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花异朵各缤纷 三十世代杀出新血路 |
舞蹈空间资深舞者董怡芬、郑伊雯编创的《10号线》。(陈又维 摄)
舞蹈空间资深舞者董怡芬、郑伊雯编创的《10号线》。(陈又维 摄)
艺术节 第十六届皇冠艺术节

奇花异朵各缤纷 三十世代杀出新血路

去年因著创作者年龄、资历,偶然成就了艺术节「杀出纯熟好手新血路」的主题,今年拟定策划方向时,皇冠索性也循此脉络,邀请四组创作者:舞蹈空间资深舞者董怡芬、郑伊雯,「安娜琪舞蹈剧场」团长谢杰桦与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诗人导演刘亮延与新团体狂想剧场,分别演出精采新作。

 

文字|邹欣宁、陈又维
第221期 / 2011年05月号

去年因著创作者年龄、资历,偶然成就了艺术节「杀出纯熟好手新血路」的主题,今年拟定策划方向时,皇冠索性也循此脉络,邀请四组创作者:舞蹈空间资深舞者董怡芬、郑伊雯,「安娜琪舞蹈剧场」团长谢杰桦与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诗人导演刘亮延与新团体狂想剧场,分别演出精采新作。

 

第16届皇冠艺术节

《贼变》

5/13~14  19:30   5/14~15  14:30

《22.5分钟的追觅》

5/20~21  19:30   5/21~22  14:30

《作淫愁─上部:初飞花玛莉训子》

5/27~28  19:30   5/28~29  14:30

《10号线》

6/3~4  19:30   6/4~5  14:30

台北 皇冠艺文中心小剧场

INFO  02-27168888转115~118

 

类型、规模各异的剧场艺术节,近年于台湾接连出现,对爱看表演的观众来说,固然有如来到菜色繁多、任君挑选的Buffet,然而个人胃纳有限,加以台湾整体表演艺术市场仍有待进一步开拓,如何在繁花盛开的供应端中杀出血路,掳获观众关注目光,每每令主办单位煞费心思。对老字号的艺术节来说,立稳脚跟、不因后浪翻涌而被淹没在「市场」沙滩上,更十足考验策划行销者的经验与智慧。

作为台北最资深的艺术节之一、由皇冠小剧场主办的皇冠艺术节,从一九九六年创办以来,至今已迈入第十六届。期间就曾因面对表演市场的艰困挑战,于二○○七年停办,且这个为了「思考艺术节新定位与走向」暂时停办、复出时间未定的声明,引起国内表演艺术界一片惋惜声浪;幸而一年后,在皇冠小剧场创办人平珩「不能没有这个创作平台」的决定下,艺术节重新整备旗鼓,除了延续以往「一年两档戏剧、两档舞蹈节目」的游戏规则,也一面探索新的策展方向,包括锁定中生代创作者、进一步将表演场地延伸到皇冠小剧场外的华山等地……

以不疾不徐的平稳步调,在文创口号震天价响、团队竞相拉拢观众的浪潮中,持续一直以来国内表演创作平台的角色,今年,皇冠艺术节仍以这样温和的姿态,缓步突围。

纯跳舞vs.跨国共舞

去年,因著创作者年龄、资历,偶然成就了艺术节「杀出纯熟好手新血路」的主题,今年拟定策划方向时,皇冠索性也循此脉络,邀请四组创作者皆为三十而立的创作世代,希望透过这个方式,凝聚出年龄相近(也就是稍长于过去以学生为主要观众群的年轻职场人)的观众,一同在剧场交换轻熟族群的生命体验。

这四组创作者分别是编创《10号线》的舞蹈空间资深舞者董怡芬、郑伊雯从建筑系「跨领域」编舞的「安娜琪舞蹈剧场」团长谢杰桦,此次与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合作《22.5分钟的追觅》;戏剧方面,则有以另类妖艳美学著称的「李清照私人剧团感伤动作派」,由诗人导演刘亮延带来新作《作淫愁—上部:初飞花玛莉训子》;新团体狂想剧场则由导演廖俊凯搬演第十一届台北文学奖剧本组得奖作品《贼变》。

