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乡以戏之名 三大节「剧」集苏州 |
昆剧节的闭幕式演出《魏良辅》,图为演出舞台布置。
昆剧节的闭幕式演出《魏良辅》,图为演出舞台布置。(李翠芝 摄)
苏州

江南水乡以戏之名 三大节「剧」集苏州

十月的苏州,因三大艺术节庆——「第六届中国昆剧节」、「第十四届中国戏剧节」及「第六届中国评弹节」轮番上阵而热闹非凡,计有十七台的昆曲、十八场次的评弹、卅出不论大小的中国戏剧(戏曲),戏迷赶场赶得紧,但已举办多次的节庆,却仍有宣传行销、售票状况混乱的情形……

十月的苏州,因三大艺术节庆——「第六届中国昆剧节」、「第十四届中国戏剧节」及「第六届中国评弹节」轮番上阵而热闹非凡,计有十七台的昆曲、十八场次的评弹、卅出不论大小的中国戏剧(戏曲),戏迷赶场赶得紧,但已举办多次的节庆,却仍有宣传行销、售票状况混乱的情形……

刚过了黄金周的旅游假期,以「亿」为移动人数的四方流串,各地景点饱受超载负荷之苦,由于人口众多,群众惯于扎堆凑热闹的场面,这点颇有农业时代赶集的意味,出游模式逐渐也转移在各种大小活动,例如,年底前的各类艺术节庆,仅仅光辉十月开始的江浙沪苏等地,各类的艺术戏剧节目,总数高过往年的两三倍成长。看你千场不算多,有人统计过多少演出吗?答案是没有,因为随机应变向来是官方掌控文艺的首要条件,这只能是个秘而不宣的资料,如果有接近真实数字的来源,业余的戏迷粉丝里,或许会有接近可靠的答案。

三大戏剧节庆  共聚平江府

古称「平江府」的苏州,位于在现今的老城区一带,在其传统文化积累下,昆曲、评弹、苏剧等都有密不可分的关联,舒缓幽静的水乡小城,向来是细腻婉约风见长。十月起近一个月的档期,「第六届中国昆剧节」、「第十四届中国戏剧节」及「第六届中国评弹节」三大国家级艺术节庆,连番在古城的各大剧场(涵盖昆山)登场。

隔三年一办的昆剧与评弹双节,落户苏州已达十年之久,照次第运行,应该实地操作经验不少,但首先开幕的昆剧节在宣传、票务、剧目、场地等基本环节上,都看不到明显的宣传,;与观众最密切的票务代理「聚橙网」,竟未能全部掌握票源,部分标注售罄,连剧团也不知其真假,以致台湾兰庭剧团忍不住提问「不是说满座,为何很多空位?」;通过微信平台买票,竟有无法入场的尴尬!身为主办单位的江苏省政府,似乎未设常态性组委连剧会来执行,接下来要它撑起大场面大格局的「中国戏剧节」,糯糯的苏腔,会不会有点使不上力?!

本届昆剧节限于新政策八大项规定取消了评奖环节,代之以一剧一评,让人颇有耳目一新之感。对于售票的运作,大的可借鉴「上海国际艺术节」,近的看看「乌镇戏剧节」,至少票务推动有序,每个剧场都被商业售票填上满座;而非动员艺校的学员,学戏不爱戏的僵尸粉丝,聊天睡觉走动,另外随意录影、高调拍照的也不在少数,让花钱进场的真实观众深受其扰,校方与剧场单位,对这些基本剧场规则,竟也完全采取「自由放任」。

昆剧节闭幕式  搬演曲圣魏良辅

至于昆剧节的闭幕式倒是热闹多了,并非剧目胜出,关键是电视有转播,因为领导上台致词,较之往年拖沓的发言,今年可说是简洁多了,在宣说圆满完成预定任务热烈祝贺等宣传口号下,这位市长级的人物,还因赶场过度,硬将晚上好,误读作中午好……

闭幕节目是新编剧《魏良辅》。命题文章本来就是不讨好,改编搬演昆曲发展的关键大人物魏良辅,学者创编的「曲圣」怎么来由?水磨腔如何体现创作的艰辛?南北曲的融合过程?演绎才子与知音间的互动?凡此种种多无从衔接,新编戏的词生戏疏较难令人一见倾心,又在於戏核的演述,缺乏显著的剧情来推展,众多的曲家角色,也只能以唱曲复唱曲来演,这大概可以归于清曲之流吧!其中〈虎丘曲会〉一段欲复刻明代唱曲达人的兴旺,遥想比拟现今的选秀演唱会,也是种「中国好声音」,少了山歌式的对阵、万人唱曲的写意胜景,营造剧曲的气势,似乎减了几分渲染的力度。

三大节,十七台的昆曲,十八场次的评弹,卅出不论大小的中国戏剧(戏曲),搭起的大看台——犹似看不完,春柳春花满姑苏!三大节绕下来,看戏的伤不起,演戏的唱不熟,何妨让彼此节/劫后重生,单纯地你戏中有我 我戏中有你,以戏相会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