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事业与人生旅途中的导师 |
陈秋盛与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陈秋盛与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提供)
纪念大师 In Memoriam

音乐事业与人生旅途中的导师

感恩陈秋盛老师为我所做的一切——他殷切鼓励当年甫自学校毕业的我,并给予我许多珍贵的机会;在市交与他共事期间,无论在音乐上或做人方面的历练,都有赖于他给予我的建议,诸如他担忧我学成返国时会有不可一世的态度,更是时时叮咛我要敬老尊贤,而这些话语我都铭记在心。

感恩陈秋盛老师为我所做的一切——他殷切鼓励当年甫自学校毕业的我,并给予我许多珍贵的机会;在市交与他共事期间,无论在音乐上或做人方面的历练,都有赖于他给予我的建议,诸如他担忧我学成返国时会有不可一世的态度,更是时时叮咛我要敬老尊贤,而这些话语我都铭记在心。

陈秋盛团长纪念音乐会

6/1  19:30 台北中山堂中正厅

指挥:郑立彬、简文彬、吕绍嘉(依演出顺序)

演出: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追溯到民国六十五年,我即将自文化大学的「五年制专科西洋音乐组」毕业,因为与甫自德国返台任教的陈秋盛老师结缘,让我在毕业前几年开始发愤图强,对专业演奏格外用心钻研,还与好友苏正途一起赢得那年的协奏曲比赛。当时,陈秋盛老师除了专注于提升国内交响乐团的发展,对栽培年轻一辈的杰出音乐家也是十分尽心尽力。我很荣幸受到他的提拔,得以跟随薛耀武老师一起参加他所组的「华兴交响乐团」,「教授带领优秀学生」的构想,就是源自于陈秋盛老师。师生同台演出的机会,不但嘉惠了我们这批学生,也让台湾音乐界得以薪火相传。

两年后,他接任台湾省立交响乐团(现为国台交)的指挥一职,带领了一批年轻菁英南下到台中雾峰跟他一起打拚。成员除我之外,还包括朱宗庆、刘荣义、刘慧谨、庄思远、张美玲、苏正途、张龙云、陈永清、李端容……陈秋盛老师慧眼独具,当年所提携的后辈,在国内乐坛大放异彩,如今无论是在各大学担任校长、院长,或任职于职业乐团,各自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提携音乐英才  在乐坛发光发亮

当年常搭陈秋盛老师的顺风车南下,除上午在省交工作,下午与上述好友们优游于室内乐之中,还曾三五成群到雾峰乡间采水果,享受恬淡安适的乡间生活。回忆起那段日子,始终是我们这一群人最怀念的青春时光!

一九八○年代,我们这群因音乐而相聚的朋友暂时各奔前程,前往欧洲或美国深造,而学成归国后又陆续再回到音乐界打拚,我也不例外。一九八四年,我应邀返台,与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合作协奏曲的演出,更因为陈秋盛老师的关系,我毅然决然放弃了在美国继续修习博士学位的机会,考取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担任单簧管首席一职。

在台北市立交响乐团任职的卅年中,历任指挥来来去去,陈秋盛老师担任了十九年团长兼指挥,我与他的因缘最为深厚。期间他致力于提升乐团及提携后进,许多杰出的年轻音乐家也因为他的关系,加入台北市立交响乐团的行列。与我际遇相似,同样领受陈秋盛老师恩泽的台湾音乐家真是不胜枚举,包括了指挥家吕绍嘉、简文彬、郑立彬,或是小提琴家苏正途、彭广林、江维中、姜智译……在陈秋盛老师提携之下,现在都在乐坛发光、发亮!

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在他努力经营之下,每年都排除万难,举办庞大而复杂的歌剧演出,同时也邀请世界级的指挥家及独奏家们与市交合作,并推动乐团走向国际化,带领台北市立交响乐团,远赴欧洲美国、俄国、日本、中国大陆及东南亚等巡回演出,大大提升了市交的水准及国际知名度。

