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况味与范围的延伸 |
《女人の和平》从宏观的城邦到微观的家庭、个人,再拉大到现实生活里自我的实践。
《女人の和平》从宏观的城邦到微观的家庭、个人,再拉大到现实生活里自我的实践。(林韶安 摄)
戏剧

家的况味与范围的延伸

三个剧本中,标题直接以「家」入味的《拼装家族》,却是最尝不出「家」的况味,究竟为何?问题在于表面上最政治正确来探讨「他们不是一家人,却有著一家人的情感联系和底蕴」(节目单〈编剧的话〉),却提不出那么到底「家」是什么?编剧服膺在外界主流价值所形塑「家」的构成元素,却无法对于这样的「家」提出反证,去说服观众往往最陌生的人,反而比自己的家人更为亲近。

文字|叶根泉、林韶安
第282期 / 2016年06月号

三个剧本中,标题直接以「家」入味的《拼装家族》,却是最尝不出「家」的况味,究竟为何?问题在于表面上最政治正确来探讨「他们不是一家人,却有著一家人的情感联系和底蕴」(节目单〈编剧的话〉),却提不出那么到底「家」是什么?编剧服膺在外界主流价值所形塑「家」的构成元素,却无法对于这样的「家」提出反证,去说服观众往往最陌生的人,反而比自己的家人更为亲近。

流山儿★事务所+乐塾《女人的和平》

4/29~5/1 

黄郁晴x同党剧团《窗明几净》

5/6~8 

吴定谦x动见体《拼装家族》

5/13~15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二○一六新点子剧展以「一家の味」为主题,找来流山儿★事务所+乐塾,演出改编自古希腊喜剧《利西翠妲》Lysistrata的《女人の和平》、同党剧团演出美国剧作家莎拉.茹儿(Sarah Ruhl)的《窗明几净》The Clean House、动见体剧团演出编剧詹杰创作剧本《拼装家族》。三出戏包含古典、现代、自创剧本,个别所讨论的内容,看似不完全与一般人所认知「家」的主旨有所关连,但三出戏连续看下来,便能进一步感受到此次新点子剧展的用意,在于将「家」的定义重新扩展与延伸:如《女人の和平》将国族的战争置于家庭夫妻床笫之间的对立;《窗明几净》深入看待夫妻之间第三者,所造成「家」的解构,却因此重新体悟「家」的意义;《拼装家族》将不是家人的陌生人拼装一起,探讨「家」的另类定义,三出戏所组合而成的「一家の味」,让观众品尝出「家」的另一种况味。

超越框架的「家」

日本导演流山儿祥,以熟稔的舞台场面调度、演员流畅的进出场,让一群四十五岁至六十岁素人所组成的熟龄剧团「乐塾」,展现表演的魅力与舞台的乐趣。他们不仅载歌载舞,包装在有如「志村大爆笑」的综艺哏,和同乐晚会的演出形式里面,却没有忘掉重新诠释由寺山修司改写《利西翠妲》而成《不可思议的情色之国》,再还原《利西翠妲》的日文翻译剧名《女人の和平》,在如此双重转译的过程中,加入观看视角如男女性别、个体与群体、国族与家庭等多元观点的流变,除了原著中所翻转女人当自强,以性罢工来诉求和平,而形成男女权力的反转对掉,更是七○年代反战名言:“Make Love, No War”的先驱与反动“War, No Make Love”。而剧中将军之子小次郎为了想表现自己的男子气概,与符合父亲眼中理想的儿子形象,在自愿担任侦查兵的任务中,却命丧和平使者的箭下。这样的努力想达成上一代对自我的期许与目标,却成为剧中唯一的牺牲者。流山儿祥似乎在此提出「家」对于个体的禁锢,长久活在别人的期许与社会的主流价值之中,亦如他想要成立「乐塾」的动机,是在他照护母亲时所衍生的想法,当时他想知道,如果用背负著「历史的身体」——和一般人不一样的身体,来演释剧作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注)这样经由年岁时间所积累所展现出不同于剧场演员的身体,这样真正实体是经历过许多生命的负担重责,能否抛弃掉过往的认知与框限的却步不敢,流山儿祥借由「乐塾」让这些「历史的身体」蜕变成长,在剧场内实践出来。

