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扬玲 看著「偷」出一身戏 跨界表演扛招牌 |
(台湾豫剧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戏曲新女力,全面启动! 台湾豫剧团旦角

萧扬玲 看著「偷」出一身戏 跨界表演扛招牌

被视为「豫剧皇后」王海玲的接班人,超龄才踏入戏曲学习之路的萧扬玲,其中辛苦可想而知,但「演员的孤独」更是她深刻的体验,在恩师王海玲的身教言教伴随下,萧扬玲除了练出扎实功底,也被鼓励找出自己的风格,更因演出新编戏曲,跨足探索融和传统与现代剧场的表演方式。在王海玲退休后,萧扬玲接下恩师的棒子,扛起豫剧团「当家花旦」的招牌,让她不断学习前进……

文字|周书正
摄影|陈十摄影工作室
第304期 / 2018年04月号

被视为「豫剧皇后」王海玲的接班人,超龄才踏入戏曲学习之路的萧扬玲,其中辛苦可想而知,但「演员的孤独」更是她深刻的体验,在恩师王海玲的身教言教伴随下,萧扬玲除了练出扎实功底,也被鼓励找出自己的风格,更因演出新编戏曲,跨足探索融和传统与现代剧场的表演方式。在王海玲退休后,萧扬玲接下恩师的棒子,扛起豫剧团「当家花旦」的招牌,让她不断学习前进……

2018台湾戏曲艺术节-台湾豫剧团《武皇投简》

5/26  1930   5/27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INFO  02-88669600

 

2018KSAF-台湾豫剧团《武皇投简》

5/19  19:30   5/20  14:20

高雄  大东文化艺术中心演艺厅

INFO  07-2229483

有那么一个瞬间,在访问完萧扬玲后仍在脑海中回荡许久。那时她正在叙述师从王海玲时的学习经历。萧扬玲提到,王海玲在排练时会要学生们坐在边上看,并向她们解释从观看当中学习的重要性。讲到这里,坐在椅子上的萧扬玲突然微微地前倾了上身,原本柔和轻松的表情也敛起了精神。我感觉到她眼神正瞅著我,半边的眉毛微微上扬。接著,她缓缓地伸出了捏著剑指的右手,用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嗓音说:「你要偷。」

然后她便靠回了椅背上,随之而来的,是我们俩的一阵大笑。但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我始终无法将注意力从刚刚的那段模仿里抽身。我提问、听闻、点头微笑,但我心里想的都是:「刚刚那一刻,我是真的看见了王海玲老师了吧?」。

超龄加入豫剧班  再苦也要练下去

冈山空军眷村出身的萧扬玲,从十一岁加入「天马豫剧队学生班」算起,已经投入豫剧超过卅年。由于在眷村里长大,她从小就从附近叔叔伯伯们的哼哼唱唱中,有了对京剧的初步认识。等到年纪稍大一点,生性喜欢表演的她爱上了戏台上演员的身段风采与精美华丽的头面服装。于是她跟家里商量,想跟妹妹一起报考国剧班。当时的戏曲教育都是由隶属于军队体制下的各个「戏剧队」统筹规划。如魏海敏习艺的「小海光(海光剧艺实验学校)」便是由附属于海军的「海光国剧队」所开设。因为大多数的戏剧班招生年龄皆以三年级为限,「超龄」的萧扬玲便转为报考年龄限制较宽松的「飞马豫剧队学生班」,自此开始了她接触豫剧的第一哩路。

不过,入学后的萧扬玲还没体验到光鲜亮丽的表演生活,反而先迎来了三年日日以泪洗面的刻苦训练。再加上,本来应该升上六年级的她转入豫剧队后却是从四年级重新读起。晚了其他人两年才开始拿顶、下腰,让她的训练过程比其他同期的学生要来得更「有感」。回想起刚入学的那段日子,萧扬玲说她几乎是天天哭;出门在外也不敢穿裙子,就是怕被人看见腿上一条条被体罚的瘀青。但在最辛苦的那段日子,萧扬玲仍婉拒了家里因为心疼而想帮她转学的提议。一方面出于不服输的执拗,一方面出于她在表演中印证所学的成就感。「虽然练功比较辛苦,但学戏这方面我又觉得有收获、有成就感。」萧扬玲接著说,「从第二年开始,老师会分配一些小段的折子戏给我们感受。就会开始觉得虽然练功很辛苦,但你还是有学到东西、还是能上台表演。就会觉得其实没有那么累了。」

边看边学边偷  孤独的路上有王海玲「爱的教育」

不过,成就感的代价除了训练上、肢体上的苦,还有心里的孤独。「就像很多人说的,演员是孤独的。」萧扬玲轻轻吐出这句话,听起来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她自承并不是个聪明的演员,这意味著她必须比其他人花上更多的时间去理解与练习。在求学阶段,她一次又一次拒绝朋友们的邀约,独自留在教室里练习身段;为了保护嗓子,也少有与朋友们去KTV欢唱的经验。「虽然那么孤独,但在孤独中还是会找到你想要找寻的定位与成就。」她说。

这样在孤独里前进、在孤独里成长的勇气与坚持,或许便是得自于业师——王海玲的言教身教。在入学满三年后,主责分科的张岫云老师,将扮相嗓音皆出众的萧扬玲分到了由王海玲负责指导的花旦组,自此开启了她们数十年的师徒情。萧扬玲提到,因为很小就离开家到剧校求学,所以跟老师相处的时间甚至比跟原生家庭相处的时间还长。在她眼中,王海玲既是恩师、是榜样,也像母亲。