同为平珩一手创办的舞蹈空间舞团,近年透过和法国、荷兰、美国等国际编舞家合作的经验,大为拓展舞者对不同风格舞作的诠释能力,身体技巧也有长足的进化。不同于其他舞团由艺术总监主导创作走向,让舞者拥有弹性极大的身体,正是平珩的初衷,也因此走出「有好舞者、好技术」的特殊品牌定位。今年,合作对象回到国内,或说回到自身,由曾在舞蹈空间担任舞者、如今各自闯出一片天的董怡芬和郑伊雯,联手合作《10号线》,从旅途中所见的交通号志发想,谈人与人的交集、关系的建立、失落与追忆。难得的是,在一片影像装置戏剧等元素混搭的「跨界加法」主流中,两位编舞者回到纯粹舞蹈的形式,肢体表述成为唯一主角,单纯清新的创作语汇,恰可展现舞空舞者近年的训练成果。

另一支舞蹈劲旅则是表演经验丰富,国外交流巡演多于国内呈现的安娜琪舞蹈剧场。领军的谢杰桦毕业于成功大学建筑系,创作兴趣却从空间转向身体,二○○八年以《安娜琪的梦想》获得瞩目,舞作从男女间的欲望从观看一路行进到暴力施展,肢体的张力让人看得怵目惊心,随后亦获邀于「新人新视野—舞蹈篇」演出。这次他与擅长自地方文化与历史中汲取灵感的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合作,《22.5分钟的追觅》返台首次公演,令人期待风格暴裂如何与地方文化交融出令人难忘的社会风景。

写实剧本与妖艳美学剧场的竞演

艺术节的戏剧表演则迥然如光谱两端——高度写实性的原创剧本《贼变》,与京剧《三娘教子》和寺山修司作品《毛皮玛莉》混种的《作淫愁》,呈现出两种极端的戏剧形式。

由何秉修编剧的《贼变》,在台北文学奖首度设立剧本奖项时即获推荐奖;而在「青年才俊戏剧节」(剧乐部主办)屡获佳绩的七年级导演廖俊凯,则在外岛服役时读到剧本,深受剧本中对于遗弃年老亲人的情境牵动,「想起童年时家族中有类似的事情,也对那个老人独居房间的气味和氛围印象深刻」,而与何秉修相约日后呈现。

故事从一个年轻男人娓娓道来独居的盲眼母亲如何被闯入家中的强盗杀死说起,而后以倒叙方式,引领观众进入盲眼老妇和强盗时而对峙、时而彼此理解的交错关系中。廖俊凯提到,前几年社会新闻出现过罪犯假借租屋的名义随机杀人,加上近年愈来愈多独居老人被遗弃或孤绝生活的社会问题,都成为编剧执笔的动机与来源;剧组邀请到电影导演蔡明亮御用女演员陆奕静出马饰演盲眼的老母亲,更提高不少吸睛力。不过,廖俊凯也甘冒「可能会降低观众人数」的可能,语重心长提醒:「这出戏可能不会太娱乐,而想表现出对社会议题的关注,以及角色间深沉的情感流动和角力。」有兴趣者也可在观戏前,在台北文学奖网页上抢先阅读剧本原貌。

从李清照私人剧团一路摸索奇诡与阴性美学的刘亮延,则另辟「感伤动作派」团名,作为创作风格与既往不同的宣示。此次再度从文本下刀,请来日本前卫剧场大师寺山修司首度在台搬演之作《毛皮玛莉》,将其中的情色流动灌注于传统京剧《三娘教子》中,让慈母王春娥化身男妓玛莉,逃学被母亲责罚的倚哥则成为冶艳的美少年,一出教化孩童认真向学的戏码,融合愉虐的日式情欲观后,将呈现怎生面貌?而京剧程式化动作遇到日本舞踏美形的表演技艺,又会碰撞出何种火花?无可置疑的,则是刘亮延对于逾越禁忌的爱好,到底一以贯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