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2015》 自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向前眺望 |
《逃亡2015》中,表演者所找寻的是逃脱现实世界的中介通道。
《逃亡2015》中,表演者所找寻的是逃脱现实世界的中介通道。(三十舞蹈剧场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三十舞蹈剧场再「起飞」

《逃亡2015》 自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向前眺望

延续《逃亡2013》核心精神「将逃亡视为脱离某种处境的能量」,三十舞蹈剧场艺术总监暨编舞者张秀萍与韩国导演洪银志及前卫剧场导演暨演员金玫廷共同创作,推出《逃亡2015》,将「逃亡」的行动视为「一股亟欲突破现状的正向能量」,表演者在场上找寻逃脱现实世界的中介通道,「类似哈利波特中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延续《逃亡2013》核心精神「将逃亡视为脱离某种处境的能量」,三十舞蹈剧场艺术总监暨编舞者张秀萍与韩国导演洪银志及前卫剧场导演暨演员金玫廷共同创作,推出《逃亡2015》,将「逃亡」的行动视为「一股亟欲突破现状的正向能量」,表演者在场上找寻逃脱现实世界的中介通道,「类似哈利波特中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2015TIFA三十舞蹈剧场《逃亡2015》

3/27~28  19:30   3/28~29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69

黑暗中,微光曳动,似在寻找什么。「你有戴手表吗?」三十舞蹈剧场资深舞者林依洁殷殷问著……白灯乍亮,众人瞬间置身一处象征通行处的桌子前,依序交上任何证明身分的物件,如身分证、健保卡、兵役证明,便静待逃亡路线图降临以航向未知。这是三十舞蹈剧场首次登上台湾国际艺术节之作《逃亡2015》。

从二○一三逃往二○一五

三十舞蹈剧场艺术总监暨编舞者张秀萍延续《逃亡2013》核心精神「将逃亡视为脱离某种处境的能量」,二○一五年与韩国导演洪银志(Hong Eunji)及前卫剧场导演暨演员金玫廷(Kim Min-Jung)共同创作,带领台湾舞者与韩国演员再逃一回。

《逃亡》的英文译名为Take Off,取飞机起飞之意,呼应《逃亡2013》结束后,舞团前往韩国诺特尔剧团(Nottle Theater Company)参与驻村工作坊。二○一四年末至二○一五年初,则由三十舞蹈剧场邀请两位韩国导演至台湾,针对《逃亡》进行跨界交流与工作坊,为二○一五年首登台湾国际艺术节舞台做准备。

从二○一三逃向二○一五,作品有了什么样的变化?编舞者张秀萍提到:「《逃亡2013》以舞蹈作品定调,二○一五的版本与剧场导演合作,结合戏剧文本,试图在原作中或创作方法上探询更多可能。」问及与韩国表演者工作的经验,资深舞者李维伦也提到:「这次与韩国演员工作,更发现演员与舞者在动作发展上的动机不同。」《逃亡2015》创作者与表演者跨国也跨界的结合,进行深入对话,可以看见编舞者张秀萍欲突破三十舞蹈剧场多以纯舞蹈为创作形式的现状。

亟欲突破现状的正向行动

除了在创作形式上寻求突破,创作者对于生命与环境的力求突破也是促成逃亡的契机。对张秀萍来说「《逃亡》不是犯罪者的逃脱行动,而是一股亟欲突破现状的正向能量。」对于社会、环境、生命现况的烦闷,张秀萍不愿处于被动接受的位置,采主动出击,试图从作品或工作过程找到出口。就整个大环境而言,韩国导演洪银志与金玫廷其实与编舞者张秀萍有类似的体悟「逃亡是改变现状的机会」。然而,「真的能有所逃脱吗?」三位共同创作者,不同语言,却道出相同心声。

与其在意使否能逃亡成功,创作者们更视逃亡为行动。因此,过渡空间如机场或车站便成了《逃亡2015》想像中的发生场域。而表演者所找寻的是逃脱现实世界的中介通道,「类似哈利波特中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张秀萍笑说。

为探索中介通道,曾被欧洲策展人Alexei Issacovitch赞许具原创性的灯光与舞台设计——《逃亡2013》的移动式照明灯具,将于《逃亡2015》继续发展。透过灯光渲染与明暗切换,张秀萍也探索因灯光而产生的视觉错觉,带出空间的过渡特质,引领观众逃向虚实中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