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博拉.博达重任纽爱总裁 能否翻转颓势众人期待 |
博达回锅任纽约爱乐总裁震撼乐坛。
博达回锅任纽约爱乐总裁震撼乐坛。(Vern Evans 摄 洛杉矶爱乐 提供)
纽约

黛博拉.博达重任纽爱总裁 能否翻转颓势众人期待

可说是当前美国最成功的古典音乐经理之一的黛博拉.博达,过去十七年担任洛杉矶爱乐的总裁,把乐团带领成业界楷模。而当年从纽约爱乐出走西岸的她,三月中又被纽爱迎回重任总裁,能否将连续几年颓势的乐团带出新气象?能否让困窘财务重见光明?都是她接下来的重大挑战,也让纽约古典音乐圈充满期待。

文字|谢朝宗、Vern Evans
第292期 / 2017年04月号

可说是当前美国最成功的古典音乐经理之一的黛博拉.博达,过去十七年担任洛杉矶爱乐的总裁,把乐团带领成业界楷模。而当年从纽约爱乐出走西岸的她,三月中又被纽爱迎回重任总裁,能否将连续几年颓势的乐团带出新气象?能否让困窘财务重见光明?都是她接下来的重大挑战,也让纽约古典音乐圈充满期待。

什么情况下老人回锅可以成为重大新闻?如果你关心古典音乐的话,答案是当这个「老人 」是黛博拉.博达(Deborah Borda),这个「锅」是纽约爱乐的时候。

纽爱在三月十四日宣布博达将重任总裁,肯定会是本年度美国古典乐界最震撼的新闻之一,对纽约乐迷来说,是值得期待的好事,至于对纽爱来说,则可能是重振连续几年颓势的重大转机。

连年发展不佳  纽爱期待中兴

先从纽爱来说吧。这个美国历史最悠久、有过马勒、托斯卡尼尼和伯恩斯坦等音乐总监的乐团,最近几年来,传出的似乎只有坏消息。二○○三年一项与卡内基音乐厅合伙的构想还未启动就告吹,给人其管理阶层是病急乱投医的印象(其长驻的音乐厅音响效果不佳,乐团一直想解决)。千禧年以来寻找音乐总监的过程始终是曲曲折折。二○○九年上任的中生代指挥艾伦.吉伯特(Alan Gilbert),虽然有著家族渊源(父母皆是纽爱乐手),积极引进当代音乐的做法也很获乐界赞赏,但始终没法与乐团及观众建立根深柢固的默契,以至在两年前决定分道扬镳。继任的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名气不响,被视为只是第二人选,而且还因为有约在身,不能马上上任(明年三月他率团到台湾时,爱乐者可以亲自评鉴一下他与乐团的契合程度)。

今年一月,才当了五年的总裁Matthew VanBesien突然宣布辞职,并顺带传出负责筹款及艺术规划的两个高阶领导也另谋高就,都让人有这是一艘无舵之舟、失了方向的感觉。博达毫无疑问是当前美国最成功的古典音乐经理之一,她过去十七年担任洛杉矶爱乐的总裁,把乐团带领成业界楷模,突破重重困难建成了由名建筑师Frank Gehry所盖的迪士尼音乐厅,在二○○七年签下当时年仅廿六岁的杜达美(Gustavo Dudamel),在他成为乐坛超级巨星的路上有推波助澜之功,并掀起其他乐团找寻「年轻新秀」的潮流。在艺术规划上也多有突破,推出多项跨界合作的节目,成为美国主要乐团里最具开创性的一个。

让纽约爱乐最呕气的是,博达在洛杉矶大展身手前,是先在纽约崭露头角的。她在一九九○年代担任纽爱的总裁,据说是因为与当时的音乐总监库特.马殊(Kurt Masur)不和,才转战西岸。等她在洛杉矶搞得有声有色,纽约人难免生出「如果不是那样」的想像。

当务之急解决财务  众家期盼能干总裁

纽约乐坛确实需要一剂强心针。因为虽然有卡内基和林肯中心两大古典音乐两个龙头舞台,全世界最好的乐团音乐家都非要在此展技,但出了观众日益缩减的古典音乐圈,似乎不再有任何社会地位,大都会歌剧院尾大不掉,林肯中心领导真空,卡内基节目僵化,也不再有像过去的「下城音乐圈」带动新的音乐风潮。博达一人当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如果她能让纽约动起来,有可能带动其他机构推陈出新。

不过在此之前,她首先要解决纽爱的财务问题,乐团在本世纪几乎年年赤字,储备金缩水。而博达在洛爱任内,把年度预算从四千六百万元增加到一亿两千万元,储备金从五千万元增加到两亿七千六百万元,募款能力著实可观。她已经发下豪语要在三年内平衡纽爱预算,可见她体认到问题严重性。另一个重要任务是音乐厅的重修计划,至少还需要两亿元,之后还要规划和监工,达成在二○二二年启用的目标,她在洛爱的经历,应该可以让有能力捐款者放心。

博达回锅,不知是纽爱动之以情,还是她壮志不减想要接受新的挑战,乐坛都期待她能成功。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