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基地,也是我的秘密基地!(一) |
邱秉程
邱秉程(林韶安 摄)
专题 两厅院故事交易所

艺术基地,也是我的秘密基地!(一)

他们爱看演出,也是两厅院的常客,对他们来说,演出前后,哪儿是他们最爱驻足的「秘密基地」?他们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地点?背后又有哪些他们与两厅院的故事?且听听他们怎么说……

文字|陈茂康、陶维均
摄影|林韶安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他们爱看演出,也是两厅院的常客,对他们来说,演出前后,哪儿是他们最爱驻足的「秘密基地」?他们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地点?背后又有哪些他们与两厅院的故事?且听听他们怎么说……

邱秉程@戏剧院的戏台书店

两厅院之友 风格卡 卡友年资9年

他从小接触音乐,从西乐提琴到中乐管笛都学过,虽不专精但对艺文兴趣始终如一。童年时,教会营队短剧是他的剧场启蒙,来台北读高中后,从表坊、屏风看到现在的台南人、四把椅子,歌仔戏、京剧和古典乐也持续关注,更成了「丝竹空乐团」的铁粉。观戏频率也曾因考试或就业而起伏,但只要一有闲暇,摊开行事历几乎每周末都往台北剧场跑。就读硕士班时修习教育学程,想坊间教职难寻,遂踏入公职,因公部门教育、文化行政职系可互转,在教育单位服务多年后,便转调至文化局文资科,期待日后能投身他最感兴趣的电影、展览或表演类的行政工作。

居住工作都在家乡基隆,同好难觅,他通常只身赴会,周末一早就到台北看展,下午观影,然后到戏台书店,等待晚场开演,近午夜才回基隆。早前几年,当戏台书店仍是诚品时,智慧手机尚不流行,习惯提早一小时到场的他总在书店打发时间。他把《PAR表演艺术》杂志当课前读物做预习,看戏后则上表演艺术评论台或再回书店复习。他喜看专业人士如何论述作品,也厘清自己哪里没看透或误读。有时也潜水黑特剧场,看圈内人斗来斗去。若遇好节目,贴文向脸友推荐;若遇座谈会,拿节目单索签名。他收藏节目单,日后翻读尽是回忆。

小档案

今年贵庚:比两厅院年长。

观剧资历:离第一次进两厅院大约廿七年。

两厅院是:对表演团队与表艺爱好者都是圣殿一般的存在。

王蕾宁(林韶安 摄)

王蕾宁@表演艺术图书馆  

两厅院之友 典藏卡 卡友年资10年

从小就读音乐班、修习击乐和钢琴的王蕾宁,现在是音乐教育研究所的学生;她是舞台上的表演者,是台下的观众,身为音乐及表演艺术老师,她也将是引领孩童进入艺术环境的启发者和领路人。「虽然对于很多学生而言,并不是常常能在生活中接触戏剧、音乐或舞蹈,但我希望能在课堂中、透过我所分享的资讯和个人体验,让大家对艺术产生共鸣,并且发现,其实艺术跟我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王蕾宁说,她的目标,其实跟两厅院的使命相似,都希望将自己对于表演艺术的热爱,分享给更多尚未认识其中美好的大众。

拿起书本拍照,就会不小心开始阅读、进入书中世界的她,是在一次撰写论文、查找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她所亟需的重要书册,全台湾只在两厅院表演艺术图书馆存有,并马上办理会员典藏卡,开开心心地将书外借回家。这里从此也成了王蕾宁的「秘密基地」,到两厅院不只是赏乐看戏,更能悠游在唱片与书海之间,享受寻宝的乐趣,「每次探访都会有意外的惊喜。」

小档案

今年贵庚:二八年华的二分之三,再加个两岁(其实就是廿六岁)。

观剧资历:大概十四、十五年,超过目前人生的一半了。

两厅院是:繁花盛景的世外桃源——闻乐享乐、艺声百响、舞戏乐赏,与君同乐。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