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不给《如梦之梦》一个名字? |
当《如梦之梦》变成另一场梦时,看到的是作为史诗的时代意义,还是当代的另一种价值?图为《如》剧在乌镇戏剧节演出剧照。
当《如梦之梦》变成另一场梦时,看到的是作为史诗的时代意义,还是当代的另一种价值?图为《如》剧在乌镇戏剧节演出剧照。(乌镇戏剧节 提供)
新锐艺评 Review

给/不给《如梦之梦》一个名字?

《如梦之梦》在失却名字的同时,也被刻意地安插了一个固定的名字(没有名字有何不可,我们可知五号病人的名字?)。湖里的自己逐渐模糊,观看过后的人们不再能够去塑造、去凝练,不管给与不给这个名字,《如梦之梦》的重演可能就此被僵化,作为史诗的也仅有形式。

文字|吴岳霖
第251期 / 2013年11月号

《如梦之梦》在失却名字的同时,也被刻意地安插了一个固定的名字(没有名字有何不可,我们可知五号病人的名字?)。湖里的自己逐渐模糊,观看过后的人们不再能够去塑造、去凝练,不管给与不给这个名字,《如梦之梦》的重演可能就此被僵化,作为史诗的也仅有形式。

表演工作坊《如梦之梦》

8/19~9/1  台北 国家戏剧院

 

表演工作坊于二○一三年再度将「剧场史诗」《如梦之梦》搬上舞台,在十三年后的今日,这场「传奇重现」是否存在著不同的时代意义呢?

关于「说故事」、「梦」与「轮回」

《如梦之梦》将「说故事」凝结,演员都是「说故事者」,都在说故事。核心的是五号病人与顾香兰,其他人在他们的故事里,交错于现实与记忆。他们都有自身的故事,非平行线而错综。这种生命历程、情感经验的复返及重述,从而赋予他们「说故事的人」的能力与责任。

赖声川在创作之初所言:「在一个故事里,有人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有人说了一个故事。」剧场里的虚实相映,在于梦与故事的确定/不确定性,只能跟著「说故事的人」,或主观、或客观地入梦。不管是在梦里说故事、在故事里诉梦,或者梦就是故事,逐渐被凝聚成环状的氛围,不断循环。反映出彼此在生命里所存在的位置,主角或配角,牵涉著对方。

于是,《如梦之梦》的背后存在著庞大的宇宙观——轮回。当五号病人的故事里出现顾香兰的故事,时间、地域、人物开始交错,不免怀疑谁是谁的前世今生。而剧场的环状结构,也呼应这种轮回关系,不管是在剧情行进间,若干人物在上头游走,或者是五号病人推著顾香兰信步说故事,都逐渐形成一个不断流动的小宇宙。

我们在做另一场梦

只是,这场重现虽可被亘古不变的生命意义所撼动,却也被里头异变的国族、政治问题所刺扎。

当江红不再是天安门事件的流亡学生,所蕴含的反抗精神被稀释,她仅是偷渡客,「为什么偷渡」不是问题。她的男友本为自由民主而战、而亡,变成窝囊地闷死船舱,最后残留个人哀愁。或许我们无须太著眼于此,谁说非得挂上崇高目标,悲伤才能永恒。只是,当王德宝于法国出现,高喊著「中国变了」的口号,身在台湾的我们却不免无奈,仿佛「样板戏」的现影。不过,翻到制作单位之一为北京方面,作为观众的我们不禁莞然,或许一切都是政治的权衡。

但,就演出呈现而言,大量的中国演员虽无不可,只是生疏的演技不断逼使人抽离。虽可归咎于生硬的口音让人不习惯,但剧本的跨国族、跨语境,是可以提供观众想像的,更加生硬的实是演技,难以驾驭这部史诗,仅将平时说话的语气搬上舞台,平淡且无味。但,令人惊艳的是胡歌,跳脱小生气质,将五号病人的老成深刻演绎;而诠释老年顾香兰的史可,句句情感凝炼,也替这个角色注入生命。

于是,当然可以不拘泥于国族情节,《如梦之梦》也可更大众化,以凝聚其生命共感。但泛中国化与中国情怀,能够直接与大众化划上等号吗?或者,避讳掉尖锐问题,表演真能说服观众?还是仅在浏览他们俊美的脸庞?这些商业性的设计所感动的又是什么?因此,当《如梦之梦》变成另一场梦时,看到的是作为史诗的时代意义,还是当代的另一种价值?

给或不给「名字」

《如梦之梦》里,不断地在故事中做梦、在梦中说故事,重述回忆的同时,找寻也赋予生命意义。只是,当许多问题被稀释,转成同角度时,虽可看到那个时代的法国,众声/生喧哗,却在嬉闹中推向「回归」的脉络。于是,《如梦之梦》在失却名字的同时,也被刻意地安插了一个固定的名字(没有名字有何不可,我们可知五号病人的名字?)。湖里的自己逐渐模糊,观看过后的人们不再能够去塑造、去凝练,不管给与不给这个名字,《如梦之梦》的重演可能就此被僵化,作为史诗的也仅有形式。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为培育发掘华文地区表演艺术类评论人才,本刊以公开方式征求表演艺术类评论,入选者即可于本单元刊出。征求评论之条件如下:所评论的作品须在台湾演出,并于首演起两个月内投稿有效,投稿作品必须为首次发表文章,包含不曾公开于平面媒体或电子(包括网路网站、部落格、BBS站、Facebook等)发表,每篇字数1,200字。入选刊登作品可获奖金NT$2,400元。投稿评论文章请e-mailmag13@mail.ntch.edu.tw信箱,主旨标示「新锐艺评」投稿,并注明真实姓名、地址、电话。详情说明请参PAR表演艺术网站(www.paol.ntch.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