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舞者》上映 芭蕾叛逆小子普鲁尼再推新作 |
普鲁尼在《带我去教堂》音乐录影带中的剧照。
普鲁尼在《带我去教堂》音乐录影带中的剧照。(David LaChapelle 摄 Sadler's Wells Theatre 提供)
伦敦

纪录片《舞者》上映 芭蕾叛逆小子普鲁尼再推新作

曾是「最年轻皇家芭蕾舞团首席」的瑟基.普鲁尼,自二○一二年无预警辞去首席一职后,其动向依然让舞迷关注,最近由导演Steven Cantor 执导制作的纪录片Dancer在英国上映,也揭露了普鲁尼一路走来的成长历程。因为母亲才走上芭蕾之路的他,离开皇芭后并未高挂舞鞋,因认识了契合的爱侣、也是芭蕾舞者的奥西波娃,这位芭蕾叛逆男孩似乎也重新展开了人生旅程……

文字|魏君颖、David LaChapelle
第292期 / 2017年04月号

曾是「最年轻皇家芭蕾舞团首席」的瑟基.普鲁尼,自二○一二年无预警辞去首席一职后,其动向依然让舞迷关注,最近由导演Steven Cantor 执导制作的纪录片Dancer在英国上映,也揭露了普鲁尼一路走来的成长历程。因为母亲才走上芭蕾之路的他,离开皇芭后并未高挂舞鞋,因认识了契合的爱侣、也是芭蕾舞者的奥西波娃,这位芭蕾叛逆男孩似乎也重新展开了人生旅程……

曾在二○一二年,因无预警辞去皇家芭蕾舞团首席一职而震惊舞坛的瑟基.普鲁尼(Sergei Polunin),尽管已不再出现在柯芬园的歌剧院舞台,他的一举一动,依旧受到媒体关注。这位曾以十九岁之龄,成为皇家芭蕾有史以来最年轻首席的舞者,技巧浑然天成,亦曾被许多人拿他与纽瑞耶夫、巴瑞辛尼可夫等明星相提并论,也正因为他的闪电离职,才让他的成长背景、训练过程引起瞩目。三月份,由电影导演Steven Cantor 执导制作的纪录片Dancer在英国上映,揭露他一路走来的成长历程。

芭蕾叛逆男孩的迷惘

现年廿七岁的普鲁尼,生于前苏联时期的乌克兰,先习体操,后至基辅的国家舞蹈学院就读,而后获得纽瑞耶夫基金会的资助,前往伦敦的皇家芭蕾舞学院就读。为了支持普鲁尼,他的父亲远赴葡萄牙工作,母亲则前往基辅伴读。尽管一家人为了普鲁尼的天分及职业做出牺牲,他父母仍在之后离婚,使得那有朝一日能与家人团圆的梦想破灭。盛名背后所经历的种种,在纪录片中借由珍贵的儿时影像、访谈中一一揭露。普鲁尼闪辞首席之时,关于他使用古柯碱、经常缺席排练等传言甚嚣尘上,如此具有天分却又叛逆,不禁让人好奇,是否成名太早,使他为盛名所累?选择离开皇家芭蕾的普鲁尼,当时觉得体内的「艺术家」正在死亡,必须离开寻找新方向。而二○一三年四月,普鲁尼在新作品《午夜快车》Midnight Express在伦敦首演前夕,又临时不告而别取消演出,不禁让人好奇他是否终将放弃舞蹈之路?

不过,二○一五年由普鲁尼担纲演出、David LaChapelle拍摄的音乐录影带《带我去教堂》Take Me to Church或许让普鲁尼感到解放,也看到舞蹈的其他可能。原本《带我去教堂》将是普鲁尼对芭蕾的告别之作,然而这支作品在网路上广为流传,引起轰动,点阅率已破一千八百万人次。影片中普鲁尼露出赤膊,秀出以往藏身舞衣下的众多刺青,一气呵成的舞蹈技巧,不得不赞叹他的确拥有过人天赋。

找到爱情也迎向未来

尽管曾表示投身芭蕾并非自己的选择,而是母亲的,普鲁尼在《带我去教堂》之后并未从此高挂舞鞋。Dancer中未提及的,是普鲁尼之后在二○一五年遇见了俄国芭蕾舞者纳塔莉雅.奥西波娃(Natalia Osipova),随后成为恋人。普鲁尼曾宣布除了奥西波娃之外,他不会再与其他人搭档。二○一六年,沙德勒之井剧院上演三出分别由罗素.马力芬特(Russell Maliphant)、西迪拉比(Sidi Larbi Cherkaoui)及亚瑟.皮塔(Arthur Pita)编舞,为奥西波娃量身订作的委托创作,广受好评,在短短一年内便再度演出。舞作中,亦让普鲁尼与奥西波娃展现两人绝佳的身体训练。尽管是古典芭蕾出身,两人演出现代作品亦是精采。三月份除了Dancer将在英国上映之外,普鲁尼亦会在沙德勒之井剧院演出《普鲁尼计划》Project Polunin,借由这个企画,普鲁尼与剧场及电影界的当代艺术家、音乐家及编舞家合作,作品横跨古典与现代,相信足以展现普鲁尼身体训练的优势与企图心。

随著电影及新作宣传,普鲁尼在媒体多有曝光。在接受访问时,他也表示希望能摆脱过去芭蕾叛逆男孩的标签,往电影界发展。普鲁尼与珍妮佛.劳伦斯合作电影Red Sparrow,亦参与肯尼斯.布莱纳的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电影演出。无论普鲁尼是否如其所愿成为电影明星,依旧欣见其找到人生与艺术的新方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