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韩跳,北韩舞》《跳舞ㄚ嬷》 安银美 用身体说文化与历史的故事 |
《南韩跳,北韩舞》
《南韩跳,北韩舞》(JM Chabot 摄 2019台北艺术节 提供)
舞蹈

《南韩跳,北韩舞》《跳舞ㄚ嬷》 安银美 用身体说文化与历史的故事

即将来台于台北艺术节演出的《南韩跳,北韩舞》,及十月在卫武营登场的《跳舞ㄚ嬷》,是身为编舞家的安银美,对南韩与北韩所提出的好奇观察与解答。前者是安银美透过影片如军队游行、扇子舞、传统北韩舞蹈等,汲取动作和符码,将之转化为充满个人特色的作品。后者则是安银美在作品巡演过程中,邀请旅途中邂逅的阿嬷们跳舞,并记录下她们的动作,而完成的成果。

文字|魏君颖、JM Chabot、Young-Mo Choe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即将来台于台北艺术节演出的《南韩跳,北韩舞》,及十月在卫武营登场的《跳舞ㄚ嬷》,是身为编舞家的安银美,对南韩与北韩所提出的好奇观察与解答。前者是安银美透过影片如军队游行、扇子舞、传统北韩舞蹈等,汲取动作和符码,将之转化为充满个人特色的作品。后者则是安银美在作品巡演过程中,邀请旅途中邂逅的阿嬷们跳舞,并记录下她们的动作,而完成的成果。

台北艺术节《南韩跳,北韩舞》

8/23~24  19:30 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厅

INFO  02-25997973

 

《跳舞ㄚ嬷》

10/5  19:30   10/6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歌剧院

INFO  07-2626666

以北纬卅八度线为界,朝鲜半岛上的两个国家,从此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从外界的角度看来,南方的大韩民国从威权走向民主,跻身经济大国,还以流行音乐和连续剧席卷全球造成韩流;而由金氏家族统治的北韩,则因核武、饥荒,加上外人难以进入的限制,始终罩著神秘面纱。直到脱北者的各种证言纷纷找到机会公开,才得以一窥这封闭国家的日常生活。

在舞蹈上,如何看待南北韩文化间的相似与相异?而历史文化的遗绪,又是如何体现于舞蹈中?

即将来台于台北艺术节演出的《南韩跳,北韩舞》,及十月在卫武营登场的《跳舞ㄚ嬷》,便是身为编舞家的安银美,对南韩与北韩所提出的好奇观察与解答。

透过舞蹈搭起南北韩的沟通桥梁

生于首尔,毕业于著名的梨花女子大学,安银美主修当代舞蹈,后赴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进修,于二○○一年回到南韩。小时候的她精力充沛,尽管曾受韩国传统舞蹈吸引,却也很快地发现毋需遵守规则的现代舞更适合她。笑称自己好奇,且拒绝透露年龄的安银美,作品也屡屡挑战框架,例如从起重机上跃下、拿斧头和剪刀破坏钢琴、把身上的仙女舞衣剪成碎片分送给观众。有些古怪的她,却也总是鼓励他人以开放的心态看待艺术。

因国际局势与政治而封闭的北韩,为什么会成为艺术和文化上的「隐士王国」?无法轻易进入北韩,安银美转而从搜集到的影片中观看军队游行和扇子舞,细细解析男子气概与操演技巧,再从传统北韩舞蹈及乡村舞蹈中,汲取动作和符码,将之转化为充满个人特色的作品。安银美在作品名称中冠上自己的名字,特别表示是自己对北韩舞的诠释。她观察南北韩传统舞蹈,认为两者在脊椎上的动作差异明显:朝鲜舞的动作简单,却可以有无限的组合发展,同时舞者维持脊椎打直,轻盈地上下移动;而南韩传统舞蹈则较为下沉,弯曲脊椎,步伐可以加快,同时更常拍打手腕。

谈及创作以北韩元素为基调的作品,安银美表示:在成长历程中所受到的教育,都告诫她北韩是禁忌,而她为此感到不舒服,随著南北韩开启交流,甚至韩战结束的六十五年后,两方元首首度会面同台,文化和政治的交流氛围中,她也思索自己能做点什么:「我们有著相同的根源和传统,然而历史和分治,使得两边的事物发展相当不同。两方的公民都祈求和平,也许现在是时候尝试相互了解一点了」。

安银美认为舞蹈非关政治,是一种不受拘束的语言。在《南韩跳,北韩舞》闪亮又色彩缤纷的舞台上,舞者脸上挂著相似的笑容,卖力跳著步履一致的舞蹈——尽管跳舞是艺术,是文化软实力,极权国家对于身体的集体制约依旧历历可见,隐而不宣的是国家无所不在的硬实力。舞蹈中,安银美安排舞者穿著制服,模仿著阅兵式;又安排他们展现过分热情的姿态,倒显得有些荒谬。

舞台布置和服装设计中的反光材质,让表演者时而跟著动作反射舞台光线,制造出既绚丽夺目,却又令人感觉刻意造作的人工感觉。结合北韩著名歌曲〈口哨〉、〈欢迎歌〉重新编曲,背景音乐中的韩语轻柔,搭著略显老派的舞台和动作,呈现了规训下的身体美学。

《跳舞ㄚ嬷》(Young-Mo Choe 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邀请阿嬷走出日常轨道来跳舞

二○○五年以来,安银美率领自己的团队创作无数,也曾多次获奖,并得到「首尔的碧娜.鲍许」之誉。曾多次前往乌帕塔,也与鲍许有著深厚友谊,安银美和鲍许相同,关注众生相及常民生活。二○一○年,在没有既定行程的情况下,安银美踏上南韩巡回之旅,在忠清道、全罗道、庆尚道、江原道等地区巡回时,工作团队邀请旅途中邂逅的阿嬷们跳舞,并记录下她们的动作。另一出即将在台演出的作品《跳舞ㄚ嬷》,便是这趟旅程孕育的成果。

这些跳舞ㄚ嬷们年纪从六十岁到九十岁不等,对于「自己还能跳舞」、「有人邀我跳舞」感到开心,自然而然享受其中,使得年轻的舞者也忍不住加入他们。回顾这段旅程,安银美说:「当我们遇到一位寻常阿嬷,就如教科书般,可以清楚地从她身上看到整个韩国历史,超过任何语言文字。」演出一开始,安银美穿著韩服,在舞台上轻松自在,仿佛没有观众地独舞;之后,她以不同片段、不同曲调的流行歌曲,呈现日常生活中的跳舞风景。同时也借由投影,剪辑旅程中拍摄的跳舞阿嬷们。阿嬷们有的在市集、有的在自家房间;有的独舞,有的三三两两起舞,即兴舞蹈,无所谓跳对跳错,更显自在。

特别的是,《跳舞ㄚ嬷》演出时除了专业舞者,还有十位韩国阿嬷加入巡演。如同许多寻常「阿珠妈」,她们终其一生持家辛劳,顾前顾后,照顾家人、孩子,甚至还帮忙带孙子。而跟著舞团到各地巡演,让她们有机会跳脱日常规律,在舞台上开开心心地交朋友,展现自我,享受自由气息。而首演之后,安银美看见参与演出的阿嬷们能有如此大的转变,也乐见更多人享受其中。因此,每次巡演,来演出的阿嬷都是新面孔。想像她们挥别一家老小,背著包包跟著舞团到台湾,想来也是令人嘴角上扬的温馨画面。

要是阿嬷问你要不要一起跳舞,跟阿嬷问你「要不要吃什么」一样,这时候,只要点头就好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