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追求亚裔独立音乐风格 华裔音乐家侯维翰辞世 |
华裔音乐家/作家侯维翰一生为追求亚裔独立音乐风格而努力。
华裔音乐家/作家侯维翰一生为追求亚裔独立音乐风格而努力。(Joseph Yoon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一生追求亚裔独立音乐风格 华裔音乐家侯维翰辞世

在政治及音乐上皆颇有主见的华裔音乐家侯维翰小就对艺术和黑人文化很有兴趣,东岸的爵士音乐圈成了他音乐的摇篮,并期待透过艺术,人民可以找到自我定位和解放自我意识。虽然他因病辞世,但他反不公不义、为弱势族群发声、致力追求美国亚裔独立的音乐风格,也是后代音乐家的一个榜样。

在政治及音乐上皆颇有主见的华裔音乐家侯维翰小就对艺术和黑人文化很有兴趣,东岸的爵士音乐圈成了他音乐的摇篮,并期待透过艺术,人民可以找到自我定位和解放自我意识。虽然他因病辞世,但他反不公不义、为弱势族群发声、致力追求美国亚裔独立的音乐风格,也是后代音乐家的一个榜样。

华裔音乐家/作家侯维翰(Fred Ho)在与癌症搏斗八年后,不幸于四月十二日病逝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家中,享年五十六岁。

自学音乐  透过艺术作品宣扬政治理念

侯维翰受到六○年代「黑人艺术运动」(Black Arts Movement)的影响,深信透过艺术,被压迫的人民可以找到自我定位和解放自我意识,发出自己的声音。他的音乐创作、十五张唱片及多部大型歌剧和芭蕾舞音乐,是他留下最重要的遗产,然而从十四岁自学中音萨克斯风开始,他的音乐几乎都是无师自通的。他启蒙自美国爵士乐,像是艾灵顿公爵(Duke Ellington)、约翰.柯川(John Coltrane)、Sun Ra和明格斯(Charles Mingus),但他始终排斥「爵士」的名称,认为那是西方文化硬加给黑人音乐的名号。他追求的是一种融非裔与亚裔于一炉的独特音乐语言,因此不管是东方传统乐器、民歌、功夫等,他都援引到音乐里。

在政治上,他可以说纯粹是六○年代黑人解放运动和左派运动的孩子,他对 W.E.B. Du Bois 和 Malcolm X 等黑人权利运动者的理念都很熟悉,甚至连毛泽东的革命也有所向往,他相信美国的亚裔(及其他被歧视族群),可以从黑人民权运动学习到争取地位和权力的方法。但他本人的政治观,据他自承是承袭于十八世纪英国纺织业反工厂主的Luddism。他的衣服很多都是自制的,色彩鲜明,在西方剪裁下融入亚洲和非洲的元素,是他极为鲜明的一个标帜。

在音乐外,侯维翰还透过著述来宣扬他的政治理念,他对女权的大力支持,在亚裔和男性中都是比较少见的。自从二○○六年他被诊断出大肠癌后,他即开始把这个抗争的力量,转到自身上,在部落格上陈述自己的求医过程,还出版了两本书。但他的音乐创作始终未停,去年秋天还在布鲁克林音乐学院演出 The Sweet Science Suite,以廿人乐队、吟唱、舞蹈和功夫,表达他对拳王阿里的敬意。

追求音乐自主独立  以作品发声

侯维翰一九五七年生于加州(他本姓Houn,Ho是在一九八八年改的),六岁时父亲获得麻州大学教职,全家搬到东岸。他从小就对艺术和黑人文化很有兴趣,东岸的爵士音乐圈成了他的音乐摇篮,而许多爵士乐手在政治上的开放态度,也在他内心埋下种子。

他身强力壮肌肉虬结(他刚出道时,拍过多张宣传照片是裸身只用萨克斯风遮住重点部位),曾加入海军,学会了贴身搏击。但他自称因为和一个使用种族歧视语的长官发生冲突,被海军除役。他后来进入哈佛大学,取得社会学硕士。据说这段期间他还涉入激进黑人倡权组织的活动。

他在八○年代初期搬到纽约,做起专业音乐家。首先在一九八二年组成一个Afro Asian Music Ensemble,又与当时的亚裔音乐家联系,探索寻找开发属于美国亚裔的独特音乐语言,还发行了他最早两张唱片Tomorrow Is Now!We Refuse to Be Used and Abused。为了追求音乐上的自主独立,仅管他的乐器不是爵士主流,他一生都不肯加入其他人的乐团,他在一九九○年组过Monkey Orchestra,在一九九七年与David Bindman共同创立布鲁克林萨克斯风四重奏。

他音乐生涯的转捩点是一九八九年,布鲁克林音乐学院演出他的中英双语歌剧A Chinaman’s Chance,他从移民的经验回溯中国背景,引用《西游记》创造出两部「芭蕾歌剧」:Journey to the WestJourney Beyond the West: The New Adventures of Monkey,他音乐里的孙悟空是一个不服既有权力结构,一心要打破天庭秩序的异议分子。 他的一九九一年的歌剧Warrior Sisters: The New Adventures of African and Asian Womyn Warriors 则是想像中外历史上四个著名女人打破时空的聚会,其中一人是花木兰。

侯维翰是美国艺术生态的产物,他虽然倡言反体制,但一生都悠游于体制内。如果没有各种基金会、学术机构、博物馆、表演厅等给他的补助、奖金、驻所(Residency)、演出费等,他不可能做个专业的艺术家。但他反不公不义、为弱势族群发声、致力追求美国亚裔独立的音乐风格,也是后代音乐家的一个榜样。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