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实的幻想曲
专栏 Columns

现实的幻想曲

当我们一出生,就会开始使用逻辑来理解我们的世界。嚎啕大哭让我有奶喝,逗弄会让我笑,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虽然我们学习的速度很快,但仍需要很多年,才能区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想的。事实上,作为一个孩子,我们被鼓励要生活在一个有幻想的世界里,因为这样比活在现实有趣。

当我们一出生,就会开始使用逻辑来理解我们的世界。嚎啕大哭让我有奶喝,逗弄会让我笑,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虽然我们学习的速度很快,但仍需要很多年,才能区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想的。事实上,作为一个孩子,我们被鼓励要生活在一个有幻想的世界里,因为这样比活在现实有趣。

贝多芬,绝对是那种外表会令人震惊的人。他又多又长的头发总是一团糟,他的衣服也往往是肮脏破烂的。然而,人们仍尊敬他,因为,他是个伟大的艺术家。当然,每个人都知道,艺术家常被困在自己的创作世界里,因此失去与现实接触的机会。

幻想比活在现实有趣

然而,贝多芬的作品一点也不凌乱。他的作品非常有组织,每个音符的存在都有其意义。当时,最常用的音乐结构是奏鸣曲形式。而贝多芬就像一个习惯每天穿著西装、打著领带去上班的总经理,使用著惯用的奏鸣曲式,舒适地创作著。但是,当他写了两首不遵循通常规则的奏鸣曲时,他意识到,如果仍使用奏鸣曲这样的名字,人们会觉得很古怪,就像看到总经理穿著短裤和凉鞋来上班一样。因此,贝多芬叫这曲子为「像幻想的奏鸣曲」,来解决这问题。说这曲子为幻想,大家就能懂它没有遵循通常的规则,就像,总经理那天休假,只是进办公室拿个东西就走。第二首这样的奏鸣曲《月光》,变成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这个有名的第一乐章,是缓慢且梦幻的,让很多人感到超凡脱俗。

当我们一出生,就会开始使用逻辑来理解我们的世界。嚎啕大哭让我有奶喝,逗弄会让我笑,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虽然我们学习的速度很快,但仍需要很多年,才能区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想的。事实上,作为一个孩子,我们被鼓励要生活在一个有幻想的世界里,因为这样比活在现实有趣。我小时候一直相信有牙仙子。在我五、六岁时,有一颗牙齿摇了一个多星期,我爸爸想用一根绳子把它绑起来拔掉,但是我很害怕。他解释说,我很幸运,如果牙齿掉了,我就会得到钱。我需要做的,就是在睡前,把牙齿放在枕头下,半夜时,牙仙子会来,会用钱换走我的牙齿。真假?我不信!但是,当我的牙齿被拔下来,我把它放在枕头下,真的在隔天就不见,换成是钱了。哇!相信有牙仙子,真是太棒了!

都是大人们的错!

不幸的是,随著我们的成长,我们童年的幻想逐渐被逻辑所扑灭。我记得,在我五年级时,我哥哥跟我说,世界上没有圣诞老公公。

「不可能!」我说,「不然怎么可能有那些和圣诞老公公有关的歌?」

「那些都是瞎掰出来的故事」他说。

「你乱说!」我大叫,我不想相信他。

「你不要那么蠢好不好,怎么可能有会飞的驯鹿?」他说。

我不死心地问:「如果那不是真的,你要怎么解释他在圣诞树下为我们留下的所有礼物?」

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他的回答是:「那是我们在睡觉时爸爸妈妈放的啦!」

我突然傻眼,因为我终于明白,整个圣诞老公公的故事,居然是个巨大的谎言。小精灵准备礼物?从北极来会飞的驯鹿拉著雪橇?穿红衣的大胡子胖男人在爬烟囱?这些当然不可能是真的,牙仙子也一样!这些都是爸妈做的吗?我觉得好失落,这些年,我都被骗了。

这是个圣诞夜,我在上海,准备上台表演。当我在高中和大学时,我幻想能成为一个明星,能到不同的地方去表演。现在,我真的在上海准备要表演,我的幻想成真了。这也让我心中的圣诞老公公和牙仙子,再度变得真实。不过,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时间,我应该要在台北,在温暖的家中,和家人一起坐在圣诞树旁,但我却错过了和家人一起的时光。唉~幻想啊~

这,都是大人们的错!!!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