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视角 将瞬间化为无限循环的永恒 |
《深邃而璀璨的忧郁》
《深邃而璀璨的忧郁》(双方艺廊 提供)
艺@展览

改变视角 将瞬间化为无限循环的永恒

录像艺术家陈万仁这次的最新个展「旋转世界的静止点」,透过视角的改变,将过去平移的视点改为高空俯瞰,推出两件新作《旋转世界》与《深邃而璀璨的忧郁》。著迷于「重复」主题的他,无论是影像内容或影像播放的重复,当把重复推向极致,反而揭示一种特殊的幽默感,甚至带点邪恶的小趣味,但让影像不断重复,将稍纵即逝的瞬间化为无限循环的永恒,也模糊了时间与空间的结界。

文字|吴垠慧、双方艺廊
第293期 / 2017年05月号

录像艺术家陈万仁这次的最新个展「旋转世界的静止点」,透过视角的改变,将过去平移的视点改为高空俯瞰,推出两件新作《旋转世界》与《深邃而璀璨的忧郁》。著迷于「重复」主题的他,无论是影像内容或影像播放的重复,当把重复推向极致,反而揭示一种特殊的幽默感,甚至带点邪恶的小趣味,但让影像不断重复,将稍纵即逝的瞬间化为无限循环的永恒,也模糊了时间与空间的结界。

旋转世界的静止点—陈万仁个展

即日起~5/28 台北 双方艺廊

INFO  02-85012138

创作卡关五年,录像艺术家陈万仁推出最新个展「旋转世界的静止点」,一改过去平移的视点,这次改以高空俯瞰角度。卡关的突破点,根据陈万仁自己的说法是,本以为创作之神已离他远去,某日与友人交谈时灵光一闪:或许改变视角会是个突破点。于是,他带著自己的空拍机回到街上与海边,再度踏上与未知相遇的拍摄旅程。只是单纯改变视角,陈万仁取得破关密技完成新作品。

这次展出的主要两件新作《旋转世界》与《深邃而璀璨的忧郁》,前者拍摄街头风景,后者拍摄泳客。作品采由上而下、投影在展场地板上的方式呈现。在《旋转世界》中,在一片白色背景上,从四面八方出现的人们或骑脚踏车、或行走,他们穿著不同颜色和款式的服装,摆著不同姿势,从四方走进画面,再依著自己的速度离开画面,不久之后再度出现,就像一群彩色蚂蚁奔走著。

在《深邃而璀璨的忧郁》游泳的人们,在一片蓝海中从左至右,由右至左划行,宛如池塘里的蝌蚪。泳客游离画面后,又会再一次出现。

寻常的画面里  隐藏著些许「不对劲」

陈万仁的作品画面简洁乾净,偶富诗意,多设定生活场景,看似寻常的画面里隐藏著些许「不对劲」,也许是因为看似真实,却又太过完美而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十年前发表的《第二月台》获得台北奖首奖,把在月台上真实拍摄到的旅客重新拼组在一座虚构的月台上。平移的镜头让观者彷如随著列车进站,看著月台上等待的旅客,那样的场景让人熟悉、又觉得陌生。火车不断呼啸而过,月台上的人们却仍在等待。从这件作品开始,陈万仁维持近十年以平移的视角为主要观看的方式。

这些作品中的场景元素,多数来自他街拍的画面,他将这些人、物素材一一去背、贴上在设定好的场景当中。换言之,倘若画面中有一百人,他要重复同样的动作至少一百次,《无意识航行》这件三频道录像装置即是如此,上百人往来交错,每个人依照自己的方式重复走著一个永远。某方面来看近似苦行僧的创作方式,最后构筑出一个趋近真实的景象,这样的影像没有淡入淡出,也没有明确的开始和结束,除了拔掉投影机插头,如《你就是我的例外》将摄影机定置在防波堤外,让眼前的人事物进出镜头/眼里,对观者而言,随时观看都是开始、也随时可以结束。

到了《去你的未来》模拟电玩游戏的狙击场景,不断前进的枪手开枪、换弹匣再开枪,观者始终看不见驳火的对象,这样的行为不断重复,影像不断循环,让一切形同徒劳。

重复之中  时间彷如无限的循环

陈万仁十分著迷于「重复」主题,无论是影像内容或影像播放的重复,当把重复推向极致,反而揭示一种特殊的幽默感,甚至带点邪恶的小趣味。但也因此外界诠释陈万仁的作品时,也指称他透过荒谬的重复和荒谬的劳动,生产出没有太大意义的影像作品,如《春梦》里一只睡到不醒人事的狗和一只不断摇摆身躯的鸽子,两者进行一段无声的对话。

重复的行为可能产生虚无与徒劳感,但抓取每一位被摄者动作的其中一秒,让这一秒变成永恒的瞬间,再透过无接缝循环的播放特性,让影像不断重复,时间彷如无限的循环,打破过去、现在、未来这样的线性时间观,这样的时间观近似艾略特在《四个四重奏》诗集中所阐述的时间观。

因此,这次新作除了视角的改变,将稍纵即逝的瞬间化为无限循环的永恒,模糊了时间与空间的结界,或许提供重新理解陈万仁录像作品的另一种可能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