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mageDance 2019钮扣计划 舞者回家跳舞 提问生命存在本质 |
现为韩国环球芭蕾舞团独舞者的梁世怀。
现为韩国环球芭蕾舞团独舞者的梁世怀。(MeimageDance 提供)
舞蹈

MeimageDance 2019钮扣计划 舞者回家跳舞 提问生命存在本质

编舞家何晓玫推出的「钮扣 *New Choreographer计划」,每年邀请旅外舞者「回家跳舞」,今年邀来的是梁世怀、鄞廷安、刘方怡与萧洁恒。前三位的创作聚焦自我生命历程,提问个人存在本质及与外在的关系,萧洁恒则从#metoo出发,探讨当代女性处境与性别议题。

文字|张慧慧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编舞家何晓玫推出的「钮扣 *New Choreographer计划」,每年邀请旅外舞者「回家跳舞」,今年邀来的是梁世怀、鄞廷安、刘方怡与萧洁恒。前三位的创作聚焦自我生命历程,提问个人存在本质及与外在的关系,萧洁恒则从#metoo出发,探讨当代女性处境与性别议题。

何晓玫MeimageDance

《2019钮扣*New Choreographer计划》

8/23~24  19:30   

8/24~25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zh-tw.facebook.com/meimagedance01/

编舞家何晓玫自二○一一 年起 , 推出的「钮扣 *New Choreographer计划」今年迈入第九届,此平台至今邀请了廿六位旅外台湾舞者陆续地「回家跳舞」,带回在国际吸收的各式身体养分,当中不乏当前国际大团的舞蹈明星,诸如前以色列巴希瓦舞团舞者现为独立编舞家的李贞葳、德国乌帕塔舞蹈剧场的田采薇、美国比尔-提-琼斯现代舞团刘奕伶等人,今年度则为梁世怀、鄞廷安、刘方怡与萧洁恒。

自我生命的挖掘

不少舞者成为编舞者,都是从凝视自己的内在与肉体开始。

梁世怀创作Define的开始很单纯,是要「来说我自己」。从小学习芭蕾的他,舞蹈之路并非一路顺遂,「我十四岁在瑞士洛桑比赛,第一轮的征选被刷下来,事后评审老师建议我去改跳当代舞,我只说了『不要』。」后来,固执好强的他前往美国Kirov Academy of Ballet in Washington D.C继续专业的芭蕾训练,毕业后于二○○七年进入韩国环球芭蕾舞团,现为该团独舞者。他试图透过Define定义、解释自己,但这些「限定」对他来说并非框架与压迫,自由与限制是舞蹈的光与影,他说:「古典芭蕾舞者的工作,是在规矩里找自由。那这次,就让我在自由中,找出规矩。」

同样关注自我故事的还有德国莱比锡歌剧院舞者刘方怡。这是她继Hearken(2018)探讨个体之间的对话和理解之后,第二度参与钮扣、创作Centurion。这回,她更聚焦在自己的生命故事,以古罗马军官「百夫长」为舞作命名,象征舞者的严酷身体训练,也诉说个人初到德国的孤寂、文化冲击与难解的家庭关系,「这是我们旅程的一部分,我们一同出发,发现了虽不同却又相似的故事,角色间彼此交织、亲密联系著。」她问,「我们如何掌控外力阻碍与心理疼痛的障碍,寻找不同的方式来评估生活的变化,以及我们的意识如何随著我们的经历而发展?我们的个人核心价值是什么?」

关系与性别的探索

创作领域涉及策展、设计、文字工作、教学的鄞廷安,目前定居柏林,以独舞者身分参与欧陆团队的演出,她曾与德国Emanuel Gat Dance Company合作Story Water、也曾与孙尚绮合作《溯形》Spur等作,这回她编创双人舞Twoo,将视线投注于关系,穿越身体,凝望自我存在的不稳定性,她说:「我们都可能曾经是他人,我和我虚幻的影子,是我们自己的陌生人。」

相较于上述三者对于舞者生命存在本质的提问,近年获奖不断,被美国《舞蹈杂志》(Dance Magazine)选为二○一八年廿五位最值得关注的全球耀眼舞者「25 to Watch」,现为纽约Abraham/Abraham.In.Motion舞团的萧洁恒,则从#metoo出发,以独舞《108》探讨当代女性处境与性别议题,「我想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切入:第一,探索女性化与男性化两端之间的流动性;第二,探索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在这社会里给予的框架;第三,探索女性和男性的性别权力关系。」她指出,「这只是探讨男女性别议题的冰山一角,但总要有个起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