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刊「国立」被删惹风波 民政局康文署回避回应 |
剧组成员学历被去「国立」事件引发媒体关注,图为《明报》的相关报导。
剧组成员学历被去「国立」事件引发媒体关注,图为《明报》的相关报导。(陈国慧 摄)
香港

场刊「国立」被删惹风波 民政局康文署回避回应

三月下旬,香港糊涂戏班演出《恶童日记第三部曲之第三谎言》时的场刊,出现内部人员的台湾学历「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被删除「国立」两字,引发剧场界讨论。在雨伞革命与铜锣湾书店五子事件之后,香港的言论与创作自由是否遭限在在引发港民关注,也让此「去国立」备受港媒关注。而这次事件是香港康文署的自我审查内规或偶发事件,官员也回避回应,大打太极。

文字|陈国慧
第280期 / 2016年04月号

三月下旬,香港糊涂戏班演出《恶童日记第三部曲之第三谎言》时的场刊,出现内部人员的台湾学历「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被删除「国立」两字,引发剧场界讨论。在雨伞革命与铜锣湾书店五子事件之后,香港的言论与创作自由是否遭限在在引发港民关注,也让此「去国立」备受港媒关注。而这次事件是香港康文署的自我审查内规或偶发事件,官员也回避回应,大打太极。

香港艺术发展局资助剧团糊涂戏班,于三月十八至廿日在荃湾大会堂演出舞台剧《恶童日记第三部曲之第三谎言》,在演出后爆出了演出场刊中创作成员学历「国立」字样「被消失」的事件。创作团队成员首先在脸书上以「可怕事件」来形容,内容有关剧团的艺术行政主任兼此次执行监制罗淑燕,是台湾的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毕业生,但其印在场刊的履历,却被负责印制场刊的主办者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职员以口头方式表示,要求删除「国立」两个字,即使以英文呈现也不行,多番争取仍未果。

 是规定或自我审查  官员打太极

最后在场刊上,罗淑燕的简介只写有「艺术行政工作者」,并加上以广东话写成的感言:「喺一个冇自由嘅国家生活,冇创作自由,冇言论自由,咁就足够?」,其照片则是一张与毕业证明的合照,上面清楚写有「国立」两字。事件传出后在业界引起不少讨论,有资深艺术行政人员表示这「习惯」在回归后已经出现,不知是否署方内部有特定的指引,或是个别负责节目的职员自我审查;亦有监制表示以为这已经是大家所知道的公开秘密,但亦看不同负责人是否有看得那样紧或大意,因此就出现,即使同样是由康文署主办的艺术节,亦有时「国立」时不「国立」的情况。

以往在业界之间的讨论,由于事件的敏感度和脸书的广传,一时间成了头条新闻,不但电视有报导,本地几份大报章亦广泛讨论,康文署并未有正面回应,而更高层负责文化事务的民政局局长刘江华也大耍太极,不过即使媒体能避得过,他在立法会会议内亦被议员质问是否有审查事件,不过也只是一些空洞的言语,令人对是否真的有其事更有疑点。

担忧创作自由  掀起关注讨论

笔者近年曾有与康文署合作出版的经验,事实上如果是署方主办的节目,对相关字眼的确有不明文的指示(但在非主办活动就没什么限制),如在文章中「去国立」的出现并非首次,有台湾作者也表示对做法见怪不怪,大家在担心影响制作流程下,对有些事情和价值的坚守往往有所松懈。以往的「松懈」可能是因为相信有些核心价值仍在,但近两年随著雨伞运动和很多事情(如铜锣湾书店五子被消失事件)的发生,响起迫切的警号,令人担心言论和创作自由被扼杀。

事实上如「六四舞台」等作品多次不能在康文署场地演出,已有很多剧场工作者提出关注,而随著这次事件的曝光,让更多人对香港文化的进一步摧毁更感忧心。「我们深切希望香港继续享有言论及创作自由。这是我们最珍惜的核心价值。」糊涂戏班在声明中的最后一句,道出了文化工作者的心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