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博丞之《怒》 面对社会的自我省思 |
蔡博丞新作《怒》直视社会,探索人心。
蔡博丞新作《怒》直视社会,探索人心。(丞舞制作团队 B. Dance 提供)
舞蹈 Blah Blah Blah双舞作 面向现实世界

蔡博丞之《怒》 面对社会的自我省思

将在十月下旬于关渡艺术节演出的《怒》,是蔡博丞于二○一七年云门2「春斗」发表的《瞳孔里的灰墙》全新改版,同样从一七年内湖随机杀人事件出发,蔡博丞说:「我想反映的并不是外显的、对社会狂野的怒吼……《怒》将凶狠藏在平静之中,这些怒气针对自己,再反向到社会,反思面对社会问题时,自己要选择站在什么位置。」

将在十月下旬于关渡艺术节演出的《怒》,是蔡博丞于二○一七年云门2「春斗」发表的《瞳孔里的灰墙》全新改版,同样从一七年内湖随机杀人事件出发,蔡博丞说:「我想反映的并不是外显的、对社会狂野的怒吼……《怒》将凶狠藏在平静之中,这些怒气针对自己,再反向到社会,反思面对社会问题时,自己要选择站在什么位置。」

Blah Blah Blah

10/20  19:45   10/21  14:45

台北艺术大学展演中心舞蹈厅

INFO  www.bdance.com.tw

 

2018卫武营开幕季—台湾舞蹈平台

SPLIT &《缠》&《韩流往事》

11/9  19: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戏剧院

INFO  07-2626666

全球顶尖舞团散布的台湾青年舞者们不少,但少有如蔡博丞这般,带著舞团与作品就往世界舞坛浪尖上跑的年轻创作者。月前,德国舞蹈杂志Tanz公布卅二名二○一七╱一八年度杰出编舞家,蔡博丞名列其中,这约莫是他近年国际上累积无数掌声的阶段性总结,Tanz在文章中提及,「未来会持续看到蔡博丞的名字」。

接连两月,南北台湾也有蔡博丞的作品将上演,除了台湾舞蹈平台的《Split》,还有在关渡艺术节演出、「Blah Blah Blah」双舞作中的《怒》。

直视社会之《怒》  暗道中仍有光

《Split》从《24个比利》出发,向内探索个体的不同面向;《怒》则直视社会,是二○一七年蔡博丞于云门2「春斗」发表的《瞳孔里的灰墙》全新改版,同样从二○一七年的内湖随机杀人事件出发,却有别于前作著眼于人际失温关系,蔡博丞说:「我想反映的并不是外显的、对社会狂野的怒吼,而是面对现况无能为力,是意识问题所在,却不敢行动——是对自己的生气和徬徨。《怒》将凶狠藏在平静之中,这些怒气针对自己,再反向到社会,反思面对社会问题时,自己要选择站在什么位置。」

嗜电影的编舞家经常从影像找寻与创作相关的线索。日本小说家吉田修一改编的同名电影《怒》给了蔡博丞启发,片中无伤大雅的恶意孳生为巨大的愤怒,最终让每个单薄的身影倾斜崩垮,他说:「那分明底下有非常大的漩涡,但表面没有任何波痕,平实、若无其事,只要一跳,就会被卷下去。」

日常中潜伏的激流亦为蔡博丞在《怒》中深掘的暗道,但暗道中仍有光,「台湾青年世代其实已经意识到只要做一点小小的事情,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社会,」他以近日的同婚联署、性平教育为例,「《怒》希望观者把不甘心化为小小的力量,产生行动。艺术不能改变社会,但能改变人心,如果人心被改变,问题是不是也能减少一点点呢?」

跨国合作首发  《无人之地》探讨难民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怒》作为丞舞制作团队「Blah Blah Blah」的双舞作之一,与同台的卢森堡独立编舞家Jill Crovisier《无人之地》有著同样强烈的现实意涵。

Jill Crovisier编创的《无人之地》探讨难民问题,是蔡博丞的「B.PLAN国际共制计划」的第一号作品。该计划由国艺会补助,为期三年,预计每年邀请一位青年编舞家来台,为B. Dance创作新作品,作品长度约卅分钟,并与蔡博丞作品同台双舞作呈现。明年的委制编舞家也已确定为西班牙LA VERONAL的舞团总监Marcos Morau,将与蔡博丞同以「千禧年」为主题编创,于二○一九年一月首演。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