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有益身心 |
《月娘》的编导选择不以沉重的现实或批判为包袱,反倒循著演歌坊一贯的服务业目标, 让观众看戏解闷。
《月娘》的编导选择不以沉重的现实或批判为包袱,反倒循著演歌坊一贯的服务业目标, 让观众看戏解闷。(杨伟新 摄 慢岛剧团 提供)
戏剧

「通俗」有益身心

评慢岛剧团《月娘》

像《月娘》这出通俗剧,除了具有「姊姊妹妹站起来」的含意,也间接提出了「环境保护」(以本土产业抵挡托辣斯)的呼吁。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机会深入认识台北宁夏夜市的环境和阁俫演歌坊的历史。话说回来,以「慢岛剧团」的规模,我也很难予以这么高度的期待;对照现实环境与政策失明的缺憾,这么一出清新的小品,我还是不吝予以鼓励的掌声。

文字|傅裕惠
摄影|杨伟新
第217期 / 2011年01月号

像《月娘》这出通俗剧,除了具有「姊姊妹妹站起来」的含意,也间接提出了「环境保护」(以本土产业抵挡托辣斯)的呼吁。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机会深入认识台北宁夏夜市的环境和阁俫演歌坊的历史。话说回来,以「慢岛剧团」的规模,我也很难予以这么高度的期待;对照现实环境与政策失明的缺憾,这么一出清新的小品,我还是不吝予以鼓励的掌声。

现实的苦涩,有时会让人不得不囫囵吞下相关题材的剧场作品──《月娘》就像这么一道让人满意的「前菜」。观众的精神上或许已感饱足,不过,习惯上,还是希望能有「主餐」。

选择位于宁夏夜市的阁俫演歌坊,作为这出小型歌舞剧的呈现场地,让人不禁联想本剧主演者之一蓝贝芝于去年七月间搬演的《无枝Nostalgia─ 离家行动计划》(关怀移工)、十月初的飞人集社的《超亲密小戏节》与前年七月再拒剧团的《公寓联展:居+北新路二段80号4楼》等演出。这些尝试为演出场地「量身打造」(site-speciŠc)的表演,藉著与观众更亲密的互动方式,推倒「第四面墙」,然而潜藏的动机是为了凸显创作者对社会环境的批判或对作品美学的主张。即使这些演出不算「空前绝后」,但以街头巷弄间的卡拉OK酒馆作为创作主题和背景,《月娘》这出戏似乎还算是「先驱」。

场地魅力打造热络氛围

从现场座席配置、后台出入场和舞池规划可见,创作者试图在最不干扰现场环境的条件下,再现虚拟叙事的空间。例如,观众进场时有演员「伪装」的老板娘和店员在现场招呼;中场与演出前都开放观众选曲高歌;加搭的后台布景试图与现场装潢的颜色与风格一致等等。巧妙的是,几乎每一处设计都那么「浑然天成」,包括两具协助观众捕捉漏网画面的现场摄影机。声明以「通俗剧」手法处理《月娘》故事的导演陈里丹(DanChumley),以其出身六○年代知名的旧金山默剧团的背景,毫不费力地便成熟呈现了几段歌舞场面;例如开头的〈三个女人〉、改编的〈意难忘〉、〈阿娟的歌〉和〈钱钱钱〉等段落。三个女性角色围绕在这座卡拉OK演歌坊的成长、过去和情感点滴,便在通俗剧桥段(例如杀夫的女同志阿娟如何重新振作、被外遇的律师太太阿娥如何报复出轨的老公、或甚至影射当年轰动一时的「小郑与莉莉」姐弟恋情节等等)的喜剧欢笑中,点到为止地铺排。

即使是通俗剧情,这类足与八点档连续剧并驾齐驱的故事,恐怕都有八、九成真。可能基于现实太过不堪,或是媒体社会新闻的浮滥,多数观众或许宁可编导就以谐仿和嬉闹,陈述这三个女人之间的竞争和友情。再者,现场互动的热络,与亲友的捧场支持,多少帮助了演员在互动过程里,建立角色的亲切与可信——但我要特别声明,那是场地本身特有的魅力,黑盒子剧场不见得能圆满这种期待。

两位配角表现让人惊艳

两位配角的表现让人惊艳;特别是年轻演员竺定谊,能以纯熟的技巧呈现多种角色,而过去惯与「耀演」剧团合作的演员李洁亭,展现了少有的即兴能力和活力。这出制作的编导,选择不以沉重的现实或批判为包袱,反倒循著演歌坊一贯的服务业目标,让观众看戏解闷;《月娘》不算成功完美的戏剧演出,不过,却是成功执行了好几种创作策略。显然,像《月娘》这出通俗剧,除了具有「姊姊妹妹站起来」的含意,也间接提出了「环境保护」(以本土产业抵挡托辣斯)的呼吁。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机会深入认识台北宁夏夜市的环境和阁俫演歌坊的历史。话说回来,以「慢岛剧团」的规模,我也很难予以这么高度的期待;对照现实环境与政策失明的缺憾,这么一出清新的小品,我还是不吝予以鼓励的掌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