「她告诉我们,要当演员就不要浪费任何时间。」让学生观摩自己排练时,王海玲会提醒:「你们要看、要学、要偷。」萧扬玲说,她很少看到王海玲停下来休息。就算只是从洗手间到排练场,她也总是一边比划著身段、一边默念著台词。「她永远想著戏!」萧扬玲提高了音量说,声音里满是佩服。但律己甚严的王海玲,在教学上却是「爱的教育」的实行者。在当时相对传统的戏曲教育界,这样不打不骂的教育方式非常罕见。「如果你做错了,那老师她就是很有耐心地陪你再来一遍、再一遍、再一遍。」

到了现在,当萧扬玲开始教课、开始传承。王海玲的教学方式仍深深地影响著她。她会耐著性子请学生先想一想,然后一遍、再一遍。她说这是她能够做到的,只要学生下课后愿意练习、能看见他们的努力跟进步,对她来说就已是极好的事了。除了教学上的相处,王海玲在生活上对学生的关心呵护更让她感念。在保健食品仍相当昂贵的八○年代,那罐从老师手里接下的综合维他命,是萧扬玲最常拿来代表这段师生情谊的佐证。

(陈十摄影工作室 摄)

豫剧表演新课题  基本功归零再调整

「就像是妈妈牵著我的手」她这样形容。不过,如此亲暱的提携并不代表无法走出自己的路。从高中毕业、考进豫剧团任职之后,王海玲便开始要求她自己塑造角色、设计身段,只有遭遇问题时才会稍加提点。面对这样的转变,萧扬玲说一开始的心情多少有些失落,但也认识到这是新阶段的开始。离开剧校后的她,还曾在剧团推荐下两度前往中国学艺;甚至在○四年拜入中国一级演员、豫剧名旦虎美玲的门下,成为入室弟子。

另一方面,萧扬玲也不断透过对各剧种的观看及制演,思索自身表演上的可能性。在过去廿年中,她不只是在传统剧目里下功夫;更藉著参与「实验豫剧」、「新编豫剧」及几年前开始的「豫莎剧」的经验,慢慢摸索出一套能在传统戏曲与现代戏剧的交融之间,实际运作的表演方法。「传统戏有很多技艺上的表演,比方说坐轿子、甩手帕。这些东西在新编戏曲中就比较看不到。它们会更著重在角色的特性、特质,它要看你是怎么把一个角色的特色展现出来。」萧扬玲分析:「这时我的身段就不会有太多程式化的身段,会更接近生活化。比方说,我不一定要用『兰花指』。我可以只是轻轻抬个手,像是现代剧场演员的表演方式,但带上一点戏曲演员『诗化』的质感。」

谈起表演方法上的不同,她认为,这些差异的形成与表演者及观众之间的距离有关。观众就像是从大剧院的最后一排,往前挪到了黑盒子剧场的第一排。演员的表达方式势必要做出改变,观众才能接受。在唱腔上,萧扬玲也出于自己对百老汇音乐剧的喜爱与浸淫,费心学习了介在东方与西方之间,适用于新编作品的声音。「在刚开始接触(实验剧)时,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归零。把传统的东西先放掉,把一切都当成新的东西来学习。等学到了一个阶段,再慢慢来调整。」萧扬玲就是抱著这样的心情,在面对每一次不同戏剧形式所带来的冲击。她进一步说:「传统戏曲演员在处理这样的冲击上是有优势的,因为已经有了扎实基本功训练,在接触这些新东西时就不容易迷失」。

扛起豫剧队的招牌  化压力为动力

从前几年的豫莎剧(如《量.度》、《天问》),到即将在五月中旬演出的《武皇投简》,都能够看到她所思所想的验证。而此次的《武皇投简》,除了是强调角色内心挣扎的新编剧本外,更尝试起用三个不同的演员(萧扬玲、张暄庭等)来分段扮演剧中主角「武则天」。萧扬玲强调,要让三个武则天看起来既是同一个人、又能在各分段中带出特色,这不仅是导演的难题、也会是演员重要的功课。

去年王海玲退休后,萧扬玲除了演员工作外,还扛下了身为「当家花旦」的责任。当被问及「扛下这个招牌,压力很大吗?」话语刚落,便看到她用力且不停点头,直呼「压力真的好大!」她说,「以前我的想法就是,我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团内有什么指示与方针我都全力支持。但现在自己变成决定方针的人,要想怎么带领著学弟、学妹、团员,大家一起往前进。但前进过程中,又不见得每个人脚步都能跟得上。那如果跟不上又要怎么……」萧扬玲一连串说了许多她从前未曾考虑过、属于管理阶层的问题。最后她说,真的很难想像老师自己扛著这个担子那么久。不过,萧扬玲并没有在身分的转换中迷惘。她很清楚接下来豫剧团该往哪个方向去、也清楚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豫剧在台湾真的很辛苦。但我们过去几年在彭团(长)的带领下,已经慢慢的被高雄市民看见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看到豫剧的特色。」未来,台湾豫剧团会继续长久以来传承王海玲经典戏码的工作;同时,也并行推出新编戏曲及传统剧目。相信能够让豫剧多变、多样的面目呈现在观众眼前。而我们也能在其中看见,萧扬玲一路思索至今,对于表演方法的验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高雄冈山人,11岁进入飞马豫剧队学生班、国光艺校学习豫剧表演,主修花旦、青衣,师承张岫云、王海玲。

◎ 1992年,尚在学艺期间,便首挑大梁,与王海玲同台演出《唐伯虎点秋香》。

◎ 于1997年、2004年两度前往中国学艺,先向牛淑贤习《拾玉镯》、后拜虎美玲为师,成入门弟子,并学《义烈女》。

◎ 2008年,参演作品《慈禧与珍妃》获电视金钟奖「最佳传统戏曲节目奖」;2011年,《花嫁巫娘》获第九届台新艺术奖十大表演艺术节目;2016年入围传艺金曲奖「年度最佳演员奖」。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