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界特效动作经典 结合当代科技再现 薪传歌仔戏团《侠女英雄传》 |
《侠女英雄传》中,遭受恶党迫害的雪莲死在红姑怀里,红姑悲愤不已。
《侠女英雄传》中,遭受恶党迫害的雪莲死在红姑怀里,红姑悲愤不已。(薪传歌仔戏剧团 提供)
戏曲

戏曲界特效动作经典 结合当代科技再现 薪传歌仔戏团《侠女英雄传》

一九四○年代,连演十天的连台本戏《火烧红莲寺》,当年以水、火、雨景等机关布景与紧凑剧情风靡台湾内台观众,为了不让好戏消失,也为了传承歌仔戏艺术,国宝级歌仔戏苦旦廖琼枝七年前将之改编浓缩搬演,近期更推出新版《侠女英雄传》,由京剧名角曹复永担任导演,并邀台北世大运开幕节目的幕后设计团队合作,以现代科技「复刻」重现当年经典。

文字|李玉玲、薪传歌仔戏剧团
第298期 / 2017年10月号

一九四○年代,连演十天的连台本戏《火烧红莲寺》,当年以水、火、雨景等机关布景与紧凑剧情风靡台湾内台观众,为了不让好戏消失,也为了传承歌仔戏艺术,国宝级歌仔戏苦旦廖琼枝七年前将之改编浓缩搬演,近期更推出新版《侠女英雄传》,由京剧名角曹复永担任导演,并邀台北世大运开幕节目的幕后设计团队合作,以现代科技「复刻」重现当年经典。

台湾戏曲中心开幕系列—薪传歌仔戏剧团《侠女英雄传》

10/28~29  14:30   10/28  19: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INFO  02-28122121

八十二高龄的台湾第一苦旦廖琼枝退而不休,汲汲于歌仔戏薪传工作。十月,台湾戏曲中心开幕系列,廖琼枝不搞悲情,而是率领一票子弟兵和文资艺生,推出结合机关特效的武侠大戏《侠女英雄传》,将流行于一九四○年代的连台本戏《火烧红莲寺》以现代科技「复刻」重制。

流行于内台戏时期的《火烧红莲寺》,为十天的连台本戏。这出戏取法以变景著名的福州戏,设计了水、火、雨景等机关布景,剧情紧凑,毫无冷场,每次贴演一定客满。

随著内台戏没落,《火烧红莲寺》逾半世纪未曾搬演,只活在老一辈戏迷回忆里。「这么好看的戏不能让它就这样消失。」廖琼枝动念要让《火烧红莲寺》重返舞台,她买来原著并参考电影版本,将原本十天才能演完的连台本戏删掉枝节,抓出以女侠红姑为主轴的架构,再由孙富叡操刀编剧,浓缩成一个晚上的《火烧红莲寺》,二○一一年在花莲文创园区公演,小试身手。

经过近七年沉淀,薪传歌仔戏剧团今年再推新版《侠女英雄传》。廖琼枝强调,这出戏虽然脱胎自老戏和二○一一年版本,却是不折不扣的全新制作。不仅剧本重新修改,也请来台湾戏曲学院附设京昆剧团前团长曹复永担任导演,以及参与台北世大运开幕节目的幕后设计团队,两大传统剧种与现代科技携手重现内台戏的黄金年代。

半世纪前的紧凑好戏  改编、薪传再搬演

廖琼枝分析,《火烧红莲寺》红极一时,除了机关布景让人目不暇给,故事情节「闹热、不拖沙」,也是重要原因,剧中的义侠英雄除暴安良,大快人心。但要把十天的戏浓缩成一个晚上,如何让每个环节紧密相扣不「脱线」,是编剧最大的挑战。

《侠女英雄传》以红姑为主线发展,在她的号召下侠义之士共同歼灭霸占红莲寺的恶党。参与这次演出的青年演员,来自台湾戏曲学院歌仔戏系毕业生、文资艺生与民间职业剧团演员,薪传意味浓厚。饰演红姑的张孟逸被视为廖琼枝接班人,从苦旦兼习武旦,唱念之外,也要展现她的武打功夫。其他演员包括:古翊泛、廖玉琪、江亭莹、许丽坤、刘冠良、王台玲、吴米娜等人,资深电视演员狄玫、海山戏馆艺术总监黄雅蓉也受邀参演。

