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巫」之名 探触熟女情欲 |
「豫剧皇后」王海玲与「永远的京剧小生」曹复永将在《花嫁巫娘》中,铺陈一则边地情话。
「豫剧皇后」王海玲与「永远的京剧小生」曹复永将在《花嫁巫娘》中,铺陈一则边地情话。(台湾豫剧团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以「巫」之名 探触熟女情欲

《花嫁巫娘》 王海玲挑战生涯最大尺度

「能文、能武、能生、能旦」,被誉为「本色天成」的豫剧传奇王海玲,演什么就像什么,究竟还有什么角色难得倒她?台湾豫剧团这回找来中生代备受瞩目的编剧施如芳,为她量身打造新戏《花嫁巫娘》,藉一则虚构的部落传说,带观众走进魔幻传奇的巫觋世界,并以「巫」之名,大胆探触熟女情欲,挑战梆子姑娘舞台生涯五十年来最大的表演尺度。

「能文、能武、能生、能旦」,被誉为「本色天成」的豫剧传奇王海玲,演什么就像什么,究竟还有什么角色难得倒她?台湾豫剧团这回找来中生代备受瞩目的编剧施如芳,为她量身打造新戏《花嫁巫娘》,藉一则虚构的部落传说,带观众走进魔幻传奇的巫觋世界,并以「巫」之名,大胆探触熟女情欲,挑战梆子姑娘舞台生涯五十年来最大的表演尺度。

台湾豫剧团《花嫁巫娘》

12/3~4  19:30

12/5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12/17~18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INFO  02-33939888、07-5828753

相较于京剧或歌仔戏,在南台湾落地生根的豫剧向来都是弱势剧种,既不如京剧受国家公部门的重视,也缺乏歌仔戏的草根群众性格,但却是传承道地河南梆子戏的唯一血脉。今年从艺五十年的豫剧皇后王海玲,对维系台湾豫剧生存的贡献有目共睹,不仅持续在舞台上为戏迷演出精采的梆子戏,更不断求新求变,从解构传统、老戏新诠、挪借西方经典、原创新编到跨剧种的演出,为的就是替豫剧注入活水生机。「能文、能武、能生、能旦」,被誉为「本色天成」的豫剧传奇王海玲,演什么就像什么,究竟还有什么角色难得倒她?台湾豫剧团这回找来中生代备受瞩目的编剧施如芳,为她量身打造新戏《花嫁巫娘》,藉一则虚构的部落传说,带观众走进魔幻传奇的巫觋世界,并以「巫」之名,大胆探触熟女情欲,挑战梆子姑娘舞台生涯五十年来最大的表演尺度。

沈从文式的边地情话  为王海玲量身打造

《花嫁巫娘》故事缘起花帕族的一则祖灵预言:「一旦本族女人与外族人恋爱,花帕部落将步向衰亡」,为此,该族隐居深山之内,长老辛夷言必称祖灵,以阻绝少男少女出外看世界的渴望。一日外族人瞿言误闯隐居深山的花帕族,理应来去匆匆的过客,却恋上花帕巫娘媚金。辛夷暗恋媚金久矣,只因巫娘须守身以侍奉祖灵,他始终只能默默想望媚金,然而,在活祭外族人的大典上,辛夷发现,瞿言的目光竟与扮演「山鬼」献祭的媚金,绵密勾缠。部落戒慎恐惧的预言,应验在媚金身上,妒火攻心的辛夷,因此发了怨咒。当花帕部落陷入无边无际的恐慌时,媚金该如何解神意?她将如何引领族人脱身,为来日方长,山遥水远,播下绵延不绝的种子?

施如芳表示,《花嫁巫娘》是一个边陲地区女性的故事,取材触及传统戏曲少有的神话、宗教,以及死后世界,以破天荒的时空地域和情节,礼赞戏里戏外的百变女巫王海玲。为此施如芳大量阅读沈从文作品,将该剧定义为一则沈从文式,回荡山与风的缠绵之声的边地情话。王海玲在施如芳笔下,将出神入化地诠释以表演为天职(演员/女巫),以一身维系一族命脉的传奇人物(台湾豫剧/花帕部落),巫娘的秋恋之歌,是女人承担因缘的绝唱。全剧从女性思维切入,丝丝入扣地织入了缠绵不尽的戏曲质感,发挥豫剧自在大方的声腔特色,也展现王海玲细致动人的表演能量。

编导演均为女性  细腻浪漫奇幻上阵

在移植西方歌剧的《中国公主杜兰朵》中,王海玲跳脱传统豫剧框架,不只唱腔难以固守「原汁原味」,语言也是河南方言、普通话、台湾现代语汇互相穿插使用;改编自莎翁名剧的《约/束》中,王海玲饰演唯利是图的商人,成功挑战了反派大花脸的行当,今年庆祝从艺五十年的《海玲.50》的经典回顾展中,她不但主演三出拿手好戏,更在《梆子姑娘》舞台剧中演自己,现身说法半世纪的舞台风华。这回,外号「王大胆」的王海玲特别指定新戏要有题材的争议性,如尺度的挑战,及传统戏保守框架的突破。王海玲认为,《花嫁巫娘》编导演均为女性,所诠释的爱恨情仇将更浪漫、更有质感,搭配服装设计李育升创意发想的华丽造型,王海玲将以前所未有的全新形象亮相。为豫剧的传统创新往前迈开大步。

《花嫁巫娘》除由王海玲饰演巫娘媚金外、更邀来屹立京剧舞台半世纪的小生曹复永饰演外族人瞿言。曹复永第一次唱豫剧,有传统编腔及山歌的小曲唱腔,曹复永表示,剧中他将演一个逃犯,表现粗犷,而声腔和京剧小生假音唱法很像,他认为在唱功方面反而可以有发挥空间。导演戴君芳近年多致力于昆曲小剧场的实验,首度执导豫剧,她说,全剧七场戏描述穿越仙界、人界和巫界的错纵纠葛,有《魔戒》的魔幻、《阿凡达》的惊奇,元素丰富新颖,尤其上百位精灵的弹跳功,不用科技特效,就是要观众见识传统戏曲基本功的扎实训练。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女人当道  新编戏曲流露细腻女性思维

有别于过去传统戏曲讲述忠孝节义的国族思维,近年戏曲新编的剧码多以更深层的人性挖掘为追求,尤其女性剧作家当道,题材无不流露细腻的女性思维:例如国光剧团的《王有道休妻》以两人共饰一角,铺陈内外在冲突,试探御碑亭里的情欲流转;《三个人儿两盏灯》在烟锁重楼中回眸孤寂宫女的心灵怅恨;《金锁记》从张爱玲小说汲取灵感,抒发曹七巧的爱与怨;《青冢前的对话》召唤文姬、昭君跨时空相遇,从对话、对立、对比中,触看古代女子的内心情事。其共同特色在于,现代人「观看经典」的另一种态度,凸显创作和时代的关系。女性的笔触,在一回眸一转身之间钩掘隐微,引逗出恍惚难言的幽约怨悱。融合现代化思维与古典情韵,孤寂与深情,华丽与苍凉,文人传统与女性意识,从沉远静定的剧场深处幽幽传来。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