对音乐演奏一心执著  退休依然「弦歌不辍」

这卅年在台北市立交响乐团的岁月,也是我事业上最重要的一段经历。因为陈秋盛老师对我的重视,每隔一两年就可以跟乐团合作不同的协奏曲。感恩他让我在发展交响乐团的合奏专业之际,还能延伸触角到独奏的范畴。与乐团合作这么多首协奏曲的机会,让我深感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单簧管首席——这些协奏曲的演出足迹除了遍布国内,也包括北京、上海、莫斯科、圣彼得堡及日本,更荣幸的是,我还曾经与陈秋盛老师一起以独奏家的身分前往南非,由他指挥开普敦交响乐团协奏,同台演出。

担任市交团长期间,他的处事及带团方式极有魄力,但也因他的艺术家性格,对事物的坚持与要求,造成了与其他乐界人士及乐团团员的一些摩擦。在SARS疫情爆发期间,乐团正紧锣密鼓录制一系列的专辑,团员担心在密闭空间工作有危险性,加上某团员的先生在和平医院当医生,团内的民意多是希望能延后录制的期程,但他一开始独排众议,坚持如期录制,虽然曾引起团员极大的反弹,继而决定从善如流延后,但是整个过程仍可看出陈秋盛老师对音乐演奏一心执著的个性。

多年前,身体硬朗的陈秋盛老师自市交退休,而他的退休生活仍可算得上是「弦歌不辍」。即使这些年他的身体状况较差,还是经常能在舞台上看到他与许多乐团合作的身影。我三年前也退休离开市交,且与他同在辅大音乐系任教,每每在校园里遇到,我们就像亲人一样,互相嘘寒问暖——他会注意到我的发型改变,时常会问起我母亲的身体状况;而我也时常听到自己的学生转述,他们跟陈秋盛老师上课时,当他提及我,回想起那些一同共事的日子时,语气是多么骄傲,他也总是勉励学生要追随我的脚步,好好习乐……这些话语听了真让我备感窝心。

给予珍贵机会  也时时叮嘱处世之道

由此可知,陈秋盛老师是一位念旧的人,当他打开话匣子,就会诉说起过去细数不尽的事迹。我个人知道,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写回忆录,记载他自返国后在乐坛发展的点点滴滴,是否真如他所盼望,曾经提笔著述回忆录,我虽然不得而知,但内心确信,他的音乐人生必定等同一段非常精采的台湾近代音乐史。

感恩陈秋盛老师为我所做的一切——他殷切鼓励当年甫自学校毕业的我,并给予我许多珍贵的机会;在市交与他共事期间,无论在音乐上或做人方面的历练,都有赖于他给予我的建议,诸如他担忧我学成返国时会有不可一世的态度,更是时时叮咛我要敬老尊贤,而这些话语我都铭记在心。

陈秋盛老师生病期间,因为身体状况的缘故,没有开放朋友探视,但是有透过照顾他的好朋友了解他的近况。有一度他身体好转,并能下床做一些复健,虽然无法会面,但有幸跟他在电话聊了几次,还约定待他身体好一点可去探望。没想到就在我从新加坡演出结束回台时就接到恶耗……

回忆起这些跃然纸上的往事,我内心满怀感谢并轻声祝祷:您如今离去,心中虽然不舍,但知您是在睡梦中离开,算得上是人生旅程结束时的福气。感谢陈秋盛老师这一生中在我们身上留下这么多值得感恩的回忆,同时也祝福您在那遥远的一隅,继续书写著美好而精采的篇章,指挥、演奏著天赐至福般的乐音!

 

 

一位令人敬重的师长

陈老师在排练时是个相当严肃并且霸气十足的音乐家,在舞台上则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指挥家,每次看他指挥,总是不自觉地令人聚精会神地注视著,看著他指挥时动作小小的,但是情感却无限放大,好像世界就在他的手中千变万化。而义大利歌剧更是陈老师的拿手绝活,深刻且内敛的情感,掌握呼吸的脉络,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文字  姜智译 台北市立交响乐团首席

在我的职业乐团生涯中,如果没有当日陈秋盛老师的提拔,我想就不会成就今日的我,他是我音乐生命里极为重要的推手之一,也是我一直以来相当敬重与感恩的师长。

回想起一九九四那一年,当年我十八岁,刚获得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所举办的「青少年协奏曲比赛」第一名,因此有幸与老师认识。第一次见到陈老师时,因为他茂密的胡子遮住了他的表情,令当时的我一开始心生畏惧不敢靠近,但在后来每一次和乐团的排练中,尽管老师不是担任该场的指挥,却仍一直陪伴我每一场的排练并给予我指导及鼓励,这对当时第一次与职业乐团协奏的我,消弭了我心中不少紧张,也能让我更有自信地完成该场音乐会。但当时的我却没想到,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考上由陈老师所带领的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并与老师一起工作,这是我人生分岔路中第一个转折,也是与陈老师缘分延续的开始。

