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舞蹈游子 将生命点滴编织入舞 |
陈崇贤
陈崇贤(MeimageDance 提供)
舞蹈 2018钮扣计划

四位舞蹈游子 将生命点滴编织入舞

每年邀请旅外舞者回家编舞跳舞的平台「钮扣计划」,今年邀请了余采芩、刘方怡、李明子与陈崇贤回台展演自己的创作。他们或自问自剖,或探索人际关系,以舞作抒发生命走过的种种感受,以多样风貌呈现各自的历程风景。

每年邀请旅外舞者回家编舞跳舞的平台「钮扣计划」,今年邀请了余采芩、刘方怡、李明子与陈崇贤回台展演自己的创作。他们或自问自剖,或探索人际关系,以舞作抒发生命走过的种种感受,以多样风貌呈现各自的历程风景。

何晓玫MeimageDance

2018钮扣*New Choreographer计划

7/20~21  19:30   7/21~22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28982591

二○一一年,编舞家何晓玫启动的「钮扣计划」为旅外舞者「回家编舞跳舞」的平台,至今迈入第八年,今年度邀请的创作者有:德国乌帕塔舞蹈剧场(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的余采芩、德国莱比锡歌剧院(Leipzig OperBallett Germany)的刘方怡、纽约林肯中心大都会歌剧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的李明子与瑞士伯恩市立芭蕾舞团(Konzert theater Bern)的陈崇贤。

余采芩《还在的》  面对那远去的人的想念

「最先是曼菲、接著是碧娜,这两个女人是我舞蹈上的亲人。这几年过去,对她们的记忆一直在那里。」进入乌帕塔舞蹈剧场至今十年的余采芩,终于交出首支编舞作品《还在的》,谈「还在的」遗孤我辈,该如何面对那些再也触及不到的远方的人的念想。

「没有任何人能告诉我们哀悼的时间应有多长,又何时该停止。最先,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妳不知道自己会难过多久……」但在这像长途旅行的孤独过程里,余采芩没有提供方法或结论,她只观察,甚至只观察自己:「作一个编舞者,如何用客观角度看自己的作品是最难的。」「我没有要问该如何继续往前,我只是表达了被留下来的人的内心变化。每个人的过程不一样,但这是我的过程。」

余采芩(MeimageDance 提供)

她不只编织与两位舞蹈家人的记忆,也在舞台上放置了一套从北艺大老师张晓雄、舞团服装设计师取得的两位女人的衣服。独舞《还在的》有被留下之人,也有被留下的记忆与物。值得一提的是,音乐部分余采芩选用作曲家Max Richter的Three Worlds: Music From Woolf Works段落中,亦引用了吴尔芙(Virginia Woolf)谈及记忆的一段诗作:「记忆是裁缝师,使她的针上上下下、进进出出,不时闪现、消失,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者接下来发生什么。」余采芩顿了顿,「我们不知道,但那些一直在那里。」

刘方怡Hearken  探索「倾听」之难

距离刘方怡下定决心前往欧洲已是十三年前的事了,最初凭著爱跳舞的傻劲在德国找到落脚处,近年又因为德国莱比锡歌剧院时常邀请各国编舞家一起工作,启发了她对编舞、动作发展的想法,她以伊凡.沛瑞兹(Iván Pérez)的作品Kick the Bucket为例,「让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只有一面。」

双人舞Hearken去年七月在德国首演后持续发展,是刘方怡的第三支编舞作品(前两作分别为HamburgerHearken and All Pay No Work)。舞名取自「倾听」的英文古字,让人乍看不明其意,也拐弯抹角地昭示了舞作的核心主旨:不同个体间的对话与相互理解是否可能?我们倾听彼此,但是否只是「没有意识到我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著自己」?

刘方怡透露,编创该作时正逢与男友关系不甚稳定的时刻,恋人间的摩擦与争执,亦让她进一步思考个体间对话和理解的方式,「沟通不是说你想说的,而是去听别人想说的。」有趣的是,此作传达倾听之艰难,刘方怡寻找契合的音乐却得来不费工夫。本次合作的德国作曲家Dirk P. Haubrich来头不小,曾与编舞家季利安(Jiří Kylián)、沈伟等人工作过。

李明子Interconnection  人际关系的互动之谜

高中时就远赴波士顿音乐学院(Boston Conservatory)主修芭蕾与现代舞的李明子,现在是纽约林肯中心大都会歌剧院舞者,形容自己很「重感觉」的她,就连新作Interconnection也是和合作舞者Major Nesby从「感觉」发展而来。

她和Nesby是在Ballet Hispánico一起跳舞的前同事。李明子说,决定和Nesby再次合作后,她像重新去认识这位与自己性格、思考模式截然不同,既熟悉又陌生的舞伴,「动作质地上,我算是柔中带硬,Major则是非常精力充沛的。」两人磨合,重新认识彼此思考模式、身体运动方式的四个月工作过程,直接成为了Interconnection的潜在脉络,舞作分为三段,「先是互相了解;接著是需要个人空间的时刻,与自己相处;最后才又回到双人舞。」

工作伙伴间的互动与探索,也近似日常的人际交流,李明子并不把男女双人简单定位在恋人关系的感情,而企图回归最本质的人际关系,「我们都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和状态,即使和同样的人跟事也会发生不同的结果。我想呈现出这些『连接』。」

李明子(MeimageDance 提供)

陈崇贤Before you say it  持续与自我对话

原本是游泳、国标舞选手的陈崇贤,考进北艺大,在舞蹈中感受肢体的自由后,十九岁休学离家至今五年,在欧洲辗转待了三个团队,目前落脚瑞士伯恩市立芭蕾舞团。作为一个早早飞往世界寻找舞台的典型台湾舞者,陈崇贤不讳言当年独自身处异乡的艰难:「我以前不是一个会花时间在自己身上的人,第一年真的好辛苦。」

年轻舞者在异国直面自我,问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创作一个又一个与自己对话的作品。从Somewhere nice(2016)、Bubble Society(2017)、While a filter became your profile picture(2018)到新作Before you say it,处理的都是同一主题的变奏:延续「自我」的不同面向,探索我/我、我/他者、环境的对应过程。

双人舞Before you say it与琉森舞蹈剧院舞者Sadagyul Mamedova共同编创,曾是前同事的两人有著相似的动作语汇,但有著截然不同的身体质地,「Sadagyul很静,我很动。」他们在在静与动之间铺成持续变动中的自我诘问,「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思考、抗衡,自我可能在这样的过程中被摧毁或达成协议,可无论如何,这样的内心对话随时都会发生,也不会消失,这样的声音也许对每个人都是一直存在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