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响奥林匹克」 各项乐器的超级比一比! |
音乐家们穿著球鞋、带著蛙镜,十足运动员架势。
音乐家们穿著球鞋、带著蛙镜,十足运动员架势。(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交响奥林匹克」 各项乐器的超级比一比!

NSO打开主题乐园 趣味音乐会邀你同欢

「NSO主题乐园」系列将在十二月初推出趣味十足的「交响奥林匹克」音乐会,让音乐家变身运动员,在音乐厅舞台上超级比一比:「谁是跑的最快的马拉松选 手」?「谁吹出来的音最高」?「谁会用音乐作最多的表情」?「谁演奏得最大声」?「谁是最厉害的小朋友指挥」?「谁是速度极限王」?让你随著播报员的精采 报导,跟随著激烈的赛况,开心踏入音乐的乐园!

「NSO主题乐园」系列将在十二月初推出趣味十足的「交响奥林匹克」音乐会,让音乐家变身运动员,在音乐厅舞台上超级比一比:「谁是跑的最快的马拉松选 手」?「谁吹出来的音最高」?「谁会用音乐作最多的表情」?「谁演奏得最大声」?「谁是最厉害的小朋友指挥」?「谁是速度极限王」?让你随著播报员的精采 报导,跟随著激烈的赛况,开心踏入音乐的乐园!

NSO主题乐园—交响奥林匹克

12/4  10:00、14:0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虽然说,「音乐世界共通的语言」这句话还是颇受争议,但可以确信的是,努力要让全人类团结,奥林匹克运动会所追求的目标却是备受肯定的。但如果将交响乐与奥林匹克并置在一起,运动员「更快、更高、更强」的口号套用到音乐的领域上,以「美的向往」角度看来,音乐家们所追求的会不会也跟运动员们一样?

音乐家扮运动员  台上以乐器竞技

舞台上以的蓝、黄、黑、绿、红色五个不同颜色的气球布置出象征奥运的标志,各式各样的道具让观众一到音乐厅就可以嗅到一种蠢蠢欲动的欢乐气氛。果不其然,节目一开始就有开幕委员会主席出场致词,紧张忙乱的记者随后从后台冲出来做现场的实况报导。接著的「运动员进场」更是一绝,乐团以不同声部分组,各部席在前面领军,举著牌子上写著弦乐、木管、铜管、打击……进场的演奏家们一边挥手一边从观众席后方绕场进来,身穿运动服装、脚上踩著球鞋、布鞋,头上绑著运动带,肩上挂著随身擦汗的毛巾,有的还戴上墨镜、披著浴巾,更有著一副跃跃欲试的劲道。除非曾经看过他们的排练,否则您绝对没看过他们在舞台上穿得那么「休闲」过。

将这些乐团演奏家变身为运动员的,就是对位剧团(Thearer Kontra-Punkt)的创办人法兰克.舒尔兹(Frank Schultz)及安奈特.比厄克(Annette Bieker)。演出超过二十部制作的舒尔兹是位资深的演员,而比厄克受过的训练除了表演、默剧、肢体剧场之外,更曾在法国阳光剧团随莫努虚金学习歌唱技巧。他们早从一九八三年就开始为各种不同年龄阶层的观众制作表演,特别的是和不同乐团合作,设计适合儿童及阖家观赏的音乐会。因此剧团的演出多变、丰富又经常给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两人与作曲家密切合作,将音乐当成作品中最主要的戏剧性元素,以视觉来辅助看不见的音乐。

从网站上面的节目介绍,就可以发现他们不断地向音乐表演的节目提出新的提问——如果一场音乐会已经要开始了,但是打扫音乐厅的清洁人员还在忙著完成他们的工作,这场《倒楣的音乐会》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那么《动物嘉年华》呢,为什么不可以举办?难道音乐家不就像是头驴子,只能一次又一次顽固地练习呢?以这些疑问一部又一部地发展新作品,让这类的节目既不是传统的歌剧、不是艰涩的话剧、又不是单纯的音乐会,而是在歌唱、口白与音乐间作适切的转换。

播报员巧妙解说  边观赛边认识乐器

那么,「交响奥林匹克」的竞赛项目又是哪些呢?指挥在舞台上跳起舞来、小鼓和中提琴手连人带椅地坐在手推车上被边推边演奏、低音大提琴要拉之前还以握力棒练习指力,用铅笔小小作弊,标出音高位置。拉拉袖子、擦擦手心的冷汗,为的就是相互PK赢得比赛。而除了台上竞争火热之外,指挥还被请到一旁去,让台下的小小音乐家大显身手一番,虽然拍子不一定落在拍点上,但这就是乐曲演奏的趣味性所在。最令人佩服的是,借由播报员的解说,还能巧妙地让观众们看见、听见各项乐器的性能与特性,附加教育的功能。

「谁是跑的最快的马拉松选手」?「谁吹出来的音最高」?「谁会用音乐作最多的表情」?「谁演奏得最大声」?「谁是最厉害的小朋友指挥」?「谁是速度极限王」?到底哪位音乐家可以站上标示著1、2、3名的台阶上接受高音谱号做成的金牌,并且让平常被阻挡在外的照相机用闪光灯拍个不停?……这些答案都要到现场才能真正揭晓。但是要一定要注意的是,鼓掌得太小声的话,NSO的团员就会难过得演奏一些无聊的乐章;鼓掌得太大声又会让他们过于骄傲。到底要怎样决定胜负?就取决于您恰到好处的掌声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趣味音乐会  与民共享的音乐好戏

拿到乐谱,有位团员发现某一小节居然标示著「低头」两个字。纳闷的他跟著排练,直到那一小节到来,才发现适时低头的他,刚好躲过后面伸缩喇叭往前拉长的管子。这虽然是流传在音乐界的笑话,也不可能在实际的演奏上发生,但是却突显了音乐演奏与肢体之间的相互关系及幽默效果。

近年来,结合趣味性的音乐节目愈来愈多,有的是以作品、作曲家或怪点子作为恶搞的对象,例如以铜管搞笑的「爆笑七先生」,还有在Youtube上点阅率极高的「伊古德士曼与朱」;有的是以舞台效果渲染自己女高音的身分,如娜塔莉.夏高。这些节目的演出虽然以音乐为出发点,但它的产生绝对不像作曲家那般地「创作」,所购买版权是他们的「创意」而并非一份明确的乐谱,即使有,也将是文字与五线谱交错而成的「剧本」。

这类的节目的演出不再只是单纯的音乐或指挥家能够解决,而必须要有导演,甚至是原创者亲自统筹一切。为了顾虑普及性,音乐的选择倾向于耳熟能详,但为了配合剧情,却不一定能够从头至尾地演奏。演奏者除了音乐上的专业,更要拓展戏剧性的能力。演出幽默却不戏谑,语言性也大大地降低,最重要的,是前来的观众也需要有心理准备,因为随时都会被请上台前来!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