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月光 |
《宋城千古情》热闹的演出现场。
《宋城千古情》热闹的演出现场。(徐昭宇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不一样的月光

中国演艺生态观察(一)

面对台湾表演艺术的市场过小与演出周期过短的问题,将同为华文地区的中国大陆作为未来的市场,是可能解套的方法。但中国的演艺产业是一个极端复杂的领域,因为它是从野蛮生长到秩序归整的一个过程,可以给我们不少启发。本文作者长期旅居中国,观察当地演艺生态,希望能透过系列文章,为台湾剧场创作者打开一扇认识中国表演艺术环境的窗。

文字|徐昭宇
摄影|徐昭宇
第304期 / 2018年04月号

面对台湾表演艺术的市场过小与演出周期过短的问题,将同为华文地区的中国大陆作为未来的市场,是可能解套的方法。但中国的演艺产业是一个极端复杂的领域,因为它是从野蛮生长到秩序归整的一个过程,可以给我们不少启发。本文作者长期旅居中国,观察当地演艺生态,希望能透过系列文章,为台湾剧场创作者打开一扇认识中国表演艺术环境的窗。

前年年末,因为工作的关系,写了一份报告〈对对与错错──大陆演艺市场现况与两岸工作前瞻〉,因为是工作报告,必须全面,但无法深入。那篇文章里我提出两个观点,一是「第二市场」的概念,二是台湾表演艺术的未来在中国大陆。第二市场的意思是,台湾的作品基本上无法符合中国商业市场的运作模式,但却完全可以符合一些艺术节和场馆对于内容的钢性需求,这是台湾表演艺术进入中国市场的突破口,但这是阶段性的做法,最终目标仍是更大的商业市场;至于「台湾表演艺术的未来在大陆」,一年半之后看起来,情况更是如此。二○一七年整体票房的情况,加上「艺响空间」收租争议,上压下煎,让人看不到未来,接下来的人才流失将是最大的斲伤。

台湾表演艺术的能量要大于这个「市场」很多倍,造成作品常态性的生命短暂,对创作者绝对不公平。「把大陆当作我们的市场」是目前唯一解套的方法,在有策略有做法且有平台帮助的情况下,中国市场肯定是台湾表演艺术发展最好的腹地,可以填补作品生命周期过短的缺憾,可以避免作品的影响力陷于自满自足的尴尬情境,更可以翻转台湾多年来不变的补助政策所导致的缺乏竞争力的温室效应,当然,最基本的,可以提高表演艺术工作者的经济收入。但是,中国的演艺产业是一个极端复杂的领域,因为它是从野蛮生长到秩序归整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也许没有尽头,但热闹无比,可以给我们不少启发。要把它当作我们自己的市场,首先就必须了解它。这是我把在北京工作的这些年所经历的、所观察的,所见所思所想整理写下的用意。

市场,多少人假汝之名行诱惑之实?

二○一二年年末,我参加了一场北京小剧场戏剧圈的聚会,到场一百多人,组织者道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特别请了几位投资公司的高层与会。场上投资公司的人说,他们对投资旅游演出、音乐剧和话剧这三种类型的表演有兴趣。投资旅游演出、音乐剧可以理解,但是话剧?再听下去,原来他口中的话剧指的是「开心麻花」的喜剧。这是我第一次对表演艺术的「市场」起了探究的念头。之后几年,风投进入到演艺产业已是常态了,但是市场的区隔还是很清楚的,钱仍然是进到了那些有商业模式支撑的演出上,偶有意外投到偏艺术性项目,则大多亏损或获利不足,早早撤出。市场,因此定义非常清晰,就是商业市场,较难有经济效益的艺术性节目,虽然也存在这个市场中,但处在边缘地带。中国的确存在台湾所没有的表演艺术的商业市场,那是因为中国独有的生态环境所形成的,台湾很多节目奔著这个市场去,却大多失望而归,再带上一个不好的印象,影响至今。造成这种结果的根本原因在于并不真正了解对岸的生态环境,并且一厢情愿地以台湾的思维去想像对岸。

「开心麻花」可能是说明表演艺术商业市场最贴切的例子,同时,它也是在中国少见的成功得很健康的公司,值得做个案研究。开心麻花二○○三年创办,十多年来在舞台剧方面,他们只做了两件事,一个是研究喜剧,一个是研究观众需求,专注地为观众服务,尊重观众,以好的表演带给观众娱乐。开心麻花确实塑造了一种进剧场看戏的消费娱乐型态,而且这是实实在在成为上班族下班之后的一项娱乐选择。更实在的是,二○一五年成功转换IP,将舞台剧拍成电影,一炮而红,到了二○一七年,公司估值已到一百五十亿人民币,不到十五年,资产翻转千倍以上。或许麻花的喜剧还是离我们有点远,《驴得水》则绝对与我们气味相投。这部可能是这几年来最受好评、艺术性与娱乐性兼具的小剧场戏剧作品,一开始本来就是要拍电影的,只是因为剧本版权被盗用,才想尽快地做出成品,以宣示主权。小剧场版本火了,立刻开拍电影,票房虽然只有1.73亿人民币,但因为成本小(一千万),票房收益0.47亿,收益率高达476%,是二○一六年大陆国产电影第一名。

贡献这个在二○一七年经济规模超过五百亿人民币的市场最主要的演出类型除了开心麻花之外,还有旅游演出、粉丝戏剧、儿童剧。旅游演出从张艺谋的印象系列实景演出开始,现在在中国遍地开花,目前共有约一百卅个节目在演。曾看过在杭州郊外的《宋城千古情》,两个各三千多人的剧场,一天至少四、五场,座无虚席,气氛热闹,演出还算精采,导游私下透露,这个演出给旅行社的佣金高,游客看了也都高兴,所以游览车络绎不绝。制作公司在演出一年之后就申请上市了。粉丝戏剧的崛起也具戏剧性,《盗墓笔记》的舞台剧一开始的制作并不理想,但开始演出就一发不可收拾,马上就确立了「粉丝戏剧」这个类型,曾在一个戏剧投资对接会上看到一位著名制作人,声称已拿到某某网路名剧的话剧版权,将演出两百场,一场五万人民币的价格,以众筹方式集资;也在一场演艺交易会上看到一家儿童剧公司公开征求一百家加盟店,用生产线的方式生产和演出剧目。这一两年更看到这个市场里有资本操作的痕迹。是演艺市场庞大造就了这些不同的商业模式,也是一些推陈出新的想法成就了这个市场的可能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