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布利阳托的舞蹈自传 跟著《盐》 潜进身体海洋的最深处 |
苏布利阳托的《盐》呈现了他对水下世界的个人感知,并连结到他的舞蹈生命史。
苏布利阳托的《盐》呈现了他对水下世界的个人感知,并连结到他的舞蹈生命史。(Witjak Widhi Cahyoi 摄 2019台北艺术节 提供)
舞蹈

苏布利阳托的舞蹈自传 跟著《盐》 潜进身体海洋的最深处

继二○一七年首度访台演出的《哭泣贾伊洛洛》与《Balabala》,印尼编舞家艾可.苏布利阳托「Jailolo三部曲」的最后一部《盐》将在八月在台北演出。这支苏布利阳托的独舞,汇集了二○一三年编舞家返乡创团,回望原乡文化地理与自身舞蹈史的身体研究,呈现了他对水下世界的个人感知,并连结到他的舞蹈生命史。

文字|张慧慧、Witjak Widhi Cahyoi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继二○一七年首度访台演出的《哭泣贾伊洛洛》与《Balabala》,印尼编舞家艾可.苏布利阳托「Jailolo三部曲」的最后一部《盐》将在八月在台北演出。这支苏布利阳托的独舞,汇集了二○一三年编舞家返乡创团,回望原乡文化地理与自身舞蹈史的身体研究,呈现了他对水下世界的个人感知,并连结到他的舞蹈生命史。

2019台北艺术节—艾可舞团《盐》

8/13~14  19: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2-25997973

印尼编舞家艾可.苏布利阳托(Eko Supriyanto)二○一七年应两厅院之邀来台,演出「Jailolo三部曲」的前两部《哭泣贾伊洛洛》(2013)与《Balabala》(2016),而今终章《盐》(2017)将在台北艺术节演出。

这支苏布利阳托的独舞,汇集了二○一三年编舞家返乡创团,回望原乡文化地理与自身舞蹈史的身体研究,他说:「对我来说,舞蹈是关于旅程,是关于连结,是离开舒适圈。我幸运的是,与不同的人、地区、传统有丰富的连结,去分享、讨论、提问去面对差异——这是在全球化的舞蹈中主要创作的方法。」

回到最源头之处

苏布利阳托花了两年时间于印尼北马鲁古省的贾伊洛洛(Jailolo)进行田调,这座海港即便有辽阔的深潜景观,但仍承续过往被称为「香料群岛」的产业结构,以农业生产为主,他说:「我生于农业文化,某种程度上让我不只与自然相连结,也连结了人、家庭、舞蹈、音乐。」

编舞家与「自然」连系的关键在他决意返乡创团的那年。童年学习爪哇宫廷舞蹈和印尼武术Pencak Silat,成年后取得印尼日惹大学表演研究博士学位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世界艺术文化的硕士,入选美国流行音乐巨星玛丹娜国际巡演的六人专属舞团,后来在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担任舞蹈顾问的苏布利阳托,透过上述历程累积了丰富的当代舞蹈经验后,在异国历经了最生命本质的提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哪里去?

他因而回到最源头的地方。最开始,是贾伊洛洛的年轻人强迫他潜水,此后,苏布利阳托的感知不再只限于童年的农家、成年的城市地域经验,而扩张至海洋,「这让我知觉到更深的地方与文化的连结,这是创作的开始。」

解析自身舞蹈语汇的自传

海洋的反重力经验对抵抗重力的舞者具有深刻的变革性。如果说,前两作是苏布利阳托透过地方年轻舞者,身体素材来自Tari Soya-Soya、Cakalele等地方传统舞蹈,为观者展示贾伊洛洛的地域身体,《盐》则收束为他对水下世界的个人感知,并连结到他的舞蹈生命史,他说:「这是关于一个人从农业文化到海洋文化,从盐到水,在潜水中所感知到的反重力的身体经验,如深层地进入到异文化的体验也回溯到我个人的生命史,从童年时的爪哇宫廷舞蹈和Pencak Silat的印尼武术训练,尔后离开了这些,学习世界舞蹈的历程。」

以此层面来说,《盐》并不全关于转译潜水经验于舞蹈,而更近似于苏布利阳托的自传,由他本人亲自拆解分析体内的身体语汇,从传统的爪哇古典舞蹈到民俗舞蹈Jathilan,最后则是他在贾伊洛洛田野的Jailolo,这表现了编舞家身体中的两套身体语汇逻辑,前两者关于农业,Jailolo则关乎海洋,「这是不同领域的剖析——舞台与反重力区,在水底的探险,对身为舞者的我来说是一场非凡的学习,用以找寻新的动作、新的分析诠释。」回了家的编舞家,脚踩土地,面向散落大洋间的17,508座岛屿,尝试透过「Jailolo三部曲」诉说:「我相信舞蹈的未来同样躺卧在水的深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