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文榜 中性、开放 能屈能伸 |
(赵豫中 摄)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云门舞集舞者

叶文榜 中性、开放 能屈能伸

云门舞集二团资深舞者叶文榜说,自己的特性是「中性、开放」,能够面对挑战、能屈能伸。这次被借调到云门一团,担纲《九歌》中云中君一角,整整八分钟不落地的腾空之舞,他说是「大挑战,大事情,大突破!」有惧高症的他,也硬著头皮勇敢面对……

文字|邹欣宁
摄影|赵豫中
第237期 / 2012年09月号

云门舞集二团资深舞者叶文榜说,自己的特性是「中性、开放」,能够面对挑战、能屈能伸。这次被借调到云门一团,担纲《九歌》中云中君一角,整整八分钟不落地的腾空之舞,他说是「大挑战,大事情,大突破!」有惧高症的他,也硬著头皮勇敢面对……

人物小档案

  • 新竹人,小学二年级开始接触体操,国中三年级正式习舞。
  • 2000年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毕业,2004至2007年为云门舞集二团团员,离团一年后,2008年再度加入二团至今。
  • 演出二团多位特约编舞家作品,如「波波历险记」系列(布拉瑞扬)、《断章》(伍国柱)、《墙》(郑宗龙)等。
  • 2012年,被借调至一团,演出《九歌》云中君一角。

采访时,叶文榜的口头禅是:「我要怎么讲呢?」殚思竭虑,非得想出个妥贴周全的说法。

舞团的人说他擅长沟通,一问之下,他是个天秤座。十二星座中唯一的非生物,讲究精准的衡量器具。

问他怎么形容作为舞者的自己,他说,「中性、开放」,随即笑说,欸,不知道这样形容恰不恰当。

眼前还真浮现了一座不停摆荡的秤子,随时拿捏著合宜分寸。这个卅多岁的舞者,云门二团的元老级团员,今年被借调到一团跳《九歌》,担纲的正是需要「超完美平衡」的角色,云中君。

开始学舞晚  用努力证明自已

叶文榜正式学舞的年纪颇大,国三才去舞蹈社拜师学艺。在那之前,他学了两年业余体操。初次登台,他记得很清楚,是国中为了欢送毕业学长姐,他自创了一套融合体操和「自认为」耍枪和旗子的舞蹈,跟几个同学上台表演。

「那时候觉得,上台表演好幸福唷!」跳舞的滋味太令人眷恋了,叶文榜索性在课业压力最重的国三,自己到舞蹈社报名习舞,以高中舞蹈科为升学目标。

当时舞蹈社每周上两次课,因为好玩,也肯学,叶文榜只要有空档就跑去舞蹈社上额外课程。不过,第一次考舞蹈班却铩羽而归,「那时候没搞清楚舞蹈和特技不同,一进去术科考场就一直翻……」他苦笑著说,幸好「国四班」在舞蹈社扎实学习芭蕾和中国舞,打下良好基础,终于考上华冈艺校。

离开新竹到台北念书,那几年叶文榜压力颇大。家人已经反对他跳舞了,念的又是学费高昂的私校,「我最怕开学注册,因为每次都被说不要再念,要我回新竹。」

这段和家人抗衡的日子里,他必须不断证明,跳舞是有出息的、能谋生的,插班考上艺术学院舞蹈系(今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是一个例子,后来考取云门,总算终结了家人的质疑,「算是实现作为舞者的终极梦想,也是给家里一个交代,毕竟,一提起『云门』,就算不跳舞的人也知道。」

在互动中  找到舞蹈的另一种价值

然而,叶文榜进云门的路并非太顺遂。他在当兵前就考上舞团,退伍后,舞团却没有舞者缺了。后来重新考进一团,成为正式团员后跳的第一支作品,是云门走向东方身体技巧的早期代表作《竹梦》。

他很诚实地说,那次经验带来很大的挫败感:「我的身体没办法拿到那样的东西。虽然勉强自己练,但身体跟心不断打仗,久了不免受挫……」

叶文榜决定转入当时刚成立的云门二团。在年轻、草根性强、注重观众互动的二团里,他找到了飞翔的起点,尤其是演出亲子系列「波波历险记」,「对我是很棒的经验,让我知道表演这么多元。原来,不只是做一个漂亮的舞者,跟人互动、把舞蹈带到社区角落,也是非常棒的事情。」

儿童舞剧大大增强了叶文榜的临场反应。他的角色要说话,不只担负传达剧情的任务,还得随时感受台下观众,最典型的,就是小观众情不自禁发出童言童语时,总会引来哄堂大笑,台上的表演者便须适时插科打诨、接招回应。

「下乡」也是叶文榜津津乐道的工作内容。所谓下乡,就是到全台各地驻扎,起先是大学驻校,这几年,还多了驻县、驻市行程。

以驻校来说,云门二团的舞者白天排练,晚上教舞,授课对象包括全校师生,「我们从呼吸、身体律动教起,教一点点舞团舞码片段,也会教即兴、创作,最后会是作品呈现。」课程很密集,对白天跳舞、晚上扮演大哥哥大姐姐的舞者来说颇为辛劳,但叶文榜从中发现,原来自己不只会跳舞,也能发挥影响力,让人爱上跳舞,甚至,给他们一些心灵的力量。这些经验也让他学会珍惜每一个碰到的人,因为,相遇就是缘。

克服惧高  昂扬跳出「云中君」

这次被徵调跳《九歌》跳云中君,叶文榜连用三个「大」形容:「是大挑战,大事情,大突破!」

戴著蔺草面具,站在高头大马的「坐骑」肩上,整整八分钟不落地的腾空之舞,云中君是云门舞作中最为人称道、最经典的角色之一,担下重责大任,叶文榜的压力不在话下,特别是,他其实有惧高症。

带领舞者排练的助理艺术总监李静君,提起叶文榜努力对抗「罩门」的练舞过程,语气有几分心疼,「他真的是很不容易!」每次一进排练场,坐骑舞者林智伟、赵敦毅就各自扛著叶文榜和另一位云中君陈韦安,在场上先走一圈,「身体绝对会『很暖』」,叶文榜下了特别重的语气,可以想见那是怎样的魔鬼级训练。

但也不是没有享受。对个子不高的叶文榜来说,站在高大的舞者肩上跳舞,不同的视野,刺激中别有乐趣。个性温和的他也开发另一面向的自己,「这角色要有神的气度,又要有种野性」,说著,他兴冲冲拿出笔记,念起林老师给的note:「时而五彩缤纷,时而光彩耀眼,柔中有刚,神气非凡。」听来抽象,却也给了叶文榜诸多想像空间,从中寻找诠释的可能。

尽管过程中满是挑战,「我算是能屈能伸的人。面对很大的挫折、打击时,虽然辛苦,但总是可以站起来,把自己重组」,说自己属于「中性、开放」的舞者,从另一个角度看似乎不够有个性,他惆怅道:「不知道这样是悲是喜,是好是坏?」

他认为自己还没跳到那个最适合他的角色,但十分笃定,眼前的云中君将是他最难忘的舞蹈经验,「他是另一个我,也绝对会在我心中留下一大块。」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