞形、三十舞蹈剧场都来过。

今年的五支舞,《小情歌》是最抒情的。韩国的LDP是个全男班,有点像台湾的骉舞剧场,动感的表演方式也有点类似,不过他们的舞融入不少街舞、嘻哈的元素,更有点偶像团体的感觉。日本的三个舞团风格都很相近,都是介于舞蹈和戏剧之间,把日常作息的动作,经由夸张、加快、减慢等方式,呈现出荒谬的幽默感。

林文中在舞蹈完毕后,谈到签证被拒之事,他说团员去了两次,两次都被拒,他们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第一次申请的是P-3签证,是让具有「文化独特性」的外国艺术家可以来美国表演或教书。被拒之后,他们改签给「国际知名的艺术家」的P-1签证,还是不给过。

舞团是不是符合美国签证的要求,塩谷阳子认为,现代舞的「文化独特性」绝对存在,但有时很难具体一五一十地明叙。而受日本协会邀请,正是为了要把林文中舞团呈现在国际观众之前。

政治局势影响,再有名的艺术家也无法例外

事实上是,签证的许可与否,有时真是签证官「存乎一心」,不管是用任何理由办美国签证的人,都有同样的感觉。然而大部分时候,还是有迹可循。像是申请人本身有没有前科,以及邀请单位是不是有信誉保证等。日本协会与纽文中心都是经常支持团体个人出国的单位,签证被拒就更加不寻常。

但是再有名气的单位,也不见得美国移民局就会给面子。在九一一之后,美国各地使领馆都特别严格审查,当年和接下来几年,签证是很让表演艺术主办单位头痛的问题,即使是贵如林肯中心也吃了亏。二○○二年的林肯中心艺术节搬演伊朗的史诗剧'Ta'ziyeh,其中就有十个演员没办法拿到签证。那年伊朗大导演Abbas Kiarostami的电影在林肯中心电影节放映,他也因为拿不到签证没来成。

早些年中国大陆刚开放,很多戏曲演员一出国就逾期居留,所以美国领事馆对这些人审查特别严格。随著大陆经济热火,跳机者愈来愈少,签证也放松许多。在纽约的美华艺术协会每年都会赞助不同的剧种演员出来,几乎都没碰钉子。

纽文中心主任徐水仙对此事也很遗憾,不过她说不会因此瞻前顾后,未来还是会继续支持台湾艺术家来美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