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外之悲 |
《小夜曲》频繁将画面拆解在现实空间的周遭进行并组构,不仅只为了反身揭露所谓剧场真实之后的虚构,也与剧中的梦中之梦,隐隐有回声的互喻。
《小夜曲》频繁将画面拆解在现实空间的周遭进行并组构,不仅只为了反身揭露所谓剧场真实之后的虚构,也与剧中的梦中之梦,隐隐有回声的互喻。(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 提供)
戏剧

梦外之悲

刻意曝露的摄影工作人员、敞露的镜头轨道,即时将剧中角色们的行举,特写并放映至背幕,并由此时而音声拼贴、时而影像与真实分离,调度上可将剧场空间中分处两端的行为并置在同一画面,拥抱成为最疏远的距离,暴力与乖戾,却有了最逼视内在视角的手术刀般的残酷。

文字|李时雍、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
第285期 / 2016年09月号

刻意曝露的摄影工作人员、敞露的镜头轨道,即时将剧中角色们的行举,特写并放映至背幕,并由此时而音声拼贴、时而影像与真实分离,调度上可将剧场空间中分处两端的行为并置在同一画面,拥抱成为最疏远的距离,暴力与乖戾,却有了最逼视内在视角的手术刀般的残酷。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小夜曲》

7/15~24 淡水云门剧场

日途围困,所以潜行梦中。

状似空台的序幕剧场,地透亮、洁白的墙面,「一间像温室的空间」,萤光勾勒线条始有家屋的象征。茉莉(施宣卉饰)来到台前,引言般,指示著周遭的虚空,这里将会有厨房、将有张床、一株美丽的乾燥花,对观众铺陈接下一个围绕著死亡与梦魇的故事。

再次引流行音乐入剧

以《小夜曲》为名,莎妹剧团此次以歌手田馥甄专辑作品《日常》为曲目所制作的音乐舞台剧,却从概念的日间,演绎而颠倒为夜的歌曲。故事微带悬疑但并不复杂,茉莉在爷爷过世后,失眠愈益严重,接受由田馥甄所饰演的睡眠治疗师紫沁的诊疗,而后搬进了爷爷开花店时熟稔的男孩阿永的家。阿永与曾为父亲的变性母亲惠玲同住一屋,并有要好的女朋友小萃。但随茉莉夜梦愈剧,日间里人伦冲突纠葛,阿永父亲曾经一段外遇、间接造成母亲车祸成植物人沉睡离世,小萃对茉莉怀抱矛盾的妒意爱恨,并赫然发觉生父可能与阿永相同。所有情节,缠卷进一个又一个充满残杀仿佛逃脱不出的梦境,然后现实里惠玲意外被害逝去。

编剧王嘉明提到与导演Baboo孵梦的最初,系浮现、援引了《甜蜜的来生》角色小夜,以及小说家吉本芭娜娜一系列「睡眠」故事的人物和意象。但或许在引入了《日常》的田馥甄之后,更专注于营造各人于生命微小里的彼此嵌合、相互的疗愈或救赎。小夜成了小夜曲,如梦的守护者紫沁藉歌声温柔贯串,又如母亲惠玲开设的酒吧,其中调酒师好友、另一个聆听者Adam彻夜等候店门铃音叮铃。

对莎妹核心编导王嘉明来说,这已不是第一次引流行音乐入剧,其「常民三部曲」《麦可杰克森》到《SMAP X SMAP》无不拼贴著西洋到东洋经典歌曲,二○○九年《肤色の时光》,更创作以陈绮贞歌曲为引的推理音乐剧。《小夜曲》剧本藉梦解析之场景,穿梭真实与幻境,得以适时将田馥甄低回的词曲〈独善其身〉、〈灵魂伴侣〉、〈余波荡漾〉等编织入情节转折处。对于导演Baboo而言,此出作品亦有意无意地,延续了他二○一五年取材绘本作家佐野洋子罹癌倒数日子的独角戏《洋子Yoko》场景和隐喻,《洋子Yoko》舞台上倾倒的巨大纸箱所盛装老妇人与老猫的家屋,在《小夜曲》转成了洁白温室的房间。

影像叙事与梦中之梦互喻

引人注目的是,近年莎妹剧团的作品,不管是《SMAP X SMAP》或《海纳穆勒四重奏》等,持续援用试验的live即时摄影形式,调度出一次精准和丰饶的影像剧场空间。刻意曝露的摄影工作人员、敞露的镜头轨道,即时将剧中角色们的行举,特写并放映至背幕,并由此时而音声拼贴、时而影像与真实分离,调度上可将剧场空间中分处两端的行为并置在同一画面,拥抱成为最疏远的距离,暴力与乖戾,却有了最逼视内在视角的手术刀般的残酷。《小夜曲》频繁将画面拆解在现实空间的周遭进行并组构,不仅只为了反身揭露所谓剧场真实之后的虚构,如此的影像叙事风格,也与剧中的梦中之梦,隐隐有回声的互喻。

后半段陷入反复的杀害梦魇,竟致现实的边界模糊难辨。因为日途艰难,茉莉将周遭人事的不幸,肩负在身,而负疚,而陷入漫漫的睡眠,仿佛唯有如此能醒自他人的梦中,修正所有日里造成的错误。但伤害总自外边潜行,艰难的总是梦外之悲。

温室原就是收容将死之物的场所。于是一切过去,Adam暂停了怀念惠玲的酒吧启程远行,疗愈者紫沁现身的终幕,引领著所有角色迂回穿越后台,透过场中持续的影像(一如王嘉明二○一五年重演作品《Zodiac》),穿行乐手与工作人员们,直至室外艳艳的阳光下,彷若自拟像复返了生命的真实。

然而海伦的歌声未止,温柔抚慰,迷惑著剧场中的我们,直扑向萤幕的环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