茹素多年的廖琼枝认为,老戏里的红莲寺住持作恶多端,有违佛祖慈悲的胸怀,因此,《侠女英雄传》改为歹人假作出家人,占据红莲寺为非作歹;火烧红莲寺的高潮段落,也先将寺内大佛形像移走后,再放火烧掉恶党设下的机关及寺体,以免玷污佛祖。

水火特效、飞人神鹰  演员功夫不马虎

《火烧红莲寺》以真火、真水、空中打斗等机关布景闻名,内台戏时期靠人力操控,拜现代科技之赐,《侠女英雄传》找来参与世大运开幕节目的团队担任设计,为这出戏量身打造动力空中飞人设备、动力神鹰等机关。舞台则以三个高台代表不同时空,加上弧形萤幕投影、雷射、灯光,创造出3D的奇幻视觉。

「这出戏虽以特效取胜,但舞台技术不能只是搞噱头,各玩各的。」导演曹复永强调,特技该有则有,不该有就不要有,所有的特效都是为了衬托演员的表演,如果不能完美融合,即使求了热闹,也是一出失败的戏。因此,他给自己订下「立体调度」的目标,表演、投影、特效、灯光、音乐必须无缝接轨,流畅转场。

为了突显红姑登高一呼的正当性,上半场结束前,遭受恶党迫害的雪莲死在红姑怀里,红姑悲愤不已,廖琼枝设计了大段唱词,为下半场火烧红莲寺铺陈红姑的心理转折。

曹复永指出,《侠女英雄传》不只舞台视觉要升级,表演也要升华。青年演员长期接受戏校及廖琼枝的训练,唱念做打基本功已经很扎实,接下来要求层次的提升,让角色性格更鲜明。

他以剧中三位主要旦角为例,红姑、雪莲、甘联珠都是旦角,但人物诠释完全不一样。甘联珠柔情,红姑失去丈夫后的哀怨,雪莲遭受迫害的悲情,各自的遭遇不同,身分不同,即使唱的是同样的曲调,但有不同的情绪和表现方式。

曹复永要求演员忘掉二○一一年版的《火烧红莲寺》,打掉重练,「这是一出没有旧痕迹的新戏《侠女英雄传》。」曹复永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当年《火烧红连寺》  特效惊人红遍全台

《火烧红莲寺》故事出自清末民初小说家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侠传》,除了歌仔戏改编为十天连台本戏,电影及海派京剧也有改编版本。

廖琼枝回忆,十五岁进入金山乐社学戏,全台三百多个戏班,一百多团都在搬演《火烧红莲寺》。这出戏学习了福州戏变景技法,机关特效特别多,包括:五龙吐真水、五蛇吐真火、神鹰吞剑、地下密道、空中大战、剑光、剑箭等。

除了基本的机关布景,各团还有独门的特效,廖琼枝所属的金山乐社,「出头」尤其多,设计了怪手抓人、大蛇咬人、走云景(景片加装链条不断变化)、真水雨景(舞台下雨)、莲花化身(人死而复活)等舞台特效。

一九四○年代,没有现代化剧场设备,也没有科技的协助,《火烧红莲寺》的机关全部由人操控。「五蛇吐真火」在蛇口放酒精,牵上电线,「相打电」就能引燃火苗;「五龙吐真水」则在龙嘴里暗藏浇花器,接上水管吐水,每回演到这个段落,戏班会提醒前排观众:「五龙要吐水了!」赶紧走避,以免被淋湿。

《火烧红莲寺》主角红姑是武旦,廖琼枝初入戏班还未分配行当,因为年纪小、个头小,演过红姑之子陈继志,在大战常德庆一幕,必须吊钢丝与常德庆空中对打,真刀互砍几回,抛刀,两人各在空中小翻,非常刺激。廖琼枝回想,第一次被吊上半空中真的心惊惊,吊了几次也就习惯不怕了,还讨戏想要再演。(李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