「你拉好你的琴,有事我会处理!」

一九九八那年退伍后我考上乐团,当时担任第二小提琴副首席的位置,而后的两年半,陈老师安排我和乐团协奏帕格尼尼《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在这之后就指定我担任乐团首席。当时我相信陈老师无论对外或对内所要面对及承担的压力是无法想像的,还记得当时曾谢绝过陈老师的决定,也与老师聊到:「我只有艺专毕业,也没有拥有所认可的外国文凭,我更是年轻,实在不敢承接这个位置。」然而他只是淡淡地说:「你有这个能力,你可以,你拉好你的琴,有事我会处理!」之后老师所面对后续的任何抗议声,就如他所说的「有事我会处理」,让我可以无后顾之忧、尽我所能地储备、挑战、做好乐团首席的位置,而往后也给予我更多协奏的机会,并调教我更能成为一位独当一面的演奏家。

陈老师在排练时是个相当严肃并且霸气十足的音乐家,在舞台上则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指挥家,每次看他指挥,总是不自觉地令人聚精会神地注视著,看著他指挥时动作小小的,但是情感却无限放大,好像世界就在他的手中千变万化。而义大利歌剧更是陈老师的拿手绝活,深刻且内敛的情感,掌握呼吸的脉络,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和陈老师一起工作的那些年,他经常会指导我演奏上的方法及对音乐的想法,并且时常强调指挥乐团时预备拍的重要性、指挥上的技巧及如何引导乐团完成一场优质的音乐会,这在作为乐团首席及往后身兼指挥的角色时,实在获益良多。

私底下幽默风趣  喜欢古董小物更爱分享

除了音乐生活外,陈老师其实私底下是个很幽默的人,他常常与我分享他在国外求学的故事,或是聊到国外指挥家的演出趣事及演出时发生各种令人好笑的事件,他总是唱作俱佳地表演著。另外,认识陈老师的人都知道他很喜欢古董,喜欢茶壶,喜欢砚台,还有什么磁石的,他常常没事就叫我把乐器拿来,在乐器上贴磁石,然后问我声音有没有变化?不然就叫我摸砚台看看有没有感觉到磁场?我累的时候,就让我在脖子上戴不知名的金属!陈老师总是会搞些新奇的玩具,叫我来摸摸,来戴戴,或者一脸认真地说:这是清朝的茶壶!这是哪个朝代的砚台!这又是什么高科技的金属,对身体很好喔!我常常开玩笑问他说:「真的假的,最好是有这么厉害啦!」他总是开心地说「有啦!真的有效啦!拿去戴戴啊」……回想起过往美好的时光,真是令人怀念!

这些年来感谢陈老师对我的教导,因为有他的肯定,让我在未来的日子不敢松懈、让我更加努力及坚持我对音乐的理想,谢谢老师。

 

文字|陈威棱 前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单簧管首席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TSO献上纪念音乐会  三弟子登台指挥缅怀恩师

在近三分之一的人生旅程,指挥陈秋盛领军台北市立交响乐团,为台湾音乐产业贡献心力,写下辉煌历史。为此,乐团特别将上月十二日于国家音乐厅的《巨人》音乐会献给陈秋盛前团长,并规划举办「陈秋盛团长纪念音乐会」。

此场音乐会邀请陈秋盛三位弟子郑立彬、简文彬、吕绍嘉指挥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演奏的三首曲目依序为马勒第四号交响曲第三乐章、华格纳的《崔斯坦与伊索德》序曲及终曲〈爱之死〉,及舒伯特:第八号交响曲《未完成》第二乐章。乐曲的挑选皆以三位弟子与恩师之间的情谊为考量,有在陈秋盛晚年曾因为他身体不适代打上阵曲目,也有当年测试是否愿意收为门下的考题。加上故人与乐团团员之间的故事,化为点点音符,共同缅怀这位音乐界的巨人。(李秋玫)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