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演《安平小镇》 但看人世沧桑 |
《安平小镇》排练现场。
《安平小镇》排练现场。(陈长志 摄 台南人剧团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搬演《安平小镇》 但看人世沧桑

怀尔德经典改编 描绘白色恐怖及省籍议题

继去年将契诃夫的《海鸥》改写为台语版,今年台南人剧团把美国剧作家怀尔德《小镇》的改编为在地版《安平小镇》,描绘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七年间的老安平,并对白色恐怖及省籍议题多所著墨,带领观众看一个渔村转型为新兴观光城市的历史风华。

文字|廖俊逞
摄影|陈长志
第250期 / 2013年10月号

继去年将契诃夫的《海鸥》改写为台语版,今年台南人剧团把美国剧作家怀尔德《小镇》的改编为在地版《安平小镇》,描绘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七年间的老安平,并对白色恐怖及省籍议题多所著墨,带领观众看一个渔村转型为新兴观光城市的历史风华。

台南人剧团《安平小镇》

10/4  19:30   10/5  14:30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11/2~3  19:30   11/3  14:30 台北 新舞台

INFO  02-28924861

美国剧作家桑顿.怀尔德(Thornton Wilder)于一九三八年获普立兹奖的剧作《小镇》Our Town,对台湾观众而言,并不陌生。一九八九年,果陀剧场推出的《淡水小镇》,即是改编此剧,将时代背景设定在五○年代的淡水,忠实地再现了台湾的地方风俗人情,引起观众对往日恬淡生活的向往与回味。相隔廿多年,台南人剧团的《安平小镇》再度以此剧本为框架,带领观众重回三、四十年前的老安平,看安平从渔村转型为新兴观光城市的历史风华。

描绘白色恐怖及省籍议题  三种语言交错运用

继去年将契诃夫的《海鸥》改写为台语版,并把时空移植至日治时期后,台南人剧团再度请来作家许正平,担任《安平小镇》的剧本修编。许正平说,至今他仍难忘大学时,看完《淡水小镇》后,人生的温柔与残酷,同时在眼框里不肯散去的激动,之后更在大专杯话剧比赛时,亲自执导此剧。此番面对原著改编工作,除了经典在前的压力,甚有如剧中角色回望咀嚼自己青春年少的百般滋味。然而,随著年纪增长,才发现剧本中暗藏的参差复杂,远非彼时所能理解,而《安平小镇》也随著这一层时间的景框,有了新的观看视角和解读空间。

不同于《淡水小镇》,《安平小镇》座落于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七年间,从蒋介石逝世到台湾解严,对白色恐怖及省籍议题多所描绘,语言则是台语、中文与客语交错使用。在情节上,《安平小镇》维持原剧的三幕架构,第一幕以清晨为起始,日落为终,以一天的时光为度,描绘安平数年如一日的日常生活。第二幕与第一幕相隔三年,描绘剧中一对年轻的爱侣,从爱情步入婚姻的情感转折历程。第三幕在一片沉寂的墓地里展开,相隔九年,剧中女主角因难产过世,她的灵魂飘忽人间,目睹自己的葬礼正在进行。舞台监督启动时光倒转,让她有机会再回到自己十二岁生日那天,重新感受活著的滋味,再次体验安平小镇的时时刻刻,完成一场慎重又温柔的人生道别。

相片讲古认识老安平  剧场机关打造非写实场景

为了让年轻演员更能体会往日的安平,在地安平人、台南人剧团团长李维睦常在排练场「讲古」。「小时候的安平,很美、很美。」李维睦说,「早期的安平,几乎都是水,上学时,必须经过当时被称为『承天桥』的铁桥,如果迟到无法赶在七点卅分前到校,铁桥就会关起来,好让渔船通过。」李维睦看著向老一辈安平人、当地区公所募集而来的三百多张老照片,述说他的安平印象,演员也随著他走入时光隧道,仿佛看见照片里的人突然划动起竹筏,将竹筏划离出泛黄的纸张,来到面前,搭载他们一路划进古早的安平。

延续剧作家以后设手法,摒弃传统写实的舞台布景,透过一名舞台监督的引导,在空的舞台上讲述故事的「剧场性」,导演吕柏伸说,全剧将善用剧场本身的建筑空间,并活用剧场本身的舞台机关,如灯光吊杆的升降、舞台地洞等,借由演员表演和观众想像力的参与,打造安平的陈年旧事。例如,在大小尺寸不同的移动平台上,演员撑竿划舨,象征性地表现安平渔港船只往来的景象。此外,剧中将适时穿插影像,包括现场即时录像、安平的历史影片、老相片等文史资料,平实真挚地再现安平过往的文化地景风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桑顿.怀尔德  书写人类共通经验

一八九七年四月十七日出生于威斯康辛麦迪逊的桑顿.怀尔德,一生写过七本小说,三个剧本,是廿世纪美国最知名的小说家和剧作家之一,也是唯一一位赢得文学与剧作双普利兹奖的作家。他认为,居住在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们,都面临到许多相同的冲突、情感,以及教训,他的作品即试图捕捉这些放诸四海皆准的人类共通经验。

怀尔德常用放大镜来检视人生,在他拿下普利兹奖的剧作《九死一生》The Skin of Our Teeth(1943)中,探讨了战争、疾病、贫穷等问题。另一部得奖剧作《小镇》(1937),则基于对二○年代末期美国剧场作品的失望与反动而写。全剧仅以几把椅子和两座梯子,依赖演员的叙述表演,便呈现出一整个小镇的生活样貌。然而,该剧并非只为铺写一个小镇风貌,而是借由描绘再平凡不过的生活片刻,呈现具普世性思维幅宽的生命哲思。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