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台湾的声音 |
PAR表演艺术
焦点专题 Focus 谱写台湾的声音

谱写台湾的声音

「一九六○年代之前,台湾几乎没有现代音乐可言。」短短的一句话道出了当时乐坛的窘况。作曲家在音乐路上不顺遂,偶有新作也只能零星出现,每年几乎只有一场发表。直到几位留学归国作曲家,开始面对自己的根,借西方学院派作曲训练传递原乡情怀。他们登高一呼,召集同好开创交流园地,并由台湾出发,跨出国门,轰轰烈烈地向外发声。

当然,在这些年来,培育作曲家的计划也纷纷出现,从征曲、比赛到发表、录音、乐谱发行,给予初出茅庐的年轻作曲家们一臂之力。而今,半个世纪过去,草创的艰辛早已拨云见日,前辈创意仍然源源不绝,后起之秀更是百家争鸣。身为作曲家的他们,无论何时何地,永远张开天线、触动感官,用音符刻画心中的台湾,谱写属于台湾的声音。

文字|本刊编辑部
第291期 / 2017年03月号

「一九六○年代之前,台湾几乎没有现代音乐可言。」短短的一句话道出了当时乐坛的窘况。作曲家在音乐路上不顺遂,偶有新作也只能零星出现,每年几乎只有一场发表。直到几位留学归国作曲家,开始面对自己的根,借西方学院派作曲训练传递原乡情怀。他们登高一呼,召集同好开创交流园地,并由台湾出发,跨出国门,轰轰烈烈地向外发声。

当然,在这些年来,培育作曲家的计划也纷纷出现,从征曲、比赛到发表、录音、乐谱发行,给予初出茅庐的年轻作曲家们一臂之力。而今,半个世纪过去,草创的艰辛早已拨云见日,前辈创意仍然源源不绝,后起之秀更是百家争鸣。身为作曲家的他们,无论何时何地,永远张开天线、触动感官,用音符刻画心中的台湾,谱写属于台湾的声音。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