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喜歌剧院 让「轻歌剧」缤纷复兴 |
由巴瑞.柯斯基亲自执导的轻歌剧《美丽的海莲娜》,非常缤纷热闹。
由巴瑞.柯斯基亲自执导的轻歌剧《美丽的海莲娜》,非常缤纷热闹。(© Iko Freese / drama-berlin.de.)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柏林喜歌剧院 让「轻歌剧」缤纷复兴

在当代歌剧殿堂不那么受欢迎的音乐剧种「轻歌剧」,最近在柏林的喜歌剧院推动下,让观众看到崭新面貌!由喜歌剧院总监巴瑞.柯斯基在一月下旬推出的「轻歌剧艺术节」,呈现六场轻歌剧演出,热闹缤纷的场面、荒谬的剧情,却带著讽刺针砭社会的意涵,连挑剔的剧评都开口喊赞。

在当代歌剧殿堂不那么受欢迎的音乐剧种「轻歌剧」,最近在柏林的喜歌剧院推动下,让观众看到崭新面貌!由喜歌剧院总监巴瑞.柯斯基在一月下旬推出的「轻歌剧艺术节」,呈现六场轻歌剧演出,热闹缤纷的场面、荒谬的剧情,却带著讽刺针砭社会的意涵,连挑剔的剧评都开口喊赞。

轻歌剧(Operette)是主题、体裁都比所谓「正统」歌剧还轻盈的剧种,旋律轻快,欣赏门槛比较没那么高。但也许就因为轻歌剧比较不那么严谨,故事浅显,演出难度不高,在当代的歌剧殿堂并非受到欢迎的音乐剧种,只有小约翰.史特劳斯的轻歌剧《蝙蝠》Die Fledermaus在圣诞、跨年期间比较常出现在歌剧院的节目单上。

但柏林的喜歌剧院(Komische Oper)在总监巴瑞.柯斯基(Barrie Kosky)的带领下,却在一月廿三日至二月八日推出「轻歌剧艺术节」(Operettenfestival),把这几年推出的轻歌剧集中演出,同时举办轻歌剧研讨会,面对挑剔苛刻的柏林歌剧迷,试图复兴轻歌剧。

轻盈但不改激进

喜歌剧院在「轻歌剧艺术节」推出六场表演:《萨沃依的舞会》Ball im Savoy、《蝙蝠》、《克里维亚》Clivia、《一位知道她要什么的女人》Eine Frau, die weiß, was sie will!、《美丽的海莲娜》Die Schöne Helena、《勿忘我》Farges Mikh Nit。其中,《勿忘我》是一场音乐会,由柯斯基亲自弹奏钢琴,歌手演唱意第绪语犹太轻歌剧歌曲,以轻歌剧歌曲,纪念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七十周年。

轻歌剧故事老套甚至荒诞,音乐风格轻松充满综艺风,由擅长激进的喜歌剧院来操刀,轻歌剧有了全新的生命。以柯斯基亲自执导的《美丽的海莲娜》为例,一八六四年的法文原本,在一百五十年后成为全新的歌剧缤纷拼盘,风格大胆且激进。《美丽的海莲娜》的舞台宛如万花筒,众多舞群不断换穿鲜艳的衣裳,在台上翻滚踢腿,甚至溜冰。三个小时的表演,肢体、歌声、灯光、布景都极尽夸张,导演毫不留白,让整个舞台塞满闹剧元素,不怕浮夸,彻底把玩轻歌剧的特色。《美丽的海莲娜》虽然看似综艺轻松,但导演手法成熟且激进,呈现出一幅七彩绚烂的人世织锦。

不是华格纳,也不是莫札特,除了《蝙蝠》之外,「轻歌剧艺术节」的作品其实都不是名作,柏林有那么多家歌剧院竞争,轻歌剧能吸引观众吗?

观众剧评喝采

喜歌剧院大动作复兴轻歌剧,其实冒著极大的风险,柏林歌剧迷严厉,剧评嘴巴锐利下笔也爱砍人,在严肃的歌剧殿堂,热闹烘烘的轻歌剧会被接受吗?会不会现场就嘘声不断,观众纷纷起身走人?

结果证明,连续几出轻歌剧票房都惊人,毒舌剧评盛赞,观众掌声激动,舞台上的缤纷轰炸,获得满堂彩。轻歌剧的剧情夸张,甚至可以说根本逼近恶搞,爱来爱去爱不到,杀来杀去杀不死,神震怒,人荒诞。但是,轻歌剧有重要的讽刺功能,透过夸大的角色,戳中社会的虚伪。喜歌剧院复兴轻歌剧,并非只是著重表面的色彩,剧场的针贬与讽刺,都可以在这些制作里看到,让观众在哄堂大笑之后,能有省思的空间。

复兴轻歌剧,中心人物就是怪杰巴瑞.柯斯基。这位犹太裔澳洲导演,担任喜歌剧院总监之后,尽情发挥导演长才,这几年数次获得国际奖项的肯定。他让歌剧院建立活泼的全新形象,在二○一三年顺利获得「年度歌剧院」(Opernhaus des Jahres)殊荣。他本人是个能量惊人的艺术总监,蹦蹦跳跳,毫不严肃,弹起钢琴技艺惊人,本人就如一出轻歌剧。他与喜歌剧院合作愉快,已经正式续约到二○二二年。

相关网站:柏林喜歌剧院  www.komische-oper-berlin.de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