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炒店里的浮世场景 无路可出的人生片段 |
《再约》以热炒店为背景,搬演人生中许多无法解决或不想面对解决的场景。图为排练现场。
《再约》以热炒店为背景,搬演人生中许多无法解决或不想面对解决的场景。图为排练现场。(陈十工作室 摄)
戏剧 阮剧团与李铭宸《再约》

热炒店里的浮世场景 无路可出的人生片段

由阮剧团制作、李铭宸执导的《再约》,是阮剧团第三届「剧本农场」计划的作品之一,描绘在热炒店一隅,一群约了聚会的同学、同事,那些如同万年连续剧情节的过往,以及看似要解决却什么都无法解决的现在。李铭宸将以四面式舞台,呈现这个上下场繁多、看似流动不止,却无路可出的浮世场景。

由阮剧团制作、李铭宸执导的《再约》,是阮剧团第三届「剧本农场」计划的作品之一,描绘在热炒店一隅,一群约了聚会的同学、同事,那些如同万年连续剧情节的过往,以及看似要解决却什么都无法解决的现在。李铭宸将以四面式舞台,呈现这个上下场繁多、看似流动不止,却无路可出的浮世场景。

阮剧团X李铭宸《再约》

10/12~13  19:30   10/13~14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10/26~27  18:30   10/27~28  13:30 

嘉义县表演艺术中心实验剧场

INFO  05-2261428

本届国际剧场艺术节里,由阮剧团制作、编剧陈弘洋撰写的《再约》是阮剧团第三届「剧本农场」计划的作品之一,也是继去年《水中之屋》演出制作之后,第二次将剧本农场孵生出的作品,搬进剧场。由当时在嘉义读剧发表时即负责此作的李铭宸再次执导,以四面式舞台,呈现这个上下场繁多、看似流动不止,却无路可出的热炒店一隅。

剪贴既定印象  顾左右而言他

《再约》的剧情内容,或许正如角色们在店里随意转开电视而看见的万年连续剧情节:一对即将分别的夫妻,约了同学、同事们在热炒店一聚——男的想重新来过、再次求婚,女的则另有打算、要远走高飞。可是,约了人的迟迟不来,没约的人又擅闯近来,透过百无聊赖的话语、快速转换的话题,道出了过去与现在的他们,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又做了或干了些什么事。然而,剧本却似织网般一点一点缩小了所有人的移动范围,变得作茧自缚、动弹不得——他们说过的线索、提及的往事、回忆中的人,全部都将挤进这个空间,过多、过快、过激的讯息,如连续剧般急转直下又直上,逼得连剧中人都感无稽,而后,却又不像真的解决了、解开了什么似地离开,待得下次,再见、再续、再约。

李铭宸在九月的排练阶段,以相当细微的幅度,调整演员的语气态度、说话对象,并提醒他们场上的人物关系、面向比重等。由于导演对编剧本人及其作品内容的解读,可根据自己的认识和片段去拼凑,算是「经验式的,而非资料式的」理解,也让李铭宸得以用比较直觉的方式,猜测及推断剧本中的诸多线索,以他自己的路径、触及核心。「这个作品写起来不是很完整,」李铭宸说,「他像是在拼贴——可能你说连续剧也好、偶像剧也罢,或是说某一些典型的角色、典型的角色线条。」纨绔子弟性侵酒女、无情老师害死学生、失联情人终成眷属、跨性姊妹孤身一人等,是可以轻易就被标签化、甚至扁平化的人物,「我觉得他是在剪贴这种『既定印象』,或许是为了顾左右而言他,又可能这当中有个过分脆弱(或佯装脆弱)的内在,作为某种核心精神。」

语言真实平常  以极写实方法呈现

李铭宸试图用很踏实、极写实的方法去呈现这个剧本,于是有如上述那些细节修整的必要。剧中的「语言都很平常——不管是取自真实的语言,或是从各种媒体经验所习得的用字遣词——那演员该怎么讲它呢?」他把修戏的过程形容成「看镜子」,因为这些语言够真实、够平常,其实「一看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同时,也正因为李铭宸感觉到了剧本里那些相形脆弱、好似需要呵护关怀的核心,便能理解,这跟同时代剧作家在处理相似议题时有何殊异之处,如此一来,即使可以喧闹,却不得不写实。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