黄郁晴所执导《窗明几净》,非常细致地爬梳原剧本中,对于四个女人因外遇事件彼此搅和进到对方的生活里面,所产生的冲突、和解、互怜、关怀与爱。莎拉.茹儿的剧本并不好驾驭,除了诗化的意象与内在意识独白,还有多重语言所产生的文化隔阂与相互不了解,所以在舞台上至少就有中文、葡萄牙文、西班牙文的混合使用,黄郁晴却能俐落地处理语文转译的问题,归功于二○○九年她即翻译此剧本为中文,成为她在国立台北艺术大学的毕业制作,事隔多年,再次重制的演出,可以看出导演对于剧本掌握的熟悉与更深切体悟。黄郁晴处理剧中原配与第三者之间,不会落入到刻板道德评断的窠臼内,将两个女人样板化(stereotype),两人反而因此相濡以沫,重新在彼此身上学习,体悟出一个家的组成,并非只是遵循著约定俗成的常轨运作,当夫妻相处没有了感情与互动,仿佛窗明几净的房子没有人味,即会沦为样品屋般没有生气。

尝不出「家」的况味?

詹杰编剧《拼装家族》在节目单〈编剧的话〉中,说明创作动机是来自日本《无缘社会》一书中,记录著人情淡薄的都市社会里,人与人失却联系,寂然只身孤独走向死亡,但以剧情来看,让人更容易联想到宫部美幸推理小说《理由》,所提到法拍屋、海蟑螂的社会议题,借由一宗谋杀案才发现同住的四人,都是没有血缘关系。如此像社会新闻版面的事件,最怕就是落入如此样板的套式中,詹杰把自己多年田调采访的经验,转换成为剧本,却无力将这些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深入他们各自故事的底蕴之中,结果每个人的故事听起来,就像社会新闻我们会读到的情事,每个人的面容却模糊不清。剧本更处处存在不堪检证的细节:例如法拍屋的屋主,既知道屋子是凶宅,竟不会想要更换门锁?一群装扮家人已有经验的合作伙伴,竟然面对一位开锁进来的闯入者,反应是如此弱智而不知所措?种种「一厢情愿」的情节安排,大大削弱了剧本的可信度。

三个剧本中,标题直接以「家」入味的《拼装家族》,却是最尝不出「家」的况味,究竟为何?问题在于表面上最政治正确来探讨「他们不是一家人,却有著一家人的情感联系和底蕴」(节目单〈编剧的话〉),却提不出那么到底「家」是什么?编剧服膺在外界主流价值所形塑「家」的构成元素,却无法对于这样的「家」提出反证,去说服观众往往最陌生的人,反而比自己的家人更为亲近。因此,对于「家」的想像与认知,仍停留在表面层次与意涵,如同《拼装家族》剧情后段都在处理每位成员不为人知、进而被揭露的问题,每个人的揭露都是如此简单直接,均是由另一位拼装成员口中说出,如果真是如此简易,何须揭露?况且他们不是家人之间所谓血缘的情感,编导却无法展现这些陌生人不同于家人的联系又是什么?相对之下,《女人の和平》将政治「管理众人之事」聚焦于「管理自己下半身的事」,从宏观的城邦到微观的家庭、个人,再拉大到现实生活里自我的实践,如此延伸扩展了家庭的版图与范围,进而思索个体该如何置身于群体之中,找到真正的自我;《窗明几净》先将家庭解构,却在破坏之中,让内在被外界所束缚捆绑的情感,借以得到解放与流泄,如此才能直指家庭的核心:「家」并非外在社会所定义与标示的成分,而是情感与爱。

最大亮点是演员

最后,此次新点子剧展最大亮点是演员的表现,无论《女人の和平》熟龄的素人,《窗明几净》素质整齐的四位北艺大戏剧系毕业的女人:吕曼茵、陈信伶、蒋薇华、谢琼煖,加上剧场老将安原良;《拼装家族》柯一正、邱安忱、张诗盈、李劭婕、吕名尧、洪健藏,撑起并填补剧本的空白与不足,且三出戏的演员都没有使用麦克风,全以肉嗓来与观众搏感情。台湾现代剧场长久依赖科技的方便,造成演员声音训练的怠惰,我们却可以从「乐塾」的熟龄素人身上看到,经由训练而能在剧场内中气十足,声音投射清晰分明,值得称许与借镜。

注:流山儿★事务所+乐塾《女人的和平》导演专访www.youtube.com/watch?v=fe8HkJtNRkg。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